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神病学医生致世界精神病学学会的信

【明慧网2002年8月25日】
2002年8月3日

亲爱的医生们:

世界精神病学学会(WPA)将于8月24日在日本横滨举行会议。在会上,世界精神病学学会将讨论在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问题。

我们希望与你们交流以下信息,并请求你们针对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情况提出展开一项独立调查。

攻击法轮功的宣传与在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之间的联系

在我们的实践中,“责备受害人”可能是所有行为中最具破坏力的一种形式。当然这是最不公平的行为之一。作为精神病医生,我们可以理解这种行为的诱惑性,正如我们尝试帮助他人找到一种应付生命挑战的更有效的方法。对于施虐者来说,指责受害人是一种明显可以使其处于优势的策略。这种方法转移了施虐者的责任,甚至还可以为虐待行为辩护。因此,我们都听到过这样的辩称,说这些虐待行为“都是为了他们自己好”。除非揭露出这种虐待行为背后的实质,否则这种责备受害人的计谋就会助长虐待行为,使之获得默认,甚至得到他人的间接合作。

自从1999年7月20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迫害运动,试图根除法轮功和平的修炼活动。令人难以置信,但也许是可以预料到的是,为江工作的宣传者们声称政府所做的工作是“为了法轮功修炼者好”,并且把此话作为他们宣传活动的中心点。这些修炼者们被说成是精神病患者,有杀人和自杀倾向,从而用以说明政府发动的运动是为了广大公众的健康而采取的必要措施。

为了让世界精神病学学会会员更好地了解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被滥施精神病治疗的真实原因,我们将在这封信里就几个案例进行分析,揭露中国(江泽民)政府的主要宣传内容。

对这些案例的分析显示,中国(江泽民)政府的宣传运动包括了中国精神病医生的参与,这是不可缺少的部份。这种关系根源于极权政府的逻辑。这种逻辑导致精神病学疗法在中国的滥用,并且把施虐者的观点引入到精神病学领域的各个层面,而这个职业唯一关心的本应是对病人痛苦的缓解。知道了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根源,就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到怎样紧急着手改变这种局面。

自焚是仇恨运动的一部份──迫害升级的关键点

中国(江泽民)政府用来证明法轮功修炼者患有精神性疾病的最臭名昭著的案例就是所谓的“自焚”事件。据称在这次事件中,有5至7个被中国(江泽民)政府称为“法轮功成员”的人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这个事件发生在2001年1月23日。事件发生后,在中国自己密封的媒体环境下,这场事件的录像在电视上每天重复播放数次,持续数月。这对公众的舆论有着不可否认的影响,其目的是致使(对政府宣传)持怀疑态度的公众接受政府所谓的法轮功具“XX”特征的宣传。

在中国之外,记者们可以独立地调查事实,中国(江泽民)政府有关自焚事件的版本几乎立刻就引发了疑问。事件发生时刚好在场的CNN记者首先提出了质疑。中国(江泽民)政府宣称有关自焚的连续镜头来自CNN。但是CNN雇员坚持说自焚事件一开始警察立刻就没收了他们的胶卷。CNN摄影师的证词也被录像本身所证明,部份录像是从(天安门)广场高处拍摄的,这个角度对任何西方摄影师来说都不可能取得。其余的录像是近距离的特写,但是在广场高处用广角拍摄的录像上没有任何CNN职员近距离拍摄的镜头,但是录像的确显示有人在广场上与警察协作拍摄录像。另外,中国(江泽民)政府几乎立即将CNN职员驱逐出境。

CNN摄影师还揭露,在自焚现场他们只看见五个人参与自焚,并没有小孩在场,而中国(江泽民)政府宣称有七人自焚,包括一个小孩,刘思影。

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蒲.潘(Phillip Pan)2月6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出,自焚事件的死亡者之一刘春玲的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刘春玲的邻居们只知道刘在酒吧作女招待,还打她的母亲和女儿,这些行为都与法轮功学员的特点大相径庭。

