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化放心

【明慧网2002年8月19日】前言

几个月前,一个分别了七年的老朋友听说我还在炼法轮功,吓得他马上劝说我放弃修炼,因电话交流不便,我中断了谈话。他一直耿耿于怀,昨天,他居然千里迢迢赶回来。他下火车时,已是夜半,很多人去接他,我们没有谈话的机会,我悄悄地给他留下了一封信。

第二天早晨我去看他,不知他是怎样想的,就与他聊了起来。可是没等我说几句话,他立刻把话题一转说:“听说你炼法轮功,我都给吓死了,于是准备了千言万语,昨天见到你,就想一口气儿地说出来,劝你别炼了,可一转身,发现你已经走了!我无可奈何地打开你的信,反反复复地读了多遍,彻夜未眠!现在我只想说两句话:1、看到你的状态,我不但放心了,而且非常非常高兴,和我想象的简直是天壤之别!2、信中李老师的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我怎么能够马上看到李老师的原文!……”一个多么渴望了解真相的有缘人啊!我止不住流下了热泪……。

现在,我把这封信发表出来。

朋友:

一切还好吗?

又是一个春天来了!多么奢望能有那么一小段的时间,我们能够守望着蓝天、白云,守望着碧野、丛林,和丁香花的芬芳,静静地感受──风袅娜地滑过鼻尖、静静地倾听布谷鸟脆鸣后旷野的清寂,和那一声独到而欣慰的叹息。

人太容易满足了,满足到能和老朋友们说句话就高兴了!

人又太不容易满足了,得到的名利永远也只是短暂的逗号,接下来,依旧是无尽的焦虑和奔忙、无尽的忧怨和哀伤……

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人生路是自己选择的吗?人们都说自己是命运的主宰,其实又能主宰什么呢,你能决定自己的生辰吗?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决定自己的性别吗?冥冥之中,是怎样的一种定数呢?

我珍惜生命,因为我曾经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那一年,我开了一家小工厂,生意本来不错,资金周转得挺好,拮据的生活刚刚开始好转,可我却病倒了,诊断是肺结核。按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我住院了。打针治疗到第十天,产生了过敏反应,高烧40度不退,在医院里煎熬了3天,双目充血已经睁不开了,什么药都用不进去了,医生让我爱人把我接回家听天由命吧,并且说如果药物能够渐渐起作用还有生的希望,但是眼睛是肯定保不住了!那些日子,我就飘忽在有与无、梦与醒、生与死的边缘。常常看见已故的姥姥,穿着黑色的大襟棉袄,来到床边拉起我就走,到了一扇大黑铁门前,她一下子就没影了,剩下我自己,怎么敲门也不开,当时的我,似乎还清醒,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使劲挣扎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一身汗湿,亦或感到自己是一绺游丝,心被甩开很远,很久才能回来,那种感觉,今天想来还心有余悸!又过了半个多月,我渐渐退烧了,眼睛也好起来了,然而,我却什么药都不敢再用了,手无缚鸡之力、咳血!那时孩子还小,为避免牵累父母亲,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自己承受着。因为爱人的工作很忙,也没时间在医院、单位、孩子之间奔忙,况且对不负责任的医院也心灰意冷,我们只好回家了。

在家休养了一阵儿,稍能支撑时,我就上班了。只是常常虚脱、咳血!经常晕倒。我是好胜心很强的,眼巴巴看着工作不能做,看着家务活不能干,简直生不如死!只是丢不下年幼的孩子!

后来一个朋友建议我去炼法轮功,开始我并不信,可是看见许多同事的身体健康起来,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学了,炼了。从此,没有再吃过一粒药。不知不觉中,浑身有劲了。后来,我的胆囊炎、胃病、眼睛结膜炎等也都不翼而飞了!再后来,就是你看到的红光满面,笑逐颜开的我!

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是法轮大法救了我,让我重又燃起生命火焰,在人家被误解被围攻时,我居然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能行吗?假如别人诽谤你,我也一定会勇敢地站出来,向他们说清你是好人,即使挨打或承受更大的打击,不是吗!

在做人上,我曾经也愤愤不平,在单位,很多事看不顺眼,总感觉似乎工作都让自己做了,待遇都给别人占了;在家里,也常常抱怨自己做得多,付出的多,得到的少,感觉吃亏的总是我!心里总是委屈。

修炼以后,我整个人彻底改变了:我不再爱生气,因为我知道我周围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我珍视缘份,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比如和婆婆相处,她是一家之主──主政家务一生,怎么才能与她友好相处呢?她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含辛茹苦,无论怎样的怪脾气,都是为了儿女好,我们只有回报她的义务。她也很孤独,需要与人沟通,我就常常坐在她的床边,一边帮她缠毛线,一边聊聊家里值得高兴的事,或淡化一些让她烦恼的事,让她有所安慰和寄托,让她感到我是她的依靠,只要有我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让她能踏踏实实地生活。其实,老人们是非常容易满足的,给她买件新衣,她会高兴许多天;帮她洗洗衣服梳梳头,她会感到温暖就弥漫在身边,随处可得,你就能时时看到她的笑脸,听到她哼唱古老的俄罗斯民歌。

和任何人相处都一样,只要自己不自私,处处为对方着想,为了他(她)的幸福和快乐着想,而自己想做的,并且能做到的,就是付出!那么,谁与你相处会不幸福呢!

