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中生:“紧急营救金子容子”新泻徒步有感(译文)


【明慧网2002年8月21日】我是一名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才能顺利地考入高中。利用暑假,我参加了7月20日至28日在新泻进行的SOS新泻县内徒步救援活动。这次活动是为了营救随时都有可能被酷刑夺去生命的金子容子女士。日本新泻县的金子容子女士,5月24日在北京街头,就因为散发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传单,而被非法拘留,并被判处1年半的劳动教养。从东京、千叶、仙台、名古屋、长野、京都、大阪及广岛等地聚集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引起新泻县各界人士对这件事情的关心在新泻县发起了发传单、签名、县内徒步走的紧急救援活动。

出发的第一天是星期六,有许多学员是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来支援的。步行的人很多,显得声势浩大。从星期一开始,只剩下我和几名大学生、主妇还有几位老大爷、老大娘。这其中包括我的外祖父和外婆。几名大学生、主妇学员等每天去各个市政府、会见议员、跑媒体、讲真相、请求援助。我和其他6名老年学员就在各市村的车站等人多的地方发传单、签名。每天中午气温高达40度以上,在炎炎烈日下,几位老年学员,从不肯休息一会儿,心里只想着处在危险中的容子,就像担心自己的女儿一样,向行人发传单、请求签名。尽管他们都不太会讲日语,但他们的身影、手势打动了每一位行人的心。这几位不懂日语的老学员,比日语很好的学员获得的签名还要多。其中的一位大爷一天就得到约150个签名,在他裤兜里的钱包里的纸币全都被汗水湿透了。脚底磨出了大水泡,可谁都不说一声“痛”,第二天照样同大家一起去征集签名。这次活动征集到的2000多个签名,大部分都是这6位老年学员征集来的。这其中有几位广岛的老年学员,在这次活动之前,每天都出去征集签名,不论是大雨滂沱,还是烈日炎炎,风雨无阻,一直坚持到今天。看见他们为救同修容子的那颗热心和他们积极讲真相的身影,我被深深地打动了,眼泪不禁夺眶而出,这才是师父的伟大弟子!开始我还为自己能否坚持到最后而担心,看到这些老学员精进的身影,我的心坚定了,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每天在外面吃饭,需要很多钱,能参加这次活动的学员,都是有时间而没有多少收入的。尽管这样,大家都尽量节省一些,拿出钱来复印传单和签名纸。晚上大家就在野外搭起帐篷露宿,经过白天一整天的照射,夜晚的地面仍散发着热气,帐篷又不通风,简直像蒸笼一样。早上起来,被蚊子叮得满身是包,像得了麻疹一样,但不觉得那么痛痒。金子女士已经被中国拘留了2个多月了,想象不出过着多么痛苦的生活,想到这些,再热、再痒也都不在乎了。晚上大家一起学法交流,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每整点发正念,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大家都在努力做好每一刻,不浪费每一分钟,一直坚持到最后。老年学员发传单,征集签名,大学生学员去政府、见议员,主妇学员则开车迎送。每一个学员都在充分发挥着一个粒子的作用,同时我们又是一个整体,整体的配合使这次活动收到很好的效果,不只是新泻县,东京及日本其他地方的学员都行动起来,征集签名、约见议员、跑媒体。由于日本大法弟子整体的共同努力,终于迎来了7月29日,这个令人欣慰的日子,东京21名国会议员成立了救援金子容子的超党派议员联盟,容子女士的丈夫笃志和议员联盟会长一同到日本外交部会见了外交部副部长,与此同时,新泻县有2名县议员在县政府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呼吁,希望能给予支持,尽早救出容子女士。尽管有这么多的政府有关人员站出来参与容子女士的救援活动,但媒体却没有积极响应,今后我们应更加积极地向媒体洪法、讲真相,使容子女士能早日获得释放。

8月6日是广岛“原爆日”(原子弹爆炸日),57年前,数万无辜的生命一瞬间消失了。广岛学员于“原爆日”在广岛的和平公园进行了营救容子女士的签名活动,征集了2300个以上的签名。许多向往和平的人,驻足倾听了容子的被迫害经过,祈愿早日能救出容子女士,主动地签了名。在“原爆日”那一天,还有一名县议员将他的签名用传真发给我们。

不知金子容子女士何日才能和丈夫笃志先生团聚。请大家试想一下,如果你是笃志先生,如果你是容子女士,如果你是原子弹被爆者的遗族……困难的时候不互相帮助,人类怎么能生存下去呢?不管是在和平的都市广岛,也不管你是普通市民,还是议员,我们向大家,一个人,一个人的心,发出呼吁,为了金子容子女士能够早日返回日本,回到丈夫的身边,请你伸出援助的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