《国家观察》2月14日也在其文章标题中极好地揭露了这一点:“北京在发烧--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更多谎言”。《纽约时报》2月7日的文章揭示出,一些中国民众已经越来越怀疑政府的说词。

事实上,对中国(江泽民)政府提供的录像带进行仔细分析,就可从细节中看到很多漏洞,从而使人想到这场自焚事件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事件。开始我们绝大多数人不愿接受这样的结论,因为导演一个这样的事件实在可怕得令人不敢相信。然而,对自焚录像带的分析以及对中国(江泽民)政府说法的质疑现在已通过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境内广泛传播,中国老百姓对此事的普遍反应是政府在自焚事件上欺骗了他们。如果政府在自焚事件上欺骗了他们,那么政府在整个法轮功事件上也就欺骗了他们。您可以通过下面的网址亲自观看有关录像:http://www.faluninfo.net/devstories/tiananmen/immolation.asp

“自焚事件”是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宣扬的、最引人注目的案件,其目的是试图让人相信法轮功修炼者易于自杀并会有其它不轨行为。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宣扬的“自焚事件”以及其它案例共有的一个特点是,政府从来不允许第三方进行调查,政府所宣称的参与事件的“法轮功成员”从来没有独立地被证实为法轮功修炼者。

在这场仇恨运动中,另一个策略是运用犯有所谓谋杀罪或有自杀行为的精神病患者。为了诋毁法轮功,中国(江泽民)政府经常抛出一些自杀、他杀,或者精神病患行为的“实际案子”,并把它们都归罪于法轮功修炼。

李永林(音译)自杀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以下是关于警察如何处理此案的目击者证词:

李永林试图在街道上摆摊维修自行车以勉强维持生计,但城市管理部门以没有牌照为由没收了他的工具和推车。他的一个邻居说,李开始酗酒。一天早晨有人在山上发现他的身体吊在一棵树上,于是打110紧急电话报警。当警察赶到时,他的邻居们也在场目击。李的妻子告诉所有人她丈夫的自杀真相。警察将李的尸体从树上放下移至其家中。下午,警察再次来到李的家中,并将他的尸体带回山上。警察还在现场放了一张李洪志先生(法轮功老师)的相片和一些酒。在完成了这些准备工作之后,警察将李的尸体重新吊在树上,并且对着这布置好的现场拍照和录像。然后,李的妻子不再讲她丈夫的真正死因,改口说李的死亡与法轮功有关。

傅怡彬的杀人案件也被用于这场煽动仇恨的运动。中国中央电视台声称,2001年11月,傅怡彬在其精神病发作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父亲,并使其母受重伤。根据他亲戚所说,傅怡彬原来就有8年的精神病病史,包括暴力性发作病史。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象中国(江泽民)政府宣传所说的那样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没有对傅怡彬进行任何法医精神病检测,也不允许任何第三方的调查。

李永林的自杀以及傅怡彬的杀人案件确实存在。在其它一些案例中,中国(江泽民)政府干脆伪造情节,然后栽赃陷害法轮功。

分析一下张志文(音译)的案例。1999年11月28日,西安工人日报刊登了一份特别报导,宣称一位名叫张之雯的妇女将自己的女儿活活烧死,然后自杀,文章将这一切都归罪于法轮功。美国之音报导了香港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进行的一项独立调查,虽然中国(江泽民)政府禁止这类调查。调查结果发现,“新闻报导中的人物、地点、时间、以及整个故事都是虚构的,根本就没有名叫张之雯的妇女。”

气功所致的精神障碍:另一个用来掩饰滥用精神病疗法的借口

〔据中华神经精神科学会所称〕气功所致的精神障碍是一个与文化密切相关的精神异常,1989年正式收入中华《精神疾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CCMD-2),现在被利用来诋毁法轮功。修炼者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标以气功所致的精神障碍,实际上真正的目的是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迫害。

齐冰书(音译),一位60岁的著名画家,因为为法轮功上访而被强行送入大北窑大柳树精神病院,关押了一 年多,被强行施以静脉注射,并被标以“气功所致的精神障碍”。在被投入精神病院之前,她的神志清晰,看起来象40岁。但遭到这种酷刑后不久,她的头发脱落并患上持续性震颤。她已经无法继续作画。

