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中国:停止政治性滥用精神病治疗

【明慧网2002年8月17日】2002年8月13日纽约讯,“人权观察”和“日内瓦精神病计划”今天发表声明,中国政府应当立即释放所有因政治原因而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中的任何人。中国政府也应当停止政治性滥用精神病囚禁的长期做法。

相关材料:“危险的思想”
人权观察报告,2002 年8月13日

2002年1月人权观察报告:“世界医学界应该就这一重要事件公开表明立场。应该让勇敢地拒绝参与政府迫害的中国精神病学家知道他们有来自国外的支持。”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分部主任 Mike Jendrzejczyk 先生指出,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应该积极调查在中国有系统地滥用精神病疗法以施行政治虐待的有关报告。世界精神病学协会三年一度的世界会议将于2002年8月23日至29日在日本横滨举行。

在一份298页的题为“危险的思想:当今中国政治性精神病治疗及其毛(泽东)时代的起源”的报告中,人权观察和总部在荷兰的国际性基金会“日内瓦精神病学计划”把(中国)对在精神病院中的异见人士的处理手法与发生在前苏联的同类虐待案件相比较。前苏联通过虚假诊断把政治异见人士投入特殊的精神病院,因此导致苏联被迫于1983年退出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直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结束了在前苏联的政治性滥用精神病治疗之后,前苏联才被允许重新加入该协会。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分部主任Mike Jendrzejczyk先生指出,“世界医学界应该就这一重要事件公开表明立场。应该让勇敢地拒绝参与政府迫害的中国精神病学家知道他们有来自国外的支持。”

情况表明,只有一小部份中国精神病医生参与了这类活动。其他的精神病学家在专业书刊中就“政治性案例”撰写了大量文章,目的大概是在国内外引起更广泛的职业道德的讨论。

大量的文献证据清楚地显示,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政治性滥用精神病治疗比前苏联或当今的中国都要更加常见。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官方的观点是:所有的精神性疾病事实上都是由政治上的越轨思想所导致。然而,中国官方的精神病学理论仍然继续纵容对关押在精神病院中的异见人士以及不同信仰人士进行强迫治疗的行为,包括法轮功学员、独立工会组织者、揭发者、以及投诉政治迫害或政府错误的个人。

王万兴(音译),一位政治活动家,其家人仍在寻求他的立即获释。他曾于70年代中期被捕,1992年,他再次被捕并被关押在一间精神病院,因警方精神病医生诊断他为犯罪性精神病患者,属于“狂躁性精神病”。王于1999年获释,但一年后又被投入同一间精神病院,原因是他试图向国外记者讲述他的被关押经历。目前王仍在关押中,按政府官员的说法,王有“政治性狂热”病。

尽管不可能精确地知道目前有多少这类人士与其他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一起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中,在“危险的思想”报告中所收入的大量中国官方文件表明,80年代在中国因政治因素被投入精神病院的人的比例高达犯罪性精神病案例的15%。

“日内瓦精神病学计划”的秘书长罗伯特.万沃任指出,世界精神病学协会代表应该在横滨正式通过一份强硬的决议,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这些虐待,并对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调查给予充份的配合。”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代表团应该查访精神病院,开独立的医疗检查,监视状况和治疗,特别是在由警方开办的精神病院。”

根据1996年通过的世界精神病学协会《马德里宣言》,所有形式的以政府的政治性需要为基础的精神病学诊断或治疗都是绝对被禁止的。

人权观察和“日内瓦精神病学计划”还敦促联合国关于酷刑和虐待的特别报告员提出在中国的政治性滥用精神病治疗问题。

他们呼吁中国政府就有关法医心理分析评估、警方和精神病医师的交互作用的法律和行政法规做一次系统的重审,取消所有说明或暗示异见人士或不同信仰为精神病诊断提供了合理依据的条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