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公安、还是公害? ──辽宁锦州恶警害死法轮功学员曹淑芳之后在火葬场灵堂大肆绑架

【明慧网2002年8月22日】有警方人士透露:警察于8月8日在锦州殡仪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一事,警方完全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警方一手造成曹淑芳坠楼死亡,而后再利用此案将事态扩大,株连更多大法弟子,妄图赶尽杀绝。在葬礼的头一天晚上,警察就在吊唁大厅内外安装了监控器,为了栽赃曹淑芳是自杀身亡,他们在各单位传达此事经过时,说曹是抱着师父相片跳的楼……。(现场的居民全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目前值得进一步提醒锦州大法弟子的是,必须注意电话的安全使用,现在所有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家里的座机和手机百分之百的被监听、监控。可靠人士说这种监控可株连出许多电话号码。另,大法弟子岳雪峰在“8-8”案件中被绑架后,与其手机联络的号码均暴露,望大法弟子尽快采取防范措施,同时注意用正念清除迫害

610” 恐怖分子在火葬场灵堂大肆绑架

曹淑芳死后,8月5日老曹家搭灵棚守灵(这次“610” 恐怖组织一改不准搭灵棚的命令,设下陷阱),老曹家周围到处是公安便衣。

8月8日原定6点出殡,但公安强令改为7点。

这一天送葬的队伍中,“610” 恐怖分子和公安便衣很多,大法弟子也去了不少,610首犯李协江也去了,汽车里公安安装了录像机。他们哪里是去为善良的百姓送葬?

往火葬场的路上,到处是大法弟子挂的条幅,贴的标语。到了火葬场灵堂里,警察的录像机从正面对着送葬的人们。行合十礼的大法弟子均被录下来了,公安便衣把守各个通道。灵堂里瞻仰遗容时,老曹面容凄惨,大家见了无不心痛而落泪。就在这时,公安便衣下手了,开始不由分说抓捕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警察一手抓着大法弟子脚脖子,一手抓衣领,往半开的车门里一扔,手段非常野蛮;有的抓住一个男大法弟子的头狠狠往车门上撞,几个人打一个人,众目睽睽之下,大打出手。

对那些无法确认是否是大法弟子的人,恶警就逼迫他们骂大法和师父,但没有人这样做,人们已渐渐醒悟,都知大法好,炼功何罪之有?

据初步统计,那天警察绑架了28个大法弟子(铁新街、正大、康宁等地方)。另外还有挂条幅、贴标语的一部分大法弟子被绑架,人员不详。

曹淑芳被谋杀的经过

提起61岁的曹老太——曹淑芳,那真是有口皆碑。从居委会干部到三岁顽童,都知道有一个法轮功曹老太,自己吃苦耐劳,生活节俭,对待别人却乐善好施,愿意帮助别人,好象夏天稻田里的及时雨一样,是大家心目中公认的大好人。

然而,在2002年8月4日下午15点15分左右,康宁派出所副所长王殿玉骗开曹老太房门,当时曹老太正在和对门的老太太唠嗑呢。王殿玉进门就问:“你俩炼功呢?”曹老太答道:“唠嗑呢!”王殿玉这时和对门的老太太说没你事,你回屋去吧。因曹淑芳的老伴高国瑞有轻度脑血栓,王殿玉告诉老头在南屋呆着,别过来。通过各方面证明,王殿玉以迫害为主要目的,勒索钱财也是一个重大企图。因为是星期日,并非正常办公,又是自己一个人先来的,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居委会干部的陪同(从前,王殿玉从没与曹谈过法轮功的事,所以根本不存在王所说的谈论公事。事前王曾放风说找曹谈话)。据王殿玉的亲友讲,上级要提拔他,需要上炮(行贿),所以王殿玉就把心思用在了这位61岁的老人身上。他将曹老太家中的师父相片抢走,以此来威胁曹老太。这时又来了一个片警叫王红,王殿玉便上南屋向高国瑞(曹老伴)要户口本、身份证。老高告诉王殿玉户口本在儿子家,王殿玉说身份证也行。另外一间屋子里,王红正准备将曹老太带走,曹老太说:“我洗洗脸,回头跟你走。”恶警王红紧跟其后,这时悲剧发生了,第一现场只有他们俩个人。老曹(家住五楼,南北各一居室,北阳台)从五楼摔到四楼,将晾衣服的电话线撞断,穿过三楼晾衣线后摔到二楼加宽阳台的雨塔上,然后滚落在地砖上。当时口鼻流血,脸摔变形,牙齿脱落。这时对面楼有人瞅见曹老太吃力地抬了两下头,求生的欲望多么强烈呀!从表面形式上一看就是仓促无备而摔落。反过来,这时在五楼的恶警王红进了南居室的门,假惺惺地问老高,人呢?老高跑到阳台一看,老伴在楼下地上躺着呢!恶警王殿玉、王红一看人已经不行了,在曹老太和对门老太太家乱翻一气,翻出一包书和一些资料,跑回了派出所,根本不管曹老太死活。120救护车和法医检验尸体后,确认死亡。警察让救护车拉走尸体,救护人员讲人已死了不救不拉尸体。这天晚上群众都目睹了曹老太被害死的真相。公安怕激起民愤,5日早4点50分左右,公安用电棍相威胁,强行抢走了尸体,谁上来电谁。这些武装后的流氓们,欺压良善,横行乡里。

5日晚,锦州上空乌云翻滚,凌河水为之呜咽,雷惊天地,令邪恶丧胆。联委干部姜某说一闭眼就梦见高嫂(曹老太)来了,把他吓坏了。第二天,王殿玉告诉联委副书记胡某和姜某,“你俩从现在起什么也别给我说” 。足见三人中必有隐情,唯恐东窗事发。事发后,王殿玉等到公安处说他们根本没上楼,在楼下等老曹。这种弥天大谎它们也能想得出来。可是他们忘记了证人,曹老太家属子女说要上告。

凌河区分局局长威胁家属说,要上告子女全部下岗,停发工资,还威胁家属这案子没人接,哪也告不了。凌河区分局局长说这话时,单位领导都在场,还有公检法人员。出灵的时间、车辆及行车路线均由公安批示,并告之子女单位同事可以送礼,但不能送葬。原定的8日早6点送葬被改为了7点。往火葬场去的路上到处是真相横幅和标语。到灵堂瞻仰遗容一看,曹老太面目全非,大家都很悲痛,有人失声痛哭。恶警不容分说便开始抓人,有人问凭什么抓人?公安理屈词穷,伸手便打人。它们大约有百八十人,四个公安对一个大法弟子,比豺狼还凶。无法确认是大法弟子时就逼迫骂李老师,但没有人这样做,连常人都不肯这样做,可见国人在逐渐清醒,大法弟子就是好,炼功何罪之有。

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法则,真善忍是宇宙不变的真理。屠夫江泽民和追随他的杀人凶犯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