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呼吁加移民部长援救遭大陆劳教所迫害的父亲和弟弟

【明慧网2002年8月30日】

尊敬的部长阁下:

您好!

我叫邱楠楠,是加拿大多伦多的法轮功修炼者,我的母亲王延英也修炼法轮大法。获悉您将在本月末访华,在此,我想向您陈述我的父亲和弟弟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遭到的迫害,希望您在访华之际,再次敦促江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父亲叫邱兆金,是个画家,他同时还任山东济南报业集团(原名山东大众日报社)的主任编辑;他的作品在瑞士、法国、美国、德国都有收藏,有的还获得过褒奖。由于他工作非常刻苦,导致身体虚弱多病,特别是胃病尤其严重,每顿饭都离不开胃药,脾气也因此变得暴躁。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转好,胃病消失,而且脾气也变好了,他还把许多作品毫无保留的全部赠送给山东省美术馆。看到父亲的巨大变化,我们认识到法轮功是对国家,工作,个人都有益的,我和弟弟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弟弟是助理摄影师,修炼后思想境界也提升得相当快,对工作任劳任怨。

1999年7.20江泽民独裁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因我父亲是炼功点的负责人,首先被抓到派出所,弟弟因上互联网,也被带走,家里也被洗劫一空,全部大法书籍被抄走,还有私人物品:电视机、录放机、音响、电脑、存折、私人护照全部抄走,甚至连被子都被拆开……,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就这样被破坏了。警察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民宅,肆意抄家,这在哪个国家都是法律不允许的,而且警察抓的都是在修炼中努力做好人的好公民,这一切都是按照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指示做的。之后,我父亲在单位遭受强制洗脑,弟弟被抓到省监狱,关押40余天并被罚款1000多元后才被释放,且狱外监管,一年之内不能离开本市区,电话被监听,失去了人身自由。

我父亲坚持修炼,又被派出所抓去,弟弟也同时被抓去。在派出所里他们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与迫害:被打、被电棍电,派出所所长还叫喊着往死里打。被加拿大政府营救出来的张昆仑教授当时也被关押在那里遭受残酷迫害。2000年10月,我父亲和弟弟冒着生命危险,怀着善心再次去到北京和平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功好的真相。我父亲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当场被抓,弟弟在回到济南之后也被抓,并被一起送到了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在没有正常审判的情况下被判3年劳动教养,那个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已有数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迫害致死,张昆仑教授也曾经被关押在那里。2001年他们又被转到了济南刘长山劳教所至今。听说我父亲已被折磨得身体非常虚弱,且患胸膜炎,非常瘦弱,我非常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全。

您一定能了解我此时的心情。在此,我紧急呼吁尊敬的阁下在访华之际给予人道主义帮助,敦促江政府立即停止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释放千千万万被劫持和正在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时每刻都面临死亡的危险,您的援救将为他们的生命增加保障,您的正义之举将得到全世界善良人民的支持与敬佩!谢谢!

祝您访华顺利成功!

您真诚的

邱楠楠
多伦多法轮功修炼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