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欺天 南涝北旱

【明慧网2002年8月29日】

  • 江西省面临长江最大洪峰威胁

  • 长江入汛以来最大洪峰三十日侵袭安徽

  • 山东省发生百年来最严重旱灾

  • 南涝北旱没完没了南水北调工程明年启动

  • 江西省面临长江最大洪峰威胁

    (中央社台北二十七日电)中国大陆长江九江段和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今年长江最大洪峰即将到达江西,江西省政府对此发出防汛抗洪紧急通知,严格防汛纪律。

    新华社引述江西省防汛总指挥部指出,截至二十六日晚间八时,长江九江站、鄱阳湖湖口站、星子站水位分别超出警戒水位一点一二公尺、一点零一公尺、一点一一公尺,长江九江段、鄱阳湖水位继续上涨。

    据中共有关部门预报,今年长江最大洪峰即将到达江西,二十九日长江九江站水位将达到二十点八五公尺,超警戒水位一点三五公尺,鄱阳湖湖口站水位将达到二十点二七公尺,超过警戒水位一点二七公尺,江西省沿江滨湖地区防汛形势非常严峻。报导说,江西省政府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落实各项防汛责任制,对因违犯防汛纪律和玩忽职守、违抗命令等造成损失和严重后果的,要从严查处。


    长江入汛以来最大洪峰三十日侵袭安徽

    (中央社台北二十七日电)中国大陆长江流域湖南等省最近数月遭遇严重水患,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今天表示,至二十五日安徽省长江各主要站已全线超过警戒水位,长江今年入汛以来的最大洪峰将于三十日侵袭安徽。

    新华社报导,到二十六日下午二时,长江安庆站水位涨至十六点五公尺,超过警戒水位零点四二公尺;马鞍山站水位十点一九公尺,超过警戒水位零点六九公尺;大通站水位十四点四零公尺,超过警戒水位零点六公尺。沿江各站水位正持续上涨,预计最近沿江和江淮之间仍有大到暴雨,至八月底沿江各站将超过警戒水位一公尺。报导指出,目前安徽省已再次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沿江各地要认真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防汛责任制,按分工迅速上岗到位,失职人员一律严惩,绝不宽贷。


    山东省发生百年来最严重旱灾

    (中央社台北二十八日电)中国大陆长江流域面临洪涝灾害,北方的山东省却出现百年来最严重的旱灾。据统计,山东省农作物受旱面积已达四千五百万亩,其中重旱一千三百五十万亩,两百四十七万人出现临时性饮水困难。

    香港文汇报引述山东省水利厅抗旱科披露,山东地区今年降雨过少,抗旱水源严重不足,全省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小水库和塘坝干涸,大中小河道除部分引水河道外全部断流。供应济南居民生活用水的卧龙山水库和锦绣川水库,已于半月前停止供水。目前,受旱最严重区域是沿黄河地区及鲁中、鲁南部分山区丘陵地,聊城和济宁两市受旱面积已达五百一十万亩,小麦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夏粮减产并影响秋播。在南四湖干涸后,不仅农业、渔业和湖产受到严重影响,也危害当地的环境和生态。百年一遇的旱情严重影响山东经济,全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农作物减产甚至绝产,部分工业企业实行定量供水和限量生产,初步估计经济损失高达七十亿元人民币。


    南涝北旱没完没了南水北调工程明年启动

    中国时报,2002年8月28日外电报导。

    每年此时,大陆总要面对南涝北旱的窘境,虽然中共当权者一再逢凶化吉,安然度过危机,但是根本解决之道「南水北调」的世纪工程,却迟迟无法快速推动。随着今年长江洪涝和山东干旱的再度发生,北京当局似乎下定决心在明年推动此一计画,以解决此一心头大患,「南水北调」的话题也再度被搬上台面。

    纽约时报昨日报导,大陆北方城市目前正在快速发展,但是普遍受到缺水的环境限制;而在多雨的南方,大量的水资源却随着长江倾泻入大海。报导指出,作为中国样版城市的北京和天津两个北方大城,由于深受缺水之苦,迫使中共不得不启动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

    这项耗费钜资且威胁环境安危的「南水北调」工程,中共计划将长江水引至北方干旱地区,规划中的三条引道每条总长都接近一千英里,总投资估计达五百八十亿美元,是即将完工的三峡大坝工程经费的两倍。

    一位中共官员语带政治味地指出,这项南水北调工程一旦完工,将可为二○○八年奥运带来「绿色北京」。不过另一方面,由於这项工程引道所经之处,几乎已无闲置的土地,因此必须牵动三十七万人的移民。其中,一位农民无奈地说:「为了让北京人可以喝到水,我们必须牺牲。」

    如同三峡大坝工程,南水北调工程也引起世人的激辩,反对一方质疑最深的是:如何将长江的水运过这块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土地。不过主导该工程的中共官员似乎掩饰这些存在的挑战,他们闭起门来进行各种的计画,并且兴奋地准备在明年展开其中两条引道的兴建。

    而在此同时,北方的各个城市已经陆续调高水费来减少水资源浪费;各省市之间,由于必须付出昂贵的水质净化费用,目前已开始为了如何分配水资源而喋喋不休。天津一位水利工程师便抱怨说:「如果给北京干净的水,而给我们臭水,将对我们的形象和生活水平有不利影响。」言下之意,天津未来也想拥有跟北京一样的水质,但又担心水费调高。

    对于北京和天津所处的黄淮平原人口稠密地区,水资源的需求已经相当急迫,也出现许多窘境:许多地区在缺水之下,不断往下挖掘地下水,造成严重的地层下陷;此外,城市居民优先取走了农民所需水资源,而官员也一再警告将对工业用水进一步限制。在偏远的西北地区,很多地区则因缺水而面临沙漠化,使贫困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