利用原先患有的精神病嫁祸于法轮功

在一些案例中的人,炼法轮功前就患有精神病,于是宣传机构就抓住患者仍有持续的精神病作为证据以显示法轮功有破坏作用。罗宾.蒙罗在《美国精神病与法律学会期刊》(2002年6月)中报导了一个案例,一名年轻的男性工人炼法轮功,他看上去患有精神病,自1992年起别人就知道他有精神病,在1997年,他家人听说法轮功能治病,便督促他去练功。在类似该名年轻工人的案例中,中国(江泽民)政府利用患者在电视电台中作采访,在报纸上作文章,使患者进一步受害。

当然,这些原先就患有精神病的案例,使政府在法轮功和精神病之间建立因果关系的指控不能成立。把原先就患有的精神病嫁祸于法轮功则更为不公,因为法轮功的教学明确禁止任何精神病患者炼法轮功,而且,法轮功学员的非暴力现在已毫无疑问,这种非暴力坚实地扎根在其法理之中:法轮功的教导禁止任何暴力,更谈不上杀生,不管是自杀还是杀人。

我们所了解的事实截然不同于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声称的。在迫害法轮功之前,即使到1999年为止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已发展到了七千万至一亿人,在中国内部也没有任何法轮功导致精神病的报导。由中国权威性的医学专家所作的几万名学员的大规模调查表明,几项精神健康的指标同修炼法轮功有着紧密的关系,如压力减轻,行为端正,家庭生活更为协调。在中国境外,现在在55个国家有人修炼法轮功,没有任何类似于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声称的法轮功导致精神病的报导,如果在中国境外各国的一致经验同中国(江泽民)政府的宣传相矛盾,人们又怎能不认为这种宣传是彻底的谎言?

封锁消息以防止中国公众和国际媒体了解真相

在处理声称法轮功造成精神病的案例中,中国(江泽民)政府的行为只能说明这些宣传是在撒谎,该政府经常威胁或收买家庭成员,不经任何法医验尸就火化死者的遗体,拘留任何了解事故真相的人。象大赦国际这类国际组织的调查被拒绝,试图报导这些案例(或仅仅报导法轮功)的外国记者被拘留,骚扰,采访证被取消,其中有些人被驱逐出境。如果真相被披露,该政府会竭尽全力以确保中国民众听不到。政府只让审查过的西方媒体报导在中国播出,同时也审查互联网。

中国(江泽民)政府同时还用其它的宣传攻击法轮功,采用旧的伎俩将其扣上反社会、反政府的帽子,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进行大量的人身攻击等。但这些明显地不起作用。中国百姓已经历过中共五十年的意识形态运动,中年人记得文革的暴行,年轻的记得天安门广场上对民主运动的大屠杀,这批人无疑会蔑视政府的运动,明白中国(江泽民)政府的反社会、反政府指控和人身攻击是中共理论家惯用的手法。

因而就发明了一种新的说法,即法轮功会对练习者有害,这种说法的出现不同于其它,在一个人人都想尽快致富的社会中,个人利益现已被认作是新的道德观,指控法轮功对个人有害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当然,中国(江泽民)政府反法轮功最成功的宣传,是公众对女孩刘思影在医院中录像片段的最初反应,政府声称她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中被烧伤。

无论该政府试图诽谤法轮功的伎俩如何笨拙,人们不能否认这些诽谤在中国百姓中产生了一些影响。 中国的精神病医生在这种作法上起了无可推卸的作用,如果这些中国的精神病医生对政府制作的宣传保持沉默,那这种沉默会对中国民众说明很多问题。在这样一个一言一行都有政治含意的社会中,不参加反法轮功运动就会立即被认为是反对该运动。中国的精神病医生非但不置身其外,反而为之助威,他们为假造的精神病作证,使自己成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推行者。

