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自由亚洲电台:中美矿工的不同命运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 ([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文章不一定代表该台的观点)今年7月24日晚上8时50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奎溪煤矿9名矿工意外挖穿已废弃的一个矿坑,数千万加仑的低温地下水立即涌入矿井的主坑道。9名矿工逃到一处矿坑,并以无线电通话器通知另一坑道内的9名矿工撤离。但是他们自己被困在地底下80公尺的地方,水位高过他们6公尺多,水温不到摄氏13度。当局立即开展抢救工作,运用新技术把一条六寸口径的管子伸进坑洞,透过这条管子,利用压缩机把加温压缩空气打进矿穴,让他们有空气呼吸,保持水温和阻止水位升高,同时也拼命抽水,每分钟抽出27000加仑水避免淹没他们。但是在钻孔救他们的时候,钻到一半钻头断裂卡在里面,靠直升飞机再运钻头过来。经过三天三夜总算把他们全部救出。全美国都在追踪这个新闻,表明他们对人命的关注。

8月5日,布什总统到宾州匹兹堡郊区同矿工会晤,在演说后一一与他们握手,并同他们随便聊天,他说此行是要同他们及他们的家属共同“庆祝生命以及生命的价值”。

看到这些报导,不能不想到中国矿工的不同命运。中国的煤矿,差不多一两天就出一次事故而有人死亡,如果没有人死,大概就不叫事故而不必报导了。就算出了事故,也要千方百计的隐瞒。不论是私营煤矿还是国营煤矿,也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

前年1到11月,官方公布的主要是煤矿的矿山灾变死难者5317人,去年1到11月则是5400人,但也有人估计每年真实死亡人数是1万人左右。而今年1到5月,中国矿山安全事故达2014宗,其中死亡者已经达到3393人。可见情况继续恶化。中国的矿山灾变还有一些相当恶劣的情况:

第一,当局把灾难多归咎于私营矿山,但是国营矿山也是如此,例如6月20日黑龙江鸡西城子河煤矿瓦斯爆炸,一百多人死亡,连总经理也死在矿中,才引起“中央”重视。就算是私营矿山的灾难,政府难道没有责任?

第二,官商勾结,隐瞒灾变,特别是死亡人数的情况,有的甚至把尸体偷偷掩埋。由于矿工很多都是外来民工,远在乡下的家属根本无法追查。由于官商都要隐瞒灾情,加上缺乏起码的人权意识和人道关怀,所以搭救工作不积极,因为搭救结果可能挖出更多的尸体而扩大灾情。今年5月4日山西省运城市矿难发生,21人死亡。其中17人因为抢救不及而饿死或窒息死亡,但抢救过程中,竟然还有抢救队员在打牌;更离谱的是,抢救指挥部不设在现场,却设在远离出事现场20多公里的陕西省境内,是否这样就可以不惊动本省的领导人?

在众多的矿灾新闻中,今年只看到有一起救出了一个人。这个8月4日清晨7点钟发生的山西霍州煤矿着火事故,到8月9日凌晨3点抢救出一名生还者,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其余18名全部遇难。新华社报导的矿井名称是山西省霍州市赤峪煤矿劳动服务部煤矿主立井,有个“劳动服务部”的怪名,使人怀疑它是不是劳改犯的矿井。

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矿工的命运远远好过充当社会主义国家领导阶级的中国矿工,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据统计数字显示,煤的年产量中国12亿吨,美国10亿吨,但中国的煤矿事故死亡率远高于美国,每年平均死亡是六千到一万人之间,美国则是40人,两者差别有多大。而一旦“三个代表”正式落实,中国工人阶级的地位下降,确定他们是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也就是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工人阶级,更大的苦难将等待着他们。(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作的评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