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维斯巴登信使报:针对法轮功的判决──自治政府损害人权

【明慧网2002年8月24日】德国维斯巴登信使报8月22日香港报导:香港的法庭以妨碍公共生活为由宣布对16名法轮功学员处以罚款,从而接受了中国对这个团体实行的限制政策。

报导说,五年前当众多的学生在香港经历回归仪式的时候,年轻的某女士也在其中,与一些持怀疑态度的人相反,她们对共同的未来充满希望。然而香港刑事法庭最近对16名法轮功修炼者的判决使这个在维斯巴登生活的中国人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在北京由来已久的破坏人权的问题,现在延伸到了这个前英殖民地。”

三月份在中联办前面发生的事件并无新意,却激怒了当权者。这个和平的修炼团体的一小组人带着个简单的展板、穿着惯常的鲜黄T恤,在开阔的林荫大道旁边近十米宽的步行街上举行抗议活动。其中有四个瑞士人和一个新西兰人。这一切仅持续了一小会儿,好几辆警车就开到了,他们封锁了道路,粗暴地把这些人拖走了。一名六十岁的妇女还遭到几个女警察的虐待,一个警察还在一名男子的耳朵附近使用熟练的点穴法,使其产生疼痛。不久便出现了指控:“阻碍公共道路”,“干扰公众”。

某女士自己就是这个在中国遭禁并遭迫害的团体的学员,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深刻的转折:中国以前对香港的许诺,“一国两制”、维护自由和公民权已经化为乌有。这是香港首次对法轮功人士进行判决,它显示出这个前殖民地的当权者已经急于服从命令了,尽管他们仍然享有特殊地位。“在香港的人现在也受到迫害。”

报导说诉讼虽然没有象在中国一样以投入刑讯室或者劳改营而告终,但是所有的指控均宣告成立,被告受到了较轻的罚款处理。对香港自治权的检验结果是负的。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1997年在租约期满时,伦敦和北京之间就出现过紧张局势。由前港督彭定康引导的民主改革不讨北京喜欢。特首董建华按照自己的需要组建了临时政府。在这之后很快有二十多个有关公民权益的法律或被取消或被修改。首先是集会自由和有关六百万居民的个人数据保护受到限制。

国际人权协会(IGFM)的发言人Martin Lessenthin把这称为“蚕食战术”。法兰克福的这个人权组织感觉到,江泽民给其钦定的港督董建华“上紧了螺丝”。他还说,这不仅涉及到坚强的法轮功运动,而且还涉及到其它的基督教地下组织。香港这个以前相当自由的都市其前途更加艰难和难于预料。一旦通过了反颠覆法,各种异议人士都将受到威胁。Lessenthin说,那样就将对为所欲为者大开其门,与西方国家的联系也会变得冒险,就象现在中国大陆一样。

(注:一些名字被译者删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