修炼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高尚和无私,不要用你的想象去衡量,因为你不在其中,你根本无法想像他们有多么好!如果说你对我还认可的话,那么,他们都和我一样,甚至更好!

我越来越多地摒弃人的劣根性,让自己越来越无私,心应该是清澈透明的,身应该是晶盈剔透的,脚步应该是欢快愉悦的,与你携手,应该是相互尊敬的,你说这是多么美好啊!

有很多话想告诉你,可是总没有机会。但有些话要是再不对你说,将令我后悔终生!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争吵过,欢笑过,同甘共苦过,你很善良,也很坦诚,具有良好的品德,我真心希望你和家人能平安,快乐地生活。

李老师说“我今天就单讲这个缘。什么是缘?过去我也解释过这个问题。修炼界一再强调这个缘份缘份,这个缘怎么构成的?其实我告诉大家,我们在修炼界讲的缘,那就不能够在一个短的历史时期说得清。它要超越人的一生,甚至于几生,甚至于更长时间。这缘份它是不断的。为什么不断呢?因为刚才我讲了还业的问题,说到怎么看人的生命,看一个生命要看他的生命整体,却不能看他的一生。就像你睡觉一样,今天和昨天你不承认昨天是你啦,那不行!所以他的缘要牵扯到很长时间。好东西可以继承,坏东西也可以继承。那么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这个东西也不断。一般人讲的缘哪,大多数是讲的这个亲缘,也就是讲夫妻之缘。这个讲得比较多。其实这个夫妻之缘我过去讲过,这常人中的事情,因为讲缘嘛我谈到它。它怎么促成的呢?往往大多数都是这样的:这个人前一世对那个人有恩,那个人无以为报,前一世也许官很小、也许很穷。他受他的恩惠很大,他就心里想着报答,那么也可能促成夫妻之缘。那么也有的人前一世爱慕他,或者两个人都爱慕,可是没有那个缘不能够成为一家,那么就能促成来世的夫妻之缘。因为人的愿望很主要,你想要什么,你想干什么,你说我想修佛,那么佛可能就会帮你。为什么呢?这一念太珍贵了,这么苦的环境下你想修佛。那么人想要当魔也阻挡不了,他就一味地干坏事你怎么阻挡?你说它也不听,就干。所以人的这个愿望是很主要的。

另外还有什么亲朋好友啊,学生弟子啊,还有人与人之间的恩怨结成的这个缘,都能促成你成为一家,或者是一个群体,在社会上发生着社会的联系,使这个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恩怨得以回报。这都是缘,都是指这个。它不是一世来的,也许是几世的或者是上一世的,这是指的这种情况。我们还发现,因为有这样一个关系,就是人在这一生当中有他的恩恩怨怨,有他的亲朋好友,有他的妻子儿女等等等等,那么很可能这一个群体就有恩怨存在。对他好,对他不好啊,他要回报他呀,那么这些东西就会促成下一世的群体转生。但是他不是一起来的、大家一块儿转生,不是。来在世上早晚不等,有年岁大的年岁小的,反正是这一个人群当中它会发生着一些联系,先后转生来的。不是一个群体或无缘的,与你无关的你会发现走在街上,好像是与世隔绝的人,与他好像是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会发现有这样的人,好像你们是两路人。这就不是你这个群体来的,与他没有任何因缘关系。所以往往转生来的时候都是一个群体,先后不同时间来的。有当父母的,有当儿女的,有当朋友的,有当仇人的,有当恩人的。我刚才讲缘就是这个。

