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刻刻保持正念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由于我这一段时间不精进,学法少且爱睡觉,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上街买菜时,顺便给了一个男孩真相资料,可他却举报了我。我被抓到公安局,并且当天中午就被送往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临走时,在公安局大院里,警察让我上车我抵制,他们好几个人才把我拖上车,局里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出来了!我对他们大喊: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记住呀!其中有人说:我们记住了!

在途中,我不停地给他们几人洪法、讲真相。他们有的听着、有的问着,其中有一个年轻武警言谈中总带脏字,我说了他几次,再没听见他带脏字。他和那几个人说:法轮功不错,不让骂人。

我告诫自己:师父就在身边,从现在起时时刻刻正念对待一切。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能被关起来,我还有那么多愿没了哪,我还要讲真相、救众生哪,我不承认它们的安排,请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我的正念。除了发正念,就是背“论语” ,一遍接一遍地背,提前清除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邪恶的旧势力。那些武警们说:到那儿好好改造。我说我不用改造,因为我本来就是好人。我心里对师父说:我绝不向邪恶妥协。我决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迫害与考验,它们不配!我忽然想起王伯等法得法的故事:有一段是说文革的时候他被抓进牛棚,他用功能把自己搞的浑身浮肿,他因此而被释放。想到这,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想接受邪恶的任何一个考验,我想尽快回到正法洪流中去。请师尊加持。

下午6点多到了劳教所,我一直在发正念。先体检、量身高、体重,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胸闷,而且有气无力。接着量血压和心律,我对着医生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时对我的心说:“快快跳吧!”量完后医生说:好了,回去吧。送我的那几人问为什么!医生说:这里不能收,心跳120。那些武警好失望,劳教所不收,他们不能交差。他们给我们本市公安局打电话联系,说明情况,问怎么办。他们的领导指示:找熟人走后门也得把我送进去,哪怕送礼、给钱都行。他们没办法只好去找宾馆住下,等着第二天找熟人对我再次体检。

第二天他们找了熟人,再次体检。这次换了医生,体检时我对着那个医生发正念,心里对他说千万不要做昧良心的事,如果因你一句话就把我关起来,你的罪可大了,同时不停地对他发正念。先量血压,再量心律,量完了他没说话出去了。我感到他不敢承担这样的责任。他让我们在车上等结果,那几个年轻的武警在车上看着我。那个年长的所长和司机在体检室等结果。我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不能放松,不停的发正念、发正念,彻底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直到看到所长和司机过来,他们的表情告诉我人家还是不收。此时已接近中午,他们和我们那儿公安局联系后,他们还是不能交差。他们只好先找个饭店吃了饭再说。此时我动了一念,我想:师父,我不想进那个地方,如果我能走就走,但我两天没吃没喝了,想走怕也没力气,要不就吃顿饭吧!这时他们也正好要好了饭菜,都极力地劝我吃饭喝水,他们认为我的心律快是没吃饭的原因。当我刚想说要吃饭的时候,一抬头看到墙上一个好大的“忍”字,放着光,整个墙上都是“忍”、“忍”、“忍” 。那蓝色的“忍”字放着光,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师父是多么的慈悲,时时刻刻看护我、守护我,当我迷惘的时候时时刻刻点悟我、指引我。我哭了,他们不知所措,那个所长赶紧说:别急。接着又都极力地劝我吃饭,我坚定地说“不吃!”,我知道师父叫我再忍一忍,我又一次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师父就在我身边。

吃了饭他们又找了宾馆午休待命,我除了发正念还炼完了五套功法。刚炼完我们那儿公安局来电话要我们回去。回去的路上,一个武警说:我们被你打败了!我并没有放松,不停的发正念、背“论语”。到了天津他们又劝我吃饭,我说不到自己家不吃、就是不吃。晚间1点多钟回到了本地公安局,本地看守所也拒收,就这样,我被无条件释放了。

第二天看到功友才知道,我刚被抓时有功友看到后马上通知了其他功友,还有外地功友。乡村的、城里的都在给我发正念。通过这件事我们也体会到整体的力量是多么的重要。

虽然这一次有惊无险,但也很危险。我知道这一魔难是因为自己平时不精进、不努力致使邪恶钻了空子。当然我们是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的,但是我记住了以后一定要精进实修,不放松。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7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