通过把法轮功学员禁闭在精神病院,中国的精神病医生向全体中国百姓表达的一个强有力的信息是,法轮功事实上是被强行同精神病牵连在一起。中国的精神病医生肆意给法轮功学员注射神经药物和使用电刺激,以及用其它折磨方法,最后制造出了看上去显然需要精神治疗的病人。这种精神摧残蒙蔽了不明真相的人,使他们认为政府对法轮功最具诽谤性的指控是合理的;而对了解真相的人而言,这种精神摧残会逐步摧毁反迫害者的清醒意识,也许是恐怖军火库中最可怕的武器。

任何违反马德里宣言中世界精神病学协会标准的行为都不应被容忍

除了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中国没有独立的协会,社会的每一部份都被XX党所控制。那些中国精神病协会的负责人通过取悦于XX党领导而保住自己的位置,其它医学协会、医院、诊所等的负责人也是如此。一旦中共宣传什么,就要求中国的每个人表态坚决支持政府的立场,不允许有不同见解。

在这种社会体制下,中国的精神病医生没有实质上的独立存在,这一行业如同社会的每个部份,必须为XX党的政治目的服务。不幸的是,由于一些精神医疗法的特殊效果,精神病行业尤其适用于实现一个警察国家的某些目的,单个精神病医生无力摆脱XX党的控制,不完成党的任务会招致惩罚,其严厉程度不等,轻者失去晋升的机会,重者会被处决。在中国滥用精神治疗并不是失职,也不是因为教育或理解错误,而是政府政策的明确目的。如果不了解这一基本事实就对这种虐待作出反应,其结果注定会被误导,甚至可能是有害的。

尽管我们能理解中国(江泽民)政府会向中国的精神病医生施加巨大的压力,但这不能成为他们(精神病医生)参与虐待的借口。同时,中国滥用精神治疗,这是强加给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性质极其危险的事件,在新世纪,这种行为威胁到精神病行业最根本的职业道德。世界精神病学协会过去曾面临类似的挑战,当时苏联的精神病医生虐待持不同政见者,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在当时采取的行动很大程度地帮助制止了这一虐待,挽救了很多苏联的精神病医生,使之免于成为该警察国家的武器,同时保全了精神病学本身的名声。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今天面对的挑战要困难得多:在中国发生的滥用精神治疗在历史上是所知道的最为恶劣的,典型的虐待案例比在苏联更为严重,经常导致永久性不能康复的伤害,虐待的范围也更为广泛。前苏联把滥用精神治疗作为对付少量持不同政见者的武器,江泽民政府用其做武器在运动中迫害数千万本国人民,这种情况迫切要求我们作出反应。值此写信之时,已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入精神病院,至少六人死于滥用精神病治疗,许多人成为身体和精神的残疾者。现已知道有九十所医院参与迫害,十万名学员被囚禁,四百五十多人死于警方的酷刑。

作为人,我们有义务帮助那些受苦难者;作为医生,我们把这一义务作为天职;作为精神病医生,我们有义务维护和提高我们的职业水准以治疗人的痛苦;作为科学家,我们有责任面对真理,确保负责地使用发明创造,其唯一合法的目的是解救痛苦。无论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成员认为我们对中国虐待法轮功学员应如何做出反应,我们都必须将自己视为一个独特的群体,面对呼吁作出反应。我们职业的良心,自尊,义务,以及对未来的职责,都在呼吁我们采取行动。

让我们一起努力,最终在中国我们能再度产生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在苏联曾起的积极作用。如果我们没能采取行动,我们会知道自己的沉默将受到谴责,而且将令我们的组织蒙羞。让我们开始呼吁,立即对中国滥用精神治疗进行独立地调查。

诚挚的

几名美国精神病学医生:

卢阳,医学博士助理教授
辛辛那提大学
辛辛那提,俄亥俄

维维娜,医学博士
临床儿童青少年精神病医生精神病管理局
费尔菲尔德,俄亥俄

杨景端,医学博士
住院精神病医生
托马斯杰弗森医学院
费城,宾夕法尼亚

塔尼娅.哈利森,学士
临床精神病实习生
黑丘健康保健系统
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
南达科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