当然修炼的也跑不出这种缘。因为你要修炼嘛,一个人修炼,过去讲一个人修炼祖上都积德了,都要受益。不是说你这修炼了,你修成佛了,他们罪业可以不还,都当佛,这可不行。就是说你在修炼的时候知道你这一世得法,可能你周围的人有你的亲人转生的,可能有恩恩怨怨的这些人你要让他们得法,可能促成这样一种关系。当然这个修炼不讲亲情,不讲亲情那么他就打开这个局限,独修或单传的,他要自己去选人、挑人,过去历代都是这样修。普度就是我们今天讲的这个缘。我谈到的这个缘哪,与我们在座的是有关系的。很可能你是有缘得法的,那么这个缘是怎么促成的呢?这里边很多人是来得法的、有目的来的,还可能有亲朋好友、各代弟子也可能是其他缘份所致,不过修炼可不讲常人之情,没有这个东西。我经常讲我说有人是来得法的,那么可能过去都发过这样的愿,自己要来吃这个苦得这个法,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边。所以我经常讲,我说不要因为一时这一世的错念影响这次得法,那你将永远后悔都弥补不了。事实上我看基本上这个缘份这根线牵得很牢,都没有落下,都在得法。只是在精进程度上不一样。”(《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神明和因果,是客观存在,无论人承认与否。现在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上亿人在学大法,是因为这是高层次的修佛大法,是高德大法,而不是普通的气功。诬蔑大法就是谤佛,将要遭恶报。有机会多向家人和朋友们讲清真相,多帮助大法做事,那将福报无限!当真相给人类显现时,不相信的人是没有改正的机会的,那将何等痛悔啊,因为那就好比你此生做了所有其他无足轻重的事,却唯独没来得及做你一生本来最珍视和最需要做的那一件事!

请想一想今天的世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千载难逢啊!正像你总想把最珍视的东西送给我一样,我把最珍贵的一切告诉你。你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为什么不读一读《转法轮》,不带任何观念地分析一下,为什么会有一亿人在炼!人生苦短,更不能在这短短的生命中为了你的私,参与那些不敢公诸于世的邪恶迫害,如果是那样,等待迫害者的,就是在漫长地狱中,一笔一笔地去偿还所有迫害时造下的一切罪恶,那才是永远的悲惨哪!只要能心存善念,多帮助大法,会福报无限,千万不能做江泽民等歹徒的殉葬品!真诚地希望你和家人能够获得真正的幸福,好人终会有好报。

坠机、沉船、洪水、沙暴、火灾、虫灾、瘟疫这些灾难是偶然的吗?老人们说善有善报,那些对大法行恶的人的面临的报应,是可怕的!

我们不会杀生,连动物都不杀,书中明白地写着,不许杀生,真正修炼的人都是这么做的,可他们编造血案和自焚来煽动大众的仇恨,以前的7年当中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事,为什么在海外没有这样的事?他们制造血案来污蔑,你要不加分析,也跟着说坏话,结果遭殃的是自己。但愿您以后不要再看那些焦点谎谈了,他们哪里在说真话,只能坑害人。

请仔细看看天象,想想今天正在发生着的事,能没有一点感觉吗?我不是肤浅的人,我不轻易附和,这是我用生命感受到、体验到的,这是真实的。

即使你不完全明白,也不要敌视大法,毕竟你是大法弟子的朋友,你也是应该得福报的。

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同事朋友十几年,是前世修来的,不是简简单单的缘促成的,不知是历尽多少艰难才走到一起的,况且,你一直都对我那么好,我应该回报你啊!人生百年之后,更漫长的生命要去向何处,我不告诉你真相,我们不是白白朋友一场了吗?

今夜,在这寂静的夜晚,窗外忽又下起大雨,面对昏黄的孤灯,听不到你侃侃而谈的声音,时间在我们中间静静地流淌,和着我娓娓道来的低语。可能有些话我没说明白,但是牵挂朋友的心你一定是能够明白的!你能真正明白了,我就放心了,只要不对大法不敬,就一定有机会看到真相到来的一天!那时你会感激我,虽然我不指望,但我一定得对得起和我真诚朋友一场的你。

珍惜你,我惦念已久的老朋友,尽我所能。

一个永远关注你、关怀你的老朋友

***********

并附寓言一则:蚂蚁

蚂蚁们正在阳光下忙碌着,小多多蹲下来看蚂蚁,影子遮住了阳光。群蚁大惊:是什么遮住了阳光?

蚂蚁甲:好像是一种庞大无比的生命,会不会是传说中有一种比蚂蚁高级无数倍的高级生命,叫做人。
蚂蚁乙:是有这么一种传说,无数年了。

群蚁们议论纷纷。也有不信的,最大理由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眼见为实耳闻为虚。要真有人的话,你们有本事找个人来我瞅瞅,我看见就相信,看不见当然就不信。”但有“人”存在的传说还是在蚁穴中广为流传。消息传到蚁王耳朵里,蚁王勃然大怒:“什么!有什么生命能超过我至高无上的蚁王。”于是在全蚁穴范围内开展了一次讲科学,反对迷信的大规模宣传活动。

无奈,关于人的传说已深入蚁心,无法被宣传改变。蚁王得知,疯狂叫嚣:“我就不信‘无人论’战胜不了‘有人论’。给我从小蚂蚁灌教起来。”全蚁穴内相信有人存在的蚂蚁必须在他们的生命与信仰间做出选择,小蚂蚁必须在毕业考试时通过“人好,还是蚁王好”的答卷。

小多多起身走了。后来一不小心,蚁王被人踩死了,可怜受蒙蔽的蚂蚁大众还是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在想天下到底有没有一种叫做“人”的生命存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