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正念与安全措施的关系


【明慧网2002年8月25日】我曾经被恶人绑架并判劳教,后来走脱。在被绑架之前,曾经有很多一起做事的同修告诫过我应该采取一些必要措施、注意安全,比如用来上网的电话就不要用来联络;注意清理电脑,不留痕迹;少用手机、多用传呼;和其他同修联系的时候尽量用化名;以前常联系的或在一起做事的同修被绑架后要更换电话号码和做事的房子;做事的地方不要让很多人都知道,等等。我一方面觉得同修的提醒有道理,一方面又一直有一个疑问:正法弟子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是越来越多地用正念“保护”周围的环境啊,怎么还能总用人的想法想问题呢?采取人的措施本身不就是在人的思维框框中吗?那岂不要被旧势力安排了吗?

因为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所以在我做事的过程中,不断地出现各种各样的“虚惊”和“有惊无险”,比如陌生人来敲门,后来才知道那是来找房东的;搬东西时慌乱中忘了拔门钥匙,被居委会的人贴纸条告知需拿身份证去派出所取钥匙,后来同是修炼人的房东帮忙解决;电话铃响后接电话对方却不讲话,反复几次;晚上回来发现陌生人在门口徘徊;去约定的地方给同修送资料,等来等去同修没来,却在附近发现了几个贼眉鼠眼的恶警,于是马上发正念并走脱,等等。每次都是发现问题后马上向内找、发正念、加紧学法,而后事情解决。这样次数多了,就觉得正念真是管用,发现问题后绝不能采取人的办法,只能用正念。

但再后来因为认识上又产生片面理解,后来越来越不注意安全问题,甚至做事的房子的钥匙给了7、8个人,身边的同修一个一个地接连被绑架仍然不换房子和电话号码,而且对于同修的提醒基本是听不进去,对于劝我换房子的同修我总是说:把时间拿来找房子不如把时间拿来学法、发正念。尤其排斥使用化名。(对于房子,这其中还有一个细节:当时用的房子租的时候特别顺当,而且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就象家一样,连电脑桌和椅子都有,价钱又很便宜,就觉得那是师父的安排,从感情上也不愿意换房子。)

这样过了几个月,一天,明慧网重新刊登了两篇几个月以前的关于安全问题的文章,这引起了我的思考:师父要求我们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而且讲过,明慧网刊登的很多都是指导性的文章。那么这时明慧在一天之内刊登两篇这样的文章,一定有其深意,就是说,现在安全问题仍然是我们应该给予高度重视的问题,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采取的。

后来又有同修讲:主要是从维护常人这一层的法的角度悟到应该注意安全问题。但我总觉得还不够全面,自己还是没有悟透。在这期间又有同修劝我换房子,我一边答应一边犹豫。这样犹豫了一段时间,终于被恶警堵在了家里。

在看守所中,我一直在不停地找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一个同修听我讲了经历之后,严肃地说:你对安全问题的掉以轻心是一个大漏,一次一次地出现“虚惊”“有惊无险”,后又化解,这决不是告诉你就这样干没有问题,而是在一次一次地提醒你应该注意了,你觉得每一次都是正念的作用,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里溶了师父的多少东西啊,带着这样的问题怎么能继续做大法的工作呢?

至此我才切肤之痛地得到了深刻的教训。在这以后,与做事的同修切磋的时候,我总是把这一段经历讲一遍,让他们不要重蹈覆辙。可是我发现,没有吃过这个亏的同修常常不能真正地从根本上注意这个问题。

前不久,两个流离失所正在做事的同修非常顺手地租了一个没有左邻右舍的房子,只是房子有点漏雨,但没有什么大碍。没过几天就陆续地有消息说他们的房东来要身份证,说是要给居民委(这在当地是很少见的现象)。后来又说有一天听到敲门声,开门的时候看到了脚,打开一看却是一只哈吧狗。如此几次,我就提醒他们是不是该换地方了。他们当时觉得状态很好,认为不应该用这些人的想法来给自己“下套”。不长时间后,就传来消息说恶警闯进了他们的房子。

经过了这些事,我的体会是:正念很重要,很多邪恶因素能被正念抑制、铲除。但是一些留下的后患如果我们不去及时地解决,在正念不足、或自己有漏洞的时候就容易出现问题。比如上边的例子,其实房东在向他们要身份证时就已经在打他们的主意了,只是由于他们那时正念强,又没有什么漏洞,所以危险没有马上出现,但是却留下了隐患,结果在大家都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出事了。也就是说,发现了迹象后,该用的安全措施一定要用,不要留下后患。

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代价,如果每个人都需要用惨痛的代价才能从法理上认识到,那样损失就太大了。正象师父所说:“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走向圆满》)

对于正念与安全措施的关系问题,我觉得自己到现在也还没有从法理上悟透,希望自己的粗浅认识真能“抛砖引玉,得到悟得明白的同修的回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