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


【明慧网2002年8月21日】在一段时间我陷入苦恼:能够在大的风浪中走过来,为什么总感觉停留在表面上认识《转法轮》,为什么不能突破呢?好象一些学员也和我处在相同的状态。一天在读经文《为何不得见》时,突然开启了我:“见可信,不见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见。”在以前理解中,看不见不相信,这就是下士。但是,看见了相信,好象这个人的相信就是真相信了。这时我才明白:其实下士,即使看见了,也不是真的相信,因为他是以愚见来看待的:符合愚见就相信,不符合愚见就不信,愚见在自己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就是“下士之见”。而佛法真理让人无条件去除的,恰恰就是愚见;以愚见所看见和相信的,在佛法修炼中正是要荡尽的。

当悟到自己是以“下士之见”对待大法时,在静心学法中才觉察到,自己时时在用后天形成的观念衡量法,用人的执著对待法,给法下定义,不符合自己时就怀疑、抵制,或者强迫自己表面接受而在内心拒斥,符合自己时就乐于接受和认同。这原来意识不到的愚见导致了自己对师父、大法的误解与谬见。我这才发现,每每宣称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时,往往还是停留于常人的表面。不断放弃、突破愚见,突破人的框框中,才体会到对师父、大法的纯真,体会大法洪大的内涵。

静心学法中发现,在明白大法内涵的同时,大法处处都在慈悲地指出自己以前所看不到的局限,让自己看到那些认识的荒唐和无知。大法始终象虚空中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的肮脏和不足,看到自己是如何以人的心态畏惧、远离大法,看到自己又是如何自以为是地执著与对大法的亵渎,从而不断指导自己变得清醒与理性,走向大觉。从实修中确立了师父和大法在自己心中应有的纯正地位,此后我心中不时升起的是对师父和大法的赞颂。

我深切体会,用谦虚、虔诚、恭敬、敬畏、还包括感激等等来对待师父和大法,不是真正给予师父、大法应有的地位。因为常人中的东西再华丽,它消除不了用人的思想支配修炼的状态,它更不可能使自己真正认识师父和大法。如果不改变这种状态,人就会变得麻木而失去纯真,修炼就会渐渐流于表面形式。

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说:“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我想与认为大法好,认为对法坚信而又不能突破的学员共勉:是不是在我们的这种自认为的“好”之下,其实掩盖了对师父和法的不信,实质在维护着固守不放的执著与后天观念呢?是不是在修炼中敢于突破我们自认为的“坚信”——对自我的维护时,才能获得对法的全部认识和真正坚信呢?坚定是佛性体现出来的,而不是靠人心维持的,他是自然的,而不是勉强的。(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有这样一句话:“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

还是一年前了,有一次我冲到一个高深的境界中,指着其中操纵打死打伤大法弟子的那些生命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大法!”(你们不配!)其中一个神用立体声音清清楚楚回给我一句:“只不过脱一张人皮!”再看人世间,真的很简单——只不过脱一张人皮!当时我无话可说。但是回到人世间,立即感受到这些变异了的生命们造成的邪恶局面,而它们对这一切却毫无知觉。

我于是就写了一篇文章:见证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但这不是写给变异的生命的,而是与世间的大法弟子共勉的:把应有的尊严和荣耀真正归给师父和大法,才能真正捍卫师父、大法的尊严,大法才有他坚如磐石的世间基础,那些邪恶的生命才能无话可说。记得文章的最后一句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伟大,是因为未来的觉者在人间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火辣辣的太阳下,空气是40度的热浪,我走在街上,顺手从口袋拿出了这张写满文字的纸片。就在这时,没想到他放射出道道金光,竟然如此强劲有力!“见证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这个标题正对着太阳,那道道金光中,太阳瞬间变得明亮柔和,而周围空气竟一下子降低了六、七度!一个清凉的世界。……

当我们困惑为什么停留于表面来认识法时,我想还不如问问自己:是怎样用愚见对待师父和大法的?是不是把学法当成学习常人理论著作一样地做了?是不是象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似地在读法了?当意识到自己对师父和大法的不敬与以人心为尺度的衡量时并愿意破除之时,就会有真正的突破。这时我们见证的,就是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

以上认识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