我的弟弟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弟弟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常人。2000年8月我因向世人讲真相而被非法刑拘。出来后弟弟跟我说:“你刚进去时我日子很难熬,不理解你,后来当我听到你因不出卖同修而继续被非法关押时,我心里就很坦然了,你是应该那样做。”

平时我总是带着亲情的执著向他讲真相,心想这么好的法你们怎么就这么没有正见。心里越急,他就越不听,我就越觉得他悟性差,还产生了看不起他的念头,每当这时,他就会说一些对大法不恭的话来气我。“所以每个人碰到任何一个麻烦事你都首先看自己,是不是我做得不对劲儿?我经常讲一个道理,就是说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平和的。你自己做错了,就造成了拧劲儿,和别人拧了劲儿了,周围一切好像都不对劲儿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紧张了。这时自己找找自己的原因,你把自己不对的地方纠正过来,你发现一切都平和了,又对了劲儿了。”(《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当我找到问题后,我决定不着急跟他说,而是从自己做好,处处替他着想,安排好他的饮食,学会理解、宽容他的不好的脾气。渐渐地环境变了,他还告诉我只要有朋友聚会等他就会告诉人家法轮功怎么好。电视上播放《自焚》,他一看到刘葆荣等人,就深信“自焚”是栽赃的,他的理由是:“他们的神态不像炼功人,不像我姐一样。”

我习惯放大法电台的录音,弟弟听到后说:“你们的声音真好听。”我就抓住机会向他讲了一些我悟到的法理,他听得津津有味。我再读给他听明慧网上的文章。一眨眼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渐渐地产生了欢喜心,他就不爱听了。所以我们对谁讲真相时都要抱着“无所求的心态”。“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

一次我父母打电话来劝我去洗脑班,恰好是弟弟接的,他回答他们:“有什么好转化的,我看她炼了功后人变好了,身体也好,从不生病。”就像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讲的“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

2001年10月,恶警非法从我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当时我有点害怕,弟弟拍拍我肩膀说:“有什么好怕的,修炼嘛就应该坚持到底。”我听了很感动。后来我在派出所走脱,一直流离失所至今。从此我再也没见过弟弟,我相信他会一如既往地理解我、支持我、帮助我向世人讲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