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为别人好,真心而又自然──在新加坡出差时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8月3日】师父在经文『清醒』中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

随着自己私心越来越修去,学法时的障碍减少了许多,看问题也升华了许多,一切都随着变化。我体会到,当我们没有私心的时候,真心为别人好时,讲出的话自然就在法中,自然就在证实大法,自然就在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

最近我到新加坡出差时,被夹在当地与北美工作人员的矛盾中。因为修炼大法,很容易看到问题所在,知道是因为双方不理解对方。我也不想卷入他们的矛盾中,但是既然在本分工作内碰到,就要正念对待一切。我一方面去理解顾客的需要,一方面在跟北美同事解释新加坡顾客的状况,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再一方面跟当地的同事们探讨,解说虽然我们是在理上,但是我们强硬着来会得到北美同事的不理解,因为他们是西方文化,跟东方文化不一样。就这样,当大家比较理解了对方的立场时,一起齐心协力,事情很快得到解决。

大家非常高兴,当地的同事赞扬我真能沉得住气。我就跟同事讲是因为我修炼大法的缘故。他们就惊讶跟我讲大法怎么怎么样。我知道都是媒体不实报导的结果。最敏感的就是,他们认为大法修炼者参与政治。我坦然地乐了,就问回一句,什么是政治?难道说跟政府接触就是搞政治?那新加坡人民跟政府这么紧密联系,用的是政府的,享有的是政府的,就是搞政治了吗?我觉得我不理解政治,也不理解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说这个搞政治,那个搞政治。但是我知道大法绝对是好的,因为我切身受益了。我过后再根据他们的理解讲真相,讲岳飞精忠报国,体现的“忠”,三国演义体现的“义”,要一朝代才能理解一个词的内涵,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应该轻易相信媒体或他人随便用名词来诬陷大法,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我又讲了一些修炼中的体会,让他们了解大法。过后同事说,我现在才开始知道大法是什么!

这次出差,我也没有特意要解决问题,只是想通过这事,尽我所能把事情办好;事情这么快解决,也让我证实了自己对大法大善大忍的无边法理的认识,心里无比的欣慰。虽然事情解决了,可是我们还有一位同事担心他费了6个月的心血,不知会不会泡汤。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理解他,就跟他说,我刚来新加坡的第一天,也是提心吊胆的,因为公司出了这么多钱请我来,我也没有把握解决问题,但是我就抱着一念,不管事情解决不解决,只要能帮助大家,从中出点力,至少大家都能从中受益,那就是对。当时我的心非常安稳,才能安心工作,不然我担心这担心那反倒阻碍大家了。说完后,我看到他真是轻松了许多,心里非常感谢,似乎给他解了一个大谜。

过后回美,我听到对新加坡同事的暴躁脾气很不能接受的说法,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应该告诉他们,劝善,就是全心为他们好。我就写了一封电子信给他们,以我这次的经历跟他们讲其中我所领悟的道理。我在信里写着,虽然我们是在理上,但是如果能外表宽容一点,不发脾气,但又坚持自己的正确信念,那么效果可能会好许多。我知道他们是华人,对这些能理解,才这么讲。我很高兴看到回信,新加坡的同事很感谢,觉得这次我到访他们那里真是受益非凡,其实,我也是受益很多,因为我是在正法中提高。

我通过此事,认识到其实讲真相重在人心。讲真相就是完全为了别人好,救度众生。那么,当我们真心为别人时,也不用刻意有为地为别人好,就是形成自然了,那么一言一行,就是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自然能恰到好处地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洪扬大法。

师父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 (《转法轮》 第四讲 )

在师父的话中,我深刻体悟到《转法轮》中“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的分量。我们做大法工作时,也应该考虑参与其中的学员的承受能力,而不只是高兴有人帮忙自己所要达到的事情就心满意足了。

最后,用师父最近的经文,与大家共勉:

如来

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