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绝望的肾癌患者到健康快乐的炼功人


【明慧网2002年8月2日】今天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炼经历,是我莫大的荣幸,让我有机会实现我所发的愿望,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才能重获新生,把我的经历讲出来和大家共同切磋,若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慈悲指正。

1998年的此时此刻,正是我人生中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生活的终结。因为我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他对我百般疼爱,所以父亲的过世对我打击很大,还处于极度悲伤中,就来了一场遗产风波,感觉自己全然无路可走了。应了古人说的一句话: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在爸爸过世后我全领会到了,在此无情的打击中,有一天我无助的想着:爸爸,该怎么办?我想要死,你来带我去你那儿吧。这时我清楚地听到爸爸告诉我: 忍辱。于是我痛哭流涕,忍辱,多么艰难的任务啊!可是正当我决定要面对一切坚强起来时,另一打击又来了,我严重地尿血了,又是一番身心的煎熬,一次次一次次的检验,医生告诉我得了肾癌,左肾功能正常却有一个0.9公分癌细胞,右肾萎缩没有功能了,也有癌变的迹象,真是晴天霹雳。

躺在病床上,脑中闪现的是:难道天将绝我?难道天将绝我?虽然经过开刀治疗,但是历经创伤的我已经没有复原的能力了。每天大部份时间都是躺在床上休息。最大的工程是养病,三餐由先生料理,打扫的家事则请一位妇人打理。这时,我恳切地请求先生,当我走了以后,请再结婚,但求求你们千万善待我的两个女儿。此时体会到人生的无奈,一个母亲无法陪伴孩子成长的无奈。另一方面,我下决心不再做追踪检查和治疗了。检查除了身体承受痛楚外,我清楚自己的病情日趋严重,一点意义都没有,只是继续吃中药。 这样在一天拖过一天之时,碰上了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当时天摇地动,根本站不住,只能爬出家门,左邻右舍摔坏了许多东西,房屋龟裂,我家毫发无伤,连桌椅都没移动一下,只是摔坏了一个我用来煎煮中药的药罐子。现在回想起来,师父已经在点化我了,只因当时尚未修炼,没有悟到古人所说的“假病假药医,真病无药医”这句话的真意。还经人介绍花了大笔钱去做气功治疗,好话说尽、忍气吞声,只因为怕他一不高兴就不帮我治疗。
 
2000年初,十年前提出的移民申请通过了,想要给孩子一个自由宽阔的学习环境,这也是当时我唯一能为她们安排的一件事了。于十一月拖着病体来到美国,抱着能活一天我尽力活一天、不行了我也不愿拖累家人的想法。拒绝先生带我去医院,他一再的要求我去检查。他说:请你至少再撑十年,等小女儿上高中大一点。我告诉他:若我行的话,我怎会丢下她不管呢。这时是2001年1月。先生开始在网路上拼命寻找,找出一长串的各种气功,最后他选定了法轮功

很快地我和辅导站联络上,感到惊讶的是:辅导员马上来教我功、帮我录炼功音乐带和借我《转法轮》,不要一毛钱。即使是我为了表示感谢,送的小小一盒糖果,他都婉谢,并告诉我,只要我好好炼功,身体快些好起来,他就很高兴,不用谢他。这时我冰冷的心重新感到温暖。于是我得法了,当我读到《转法轮》第四讲时,师父说到失与得及业力的转化……等等,深深的感到象是专门为我说的,所有的疑问完全得到解答,心中的不满一下烟消云散。于是,我肯定地知道修炼这条路上我将永远好好的走下去。想想若没有当初那些人生的磨难,以我过去那样舒适惬意的日子,真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到,“要叫你在常人中都享福了,钱有的是,你家的床都是钱垫起来的,什么罪都没有,那叫你当神仙你都不干了。”读到这一段领悟到其实应该感谢当时给我制造磨难的那些人,不该恨他们。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的,“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读到这里,长期以来不平的心,顿时如饮甘露般清凉。我承受得心服口服。

修炼后,首先碰到的第一关,就是病业关和心性关,双管齐下。突然间,我先前的泌尿系统症状又出现了,发冷发热,高烧二十天,滴水不能进。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到: “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得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在《转法轮》第六讲“心一定要正”这节中说得清清楚楚: “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虽然了解了师父讲的法,但心中还是觉得自己好委屈,因为认为争夺的人又不是我,我是被压榨的受害者,而我却必须承受那么多的苦难,又开始心有不甘了,常常忍不住泪涟涟的。可是读到师父在《精进要旨》“病业”这篇经文: “其实人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世了,而每一世人都欠下了很多业力,百年后转生时,一部分病业就压进了身体里面的微观中了,当转生时,新的表面物质肉身是无病业的(但也有业大而例外的),那么上一世压进去的会往外返,返到表面肉体时人就来病了,但病发时往往都会有一个表面物质世界的外因条件的触发。这样它就符合了我们表面物质世界的客观规律,也就是符合了世间的理,常人也就无从知道病来源的真相了,也就迷而不悟了。”于是我再次明白这是我自己的难,我必须承受过去。这已经是最轻最轻的承受了。那天,我心中暗暗的告诉师父,从今起我一定不会再为任何难关掉一滴眼泪。真的我做到了,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加持,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很脆弱的。

随后因为一些事务必须回台湾一趟,迫不及待的回去看母亲,妈妈看到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我象是换了一个外观一般,于是,对大法信心倍增,也得法了。我母亲也是肾癌患者,比我晚一年开刀,她是做左肾切除,经过一年的修炼现在也很健康。我的两个女儿看到妈妈由病恹恹到能跑能跳,她们二话不说也跟着修炼起来了,所没有预期到的是小女儿的气喘和皮肤过敏不医而愈。以前我常常为孩子们的健康、学业、前途等等计划着,甚至筹划着未来必须给她们一笔嫁妆,才会心安,现在我已经放下这些挂虑了,因为她们得法了,大法是无价之宝呢。

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个快乐的炼功人,因为我永远记住: 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有什么比修大法、同化宇宙特性,返本归真,更幸福快乐的!相信有一天,当我再一次的回忆起这一切时,必定又会有一番不一样的见解,那就是我又成长了。谢谢师父慈悲救度。谢谢同修们在我过难关时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