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法轮功将香港送上了审判台


【明慧网2002年8月28日】华尔街日报2002年8月26日报导,香港回归中国不久,英国专栏作家迈克-拜可曼(Michael Backman)在“亚洲的日蚀:亚洲商业阴暗面大曝光”一书里忧伤地谈到,“香港的处境就象用水煮青蛙的寓言故事。如果把青蛙放进沸水里,它会跳出来。如果把它放到冷水里,慢慢地加温,它就会待在里面。”这个比喻对那些关心香港前景的人们,如约翰-塔西克(John Tkacik)来说非常贴切。塔西克是华盛顿DC传统基金会研究员,他在刊登于6月28日本版的一篇题为“一国两制根本无效”的文章中提到,他发现虽然绝大多数对香港前景最悲观的预测还未兑现,但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北京绝不会愚蠢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香港扔进沸水里,否则全世界都会群起而攻之。相反,香港作为一个主要商业中心,在日常运作上基本还是保留了自行体制。但锅底下那把火一直在烧着,北京加热器的指针一直在谨慎而缓慢地上升。

这个加热器设计独特,因为上面刻的不是温度而是名字。第一条刻线上标着“马丁-李”和其他民运活动家,他们都是英国驻港末任总督彭定康发起的政治改革的忠实支持者。因为他们同情“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死难者,同时又努力推进香港的民主进程,他们都遭到北京的强烈攻击,其中许多人,包括马丁-李在内,被拒绝进入中国大陆。

紧接着的是具有超凡魅力的陈方安生。她曾坐港府第二把交椅,因为她敢于直言捍卫香港自治,所以被广泛称誉为“香港的良心”。去年,迫于北京的压力,她不得不提前离任。她的离去标志着在英殖民地期间掌管香港的风云人物逐渐从政治舞台上消失,致使港府对其民众的责任感也随之而逝。正如6月28日本版题为“无能的港府”的社论所指,由董建华率领的亲北京派代替了前港府,他们“急于向北京效忠,千方百计去迎合北京的口味而不是以香港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

目前,刻度又指向了一个新的名字,法轮功。这是中共(江泽民)领导层的又一个肉中刺。由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少数中共高层担心深受人民欢迎的法轮功会给他们造成威胁,北京于1999年7月发起了XX党专政下的一个典型的运动,查禁了在中国迅速发展的法轮功。对此,世界上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谴责了这一迫害行径。但香港却觉得左右为难,是追随北京的主子而损害“一国两制”的高调呢,还是象其他民主国家那样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进而冒犯江泽民呢?

直至最近,香港的立场还是比较坚定的,允许法轮功在特区自由活动,虽然外国法轮功学员经常在机场遭到遣返。可是现在局势突然恶化,四名瑞士的法轮功学员今年初进入了香港并加入了在中联办外的静坐抗议。他们和12名香港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香港警方拘捕,并被香港司法部以“阻街”名义起诉。

这个案件几乎没有引起港民的多少注意,因为其中不少人已经象寓言里的那只青蛙一样被水温催眠了。此案却引起了台湾和西方社会的热切关注。在那里,法轮功被视为香港在“一国两制”下能否保持自治的试金石。董先生去年称法轮功为“X教”,使人不寒而栗地联想到北京对此事的立场。此外,董氏港府遵循着北京推崇的基本法,也就是香港宪法的路线,也已经开始着手起草所谓反叛国、分裂、叛乱、颠覆的新的法律条款。这使很多人担心法轮功和其他民主活动会因此受到限制。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法院在8月15日裁定所有16名法轮功学员有罪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把香港送上了审判席。利害攸关的并不是法轮功而是香港自身的特点,这个裁决不仅是对那16名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是对香港未来的。虽然裁决只处以了最轻的罚款,大约每人只需交几百港元(这笔款项被一个神秘的匿名捐款人支付了,这样,16名法轮功学员避免了因拒交罚款而坐牢),但香港的声誉已受到永久性的损害。

对法轮功学员的有罪裁决提醒人们,对香港这只曾经可爱的青蛙──生气勃勃的自由贸易经济的象征──来说,生命已越来越在水深火热之中了,已经向死亡又迈进了一步。

(注:约翰-李是纽约中美关系的自由撰稿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