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恶警为凑足判刑指标肆意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及亲友

【明慧网2002年8月16日】为了让广大善良的鹤岗人民了解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事实,今年4月20日有人利用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片,市委书记张兴福为了进一步掩盖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继续欺骗世人,捞取政绩,悍然下令对全市的法轮功群众进行非法抓捕。在“宁可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命令下,市公安系统放下手中的大案、要案不办,用下指标的形式,动用所有警力、安全局、各区、各单位、街道办事处等人员到处抓人。在3天内用欺骗、强行绑架等手段非法抓捕五、六百人之众,一时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暴满,人满为患。看守所竟然让小偷、妓女、吸毒、抢劫犯、杀人犯来看管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时用真善忍衡量自己言行的好人。在这几百人中不全是大法弟子,其中也有没炼过功的家属、妻儿、同学、朋友,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鹤岗市公安机关在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下,将所有人全部劳教,不论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都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判了劳教,说“不炼”的一概判2年劳教,说“炼”的判3年劳教。一个月后,省里又摊派下来47个判刑指标。在关押手续不足、劳教条件不够却已经判了劳教的情况下,市委为了完成指标,又从这些判过劳教的人员中,找出47人,指定他们是头,又以莫虚有的罪名上交检察院批捕,又将这些人转至第一看守所关押,等待判刑。

4.21-24日,在张兴福亲自督办下,在所有过往道路设卡,对过往行人和车辆进行盘查,并让老百姓骂人,不骂人就抓走。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警察的行为吗?这与地痞流氓有何区别呢?

在这数百名好人无辜被抓的过程中,南大营派出所恶警在深夜闯进邓香云家,把正在睡觉的邓香云强行抓走。在非法抄家后,将邓香云直接送到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恶警明知邓香云是脑瘤病人,并且在关押手续不全的情况下,仍然同意拘留她。邓香云由于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摧残和折磨,致使病情恶化。直到3个月后,邓香云出现生命危险,在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回家的第二天邓香云就含冤离开人世,这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欠下的又一血债。

在第二看守所现在还关着一个叫王艳的,54岁,是因公得的精神病,提前退休,根本不炼功,只因在自家门口拣了一张法轮功传单,也被派出所为了充数完成上面摊派的指标当作法轮功抓了起来,一周内即下了判决书,被劳教3年,送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所因她是精神病而拒收,并建议把她送精神病院治疗,送她去的恶警一听气急败坏,根本没送她去医院,反而把她拉回派出所。一路上恶警大骂王艳,并向王艳索要2千元钱再放她回家,王艳没有钱,派出所又再次强行把王艳送回第二看守所,直到现在也不放人。王艳精神病复发,二看派犯人24小时轮流看着她,更不让亲人接见。

家住兴安台的老人王淑芹,年近七旬,是脑血栓后遗症,语言不清,行走不便,一个人正坐在家中,被突然闯进的新建派出所恶警绑架至派出所,也被非法关进第二看守所。

大法弟子王树森被市公安局绑架到第二看守所,恶警对他施以各种酷刑,在他脚上带支棍、脚镣的情况下将他上大挂,将他打得昏死过去3次。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内到处悬挂着不准体罚、打骂犯人的标语,却对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思想道德高尚的好人,动用了建国以来都很少用的酷刑。还有许多大法弟子也被上类似酷刑,如:张景亮、李长金、谭艳军、刘庆福……。

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女大法弟子中有40多人在监号内炼功,被恶警看见后,给带上支棍和脚镣,并不准上炕、不准睡觉,坐在地上九天不让闭眼睛,让妓女和刑事犯看着,在没有办案单位提审和外来人员时,恶警就用皮管子抽打女大法弟子,每人抽30下,大法弟子们被打得全身青紫、伤痕累累。

大法弟子宫桂花,2001年10月被绑架至第二看守所,在患有重病的情况下还被劳教3年,送佳木斯劳教所,体检时发现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和心衰,劳教所拒收。按法律规定这种情况应当场放回家进行治疗,可新华派出所的恶警向宫桂花索要5千元钱才能放人,宫桂花以前已经被他们勒索过,家里已拿不出这笔钱了,就又被送回第二看守所。这次被迫害的女大法弟子中就有宫桂花,九天不让闭眼,双眼通红,现已被转捕至第一看守所关押。

第二看守所把这次抓捕的女大法弟子,按不同年龄分别关押在5个监号内,在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内关押50-60人,恶警让满嘴污言秽语的妓女看管这些思想道德高尚的人。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混乱到如此可怕的地步,更甚的是这些妓女对50多岁的老人也是骂骂咧咧、指手划脚,中华民族的美德和人性在扭曲的第二看守所管制下丧失殆尽。

更让人感到离奇、滑稽的是,现在第二看守所有50多人是由于身患各种疾病被劳教所退回的,按法律规定这种情况应当场释放,但是第二看守所不但不放人,更不让上医院治疗,居然让这些人自己找接收单位(劳教所)。这真是古今中外都少有的事,哪有自己找监狱关自己的?

在这次抓捕中工农分局和兴安分局最邪恶,兴安台不但将近七旬的患有脑血栓后遗症的老人关进看守所,还把在家奄奄一息的人用担架抬进派出所。工农分局局长李树江、恶警孙修平在大法弟子面前叫喊“打死算自杀,看见老张头了吧(大法弟子张兴福曾在市政拘留所被迫害致死,明慧报导过),死了也白死”,并找各种借口向大法弟子变相勒、卡、要,不给就说某人是头,关进看守所,更有甚者,有些法轮功家属刚要说句公道话,恶警马上说:“你是不是也是炼法轮功的,把你也扔进去。”

兴安台大法弟子刘桂芹,她的亲侄是某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长,公安局对他下令:“不把你姑交出来,就撤你的职。”这位派出所所长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衔,便亲自把自己的亲姑姑送进了第二看守所。刘桂芹现已转捕至第一看守所。这是江泽民如何驱使人们出卖良心、六亲不认的一个普通而又典型的例证。

在江泽民的淫威下,一些想通过迫害法轮功捞取政绩和钱财的人更加疯狂,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践踏宪法、草菅人命,这与“文革”有何区别呢?一些有正义感的执法人员敢怒不敢言,甚至说:“炼法轮功的人不杀、不抢、不贪、不乱、不淫,往下我不能再说了,再说我就犯‘错误’了。”就连监狱里接触过大法弟子的犯人丢了钱财,都说:“这事法轮功不能干,咱们互相翻找。”由此可见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多少百姓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苦不堪言。抓一个大法弟子就是破坏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有的大法弟子家属是机关干部,在提干时以亲人是法轮功为由不予提干,上大学的不让上,这不是株连九族的封建统治行为吗?今天在江泽民统治下嘴上天天喊要“以法治国,以德治国”,背地里却干着卑鄙残忍的流氓行为,说它是政治流氓集团不对吗?

请善良的百姓擦亮你们的眼睛,看看正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一幕幕令人撕心裂肺、触目惊心的悲剧,请大家一起伸张正义,让邪恶停止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