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被非法关进劳教所 也要抓紧时间背完《转法轮》


【明慧网2002年8月28日】自从大法书《转法轮》一出版,我就想一定要把它背下来,但是由于种种干扰总是不能持之以恒而未能如愿。我是99年9月进京上访的,后在洗脑班三个月的强行洗脑始终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于99年12月底我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最初的一段日子里,我深深地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最大的痛苦并不是失去自由和身体上的承受,而是不能够学法、不能在法中精进。

虽然那时我每天都要背《洪吟》与《精进要旨》中的经文,一天背几遍,有时一边干活还能一心不乱地背,但我还是很后悔没有把《转法轮》背下来。到了2000年3月,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个犯人要解教回家了,我托她传信儿给一位大法弟子,希望她坚定、精进,并说我在这里是多么羡慕她能在家学《转法轮》,希望她多珍惜。

从4月中下旬开始,我终于设法逐渐得到了影印本《转法轮》。我欣喜万分。尽管劳教所检查很严格,但我还是把它妥善保管起来。5月24日的一天,最后两讲《转法轮》和《心自明》经文被搜出来了,我心痛不已,下决心绝食抗议,索回大法书。

绝食的滋味是很难受的,要承受饥饿和强迫灌食的双重痛苦。随着一天天痛苦的增加,心里就想万一被迫害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把《转法轮》背下来呢。于是我开始背书。以后,每天凌晨3点我都会准时醒来(其他人都睡得很香),先炼半小时的神通加持法,走廊上的值班人员与我关系很好,看见了也当没看见,炼完功再睡下来,从枕头里悄悄摸出《转法轮》,房间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只有窗外射进一丝微弱的路灯光,借着路灯光,我使劲地看,再联系上下文理解,才能吃力地读完一个字、一句话,就这样艰难地读一句、背一句。但也许正因为这种艰难和吃力,使我背书的速度出奇地快。每天凌晨,2个小时就能背完6-8页,而且第二天一点也不困,也不累。白天因为绝食抗议不用出工,就静心复习前一天所背的,就这样基本背完前7讲。我前后绝食抗议33天,尽管我被多人严密监视,并且每个月劳教所都要例行安全检查,但他们始终没有发现我的《转法轮》。

2000年我从四大队转到八大队,其它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集中到了二大队,管理更严格了,但也能使我接触到更多学员。由于还剩两讲《转法轮》没背完,一直使我非常遗憾,怎么办?这时我们班又来了一名学员,虽然我们各自被多人监管不许说话、交流,但是由于我们不断地向监管人员讲真相,得到了他们的同情和理解,使我们终于突破了封锁,有时能坐在一起切磋、交流、学法。最让我高兴的是,原来她有一套不全的《转法轮》,是用喷墨打印机打印在白布上的,共十三块,已缺失了六块,但正好有我要的后两讲。这使我又一次无比感谢师父的慈悲相助。

但是问题又出来了,这个房间的光线更暗,晚上无论我怎么努力也看不到白布上的一个字,这使我非常失望。后来有一天,一个犯人清理柜子,清出了一个坏游戏机,请我修。我看了一下,发现修不好了,正要扔掉,突然眼前一亮,原来这个小游戏机还配有一个绿色的发光二极管,是用来夜间照明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小心地拆下发光二极管和两根导线,并想办法弄到了两节5号电池,费力地将它们在手掌中组合在一起,小灯亮了,我也开心地笑了。就这样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又背完了最后两讲《转法轮》,并且后来在有利时机整讲整讲地背给其他大法学员。

修炼是超常的,常人的思维怎么也无法理解想象,在劳教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至少两名所谓“信息员”严密监管,每天学员的一言一行他们都要写成汇报交给管教干部,干部回报他们的是减期、奖励,而且在劳教所搜查经文是很严格的,就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却始终没有断绝大法经文在劳教所里的传播。从《心自明》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几乎师父的每一篇新经文我都能及时看到,并用最快的速度背下来再传给其他学员,然后总能想办法避开监视,默写更多的经文传给其他学员。在我2001年5月保外就医前,几乎所有的新经文都能背熟,特别是《建议》,午休一个半小时就背下来了,那时我们班已有6名法轮功学员,我就一一再背给他们听。

在这之前的几个月,坚定的大法弟子还成功地组织了一次集体炼功。当时是早锻炼,全队200多人正围着操场跑步,突然一个大法弟子坐在操场边的篮球架下,这时十几个弟子迅速跑过去坐成两排,打坐结印,但是天很冷,地上还有很多积水,有的大法弟子就毫不犹豫地坐在水里,虽然随之而来的是更残酷的迫害,但大法弟子们这一放下生死的壮举极大地震慑了邪恶,又一次在劳教所中展现了大法的威严。劳教所也有不少有缘人,有的犯人甚至主动帮助大法弟子,有的还学会了动作和经文,表示要弃恶从善,重新做人。

以上是我在劳教所中的一点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与伟大,与全体大法弟子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