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洪法遭举报 正念走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2年8月17日】2001年2月,我从洗脑班走出来以后,来到远离家乡的一座城市打工。由于与其他大法弟子失去联系,没有资料来源,我只好自己写传单散发。可是我单身一个人,又没有钱买打印机,只好找别人打印。但在当时邪恶的压力下,打印资料是很难的,我碰了好几次壁,有人甚至还威胁要举报我。但我始终保持一颗慈悲纯净的心态,在强大的正念下,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复印店帮我印传单。于是我又开始了我的正法历程。

在我的努力下,全厂职工无不被大法的威德所感化。大法的工作进展得也很顺利。我当时写了两首诗,表达自己的心志。


珍惜机缘
          
人生迷茫觅真理,        
喜得大法能破迷。        
小道学说难解脱,        
大法才是至高理。        
坚修大法别放弃,        
莫等后悔来不及。
机缘来得不容易,
但愿我们能珍惜。
千难万险何足道?
力挽狂澜在今朝。
他日法正乾坤时,
佛光大显普天照。

普度众生

浩瀚苍宇无限高,
其中玄妙谁知晓?
海阔天空任我翱。
可怜世人迷失道,
造业太多还嫌少,
不知面临有恶报。
为度众生走正道,
心怀大志冲云霄。

由于我与大家失去联系,看不到明慧网和师父的新经文,又没有功友切磋,时间一长,我感到非常孤单和寂寞,我很希望能够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于是我到处去找,结果警察开始注意我。后来我被迫离开这座城市,到另外一座城市打工。

刚进厂没多长时间,职工们都被大法的威德所感化了。我开始沾沾自喜,开始执著于做大法的工作。由于放松了学法,没有在法上提高,做大法的工作时掺杂了许多常人之心,甚至于带着常人的感情去洪法,自己还意识不到,结果被魔钻了人情的空子,我被人举报后又一次被抓进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我不停地发正念。晚上来了两个警察把我拉出去审问,其中一个说:“发正念是没用的,打你你照样痛。”我马上就悟到这是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害怕我发正念,借此动摇我的正信。于是我继续发正念。他们开始强迫我跪下,我不跪,他们上来又打又踢,把我往地下按。但我绝不能向邪恶低头,宁死也不肯跪下。他们折腾了半天也没有能得逞。其中一个又说:“到底是谁告诉你发正念的,快说!”我一听就知道背后操纵他的邪恶因素害怕了,于是加紧发正念。他们打了一会儿还是把我关起来了。

第二天,我被送进了看守所。在监室里我绝食抗议。牢头命令所有的犯人一起骂大法。他们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大法,用最下流的话辱骂师父。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控制他们向我发动进攻。于是我赶紧发正念。但他们还是骂不绝口。听到尊敬的师父被人恶毒地辱骂,我心里又急又气,站出来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想压过他们,但没想到却惊动了看守所所长。所长要来找我谈话,此时我已经绝食抗议四、五天了。

进了所长办公室,我就向他讲真相,揭露邪恶迫害,他被我正义言词驳得实在无话可说,只好又把我关进监室里。我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所长显然气得不行,赌气地说:“让他喊,看他能喊到什么时候!”说完就走了。所长走了以后,牢头对我说:“你还真有胆量,在所长面前你也敢喊。”后来他对犯人下达命令:“以后谁也不准再骂法轮功,谁也不准再说刺激他的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从那以后,也没人骂了。

我绝食抗议到了第八天的时候,恶警们把我铐在死人床上进行野蛮灌食。我被灌得吐血,他们怕担负法律责任,又连夜把我送到医院抢救。从医院出来以后,我由于正念不强,产生了消极心理,心想:绝食也没有起作用,灌食又难受,还是另外想办法吧!于是就停止了绝食。

我每天坚持发正念。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随后,我就从看守所里飞出去了。

醒来以后,我就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被铲除了,过几天肯定能出去。果然,没过几天,他们就把我放了。

就这样,我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以后,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