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发正念、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8月31日】为了随时整点发正念,我特地买了只表。看了当地同修编辑的交流材料中建议国内同修写正念正行的体会文章,我便提笔写出几个正念起作用的亲身经历。

一、发正念使世人清醒

2001年冬天一个早上,我骑自行车驮着菜去卖,在路上碰上一个四十几岁的男子。我想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便问他见到路上电桩上贴的“法轮大法好”没有,他说没看见。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给他讲别人给我放在自行车筐筐里的法轮功真相传单,可他根本听不进去,还说大法的坏话。我不再理他,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障碍他了解真相和操纵他敌视大法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没多久只见他加快速度追上我大声喊道:“你就在炼法轮功。”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给他讲真相,他改变了观念,听进去了。

二、丈夫受益

一天晚上,本市电视台播放诬蔑大法的画展,我赶紧立莲花掌,正念除恶,电视立即就看不到图像了,直到此节目完才恢复正常,丈夫亲眼所见,大吃一惊。其实他一直也不反对我,超常的现象也在他身上显现。一次城里多年打交道的老板叫他去打工,几年没见,城里人讲究,把他弄去查血,看是否有传染病,医生告诉老板:他根本不易得传染病,他身体里有一种抗体。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嘛。

三、弟弟的转变

去年冬月,我一路正念,骑车一百四、五十里路回娘家,沿路借问路搭话等机会讲着真相。因为娘家当地很少有人炼法轮功,他们也只知道电视上说的。晚上做生意的小弟回来,我叫他放真相碟子,他很不情愿放,但碍于情面还是放了,我向他讲真相。没想到小弟受邪恶宣传的毒害太深,蹭一下站起来,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把碟子退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赶紧捡起来。他大骂:“你看你都炼到这种程度了……。”今天受这气,以我原来的脾气,明天就走,但想到是救人,不能走,得忍。

吃晚饭时,我又给父亲讲,但他也受毒害太深,也说我炼疯了。我很伤心,母亲见我在落泪,以为我受不了他们的气就宽慰我。但母亲哪里知道我是为他们而哭。从那时起,我加强了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第二天,父亲理智了些,他给我说他想起曾经看的古书中预言现在时期有劫难的事,他说:“犹如原子弹打仗一样,哪还有人,”那神情很悲观。我急忙说:“会有人的,这法轮大法,我们师父就是来救度人的,只要你信就能被救度。您看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没炼功之前一身病您也知道。您以前还把我弄去到处医治,钱还得您出,回到我自己家没钱就卖粮食去医治,孩子很大了也上不起学。再没办法就去个体医生那赊药吃、摆地摊的都去了也不行,那日子,真是生不如死。自得大法后,丢掉了药罐罐,身体好了,不吃药了,还节约了钱,娃娃也有钱上学了。您女婿出去做工也放心了,我在家里种菜,有了点积蓄把房子也盖起来了,这有哪点不好,是谁给我的福分,还不是法轮功吗?还不是师父吗?!”看来他有点信了。当天晚上,电视又在诬蔑大法,小弟大声骂父亲:“她说法轮功好,咋不叫她来看,你是不是也被迷住了。”我大声对小弟说:“别叫我看,我身上活生生的例子你不看,偏要信电视上的造谣诬陷。文化大革命刘少奇不是被打成反革命了吗,到后来不是也平反了吗?好的最终是要被承认的。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们那里不远镇上出现书中的法轮,天象变化,天上都显了你们还不悟。”“是真的吗,我倒要去问问。”弟弟说,“你问吧,我不骗你。”我回答道。

第二天白天,趁人不在家,我到弟弟房间打坐发正念,先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后,请师父加持我清除屋里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当时没有风,但关着的窗子却发出“嘎吱嘎吱”刺耳的声音,一会儿,又听见“咚咚”有东西往楼下掉的声音,我明白了是邪恶因素被清除了。我又拿出光盘来放,但不知怎么放,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终于放出来了。下午小弟回来见我正看,也没做声,悄悄进房间,我做饭去了,故意把光盘留在机子中。一会儿就听见是真相光碟的声音,我悄悄上楼见他正看呢,放到学员被打死的镜头时,他可能看不下去了,按快了镜头。我下楼告诉父亲,他也去看了。我的父母和小弟终于改变过来了。我还把带去的学员的心得给他们看,他们也看了。我叫母亲把真相告诉在外的大弟,她也欣然答应了。

四、丈夫哥哥的转变

从娘家回来,有人就说我有先知未来的功能,这时我才知道警察在那几天到处抓人。难怪我在娘家发正念时,一立掌手就抖,也真感到邪恶之场。听说有功友出事,恶警也在到处找我,把我们那儿的常人吓坏了。他们还说:在我到家之前还有警车从我们家经过。我丈夫有个本家哥哥,我一回来他就骂我:“你还要去搞你们那个(大法的事),把XX党推翻了,你好当官。”他有个妹妹是某城市管迫害法轮功的,他们家出了个官嘛,怕我影响他们。我对他说:“你也看过法轮功的传单和碟子,哪有反政府的,你别乱说。”他哥吓唬我说:“再出去逮到打死、打残、打伤,统统不管。”我真诚的对他说:“哥,我什么样你最清楚,以前我是出了名的药罐罐,没钱赊药吃,炼了功后身体好了,给家里节约了好多医药费,娃娃也去上学去了。他父子俩以前常感冒,现在都好了;炼功前,我们家连房子都没有。如果有病,亲朋好友能借给我钱帮我们把房子修起来吗?这一切不是法轮功给的、师父给的吗?!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就拿今年您看到的事情来说,收水稻时,天气不好常下雨,有几家是收干谷子的?我们家就收干的。跟小兄弟合伙打谷子,先打他的,最后打我们的就要出太阳……”哥还没转变过来,吓唬我说:“再好,我不管。你只要跟他们来往,我就一个电话把他们(警察)给找来,顺藤摸瓜,一个个挖出来,举报一个五百元,十个五千元,一下就发了。”我正告他:“你别做,如果做了的话,破坏大法的罪可就大了。”第二天一早,他哥得意洋洋的给我说:“你说要遭报,假的,我昨晚睡得好得很。”我跟他说:“你破坏没有?如果你破坏了你看看是什么后果,我可不是给你说着玩的。”他走后,我加紧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要他干出糊涂事来。第三天早上他见到我,象泄了气的皮球。这之后我每日有空就帮被抓的功友发正念,功友在被抓后绝食抗议几天就出来了。回来后他也悟到了由于自己对发正念不够重视因而被抓。我知道他的情况后,在发正念时加一念:邪恶之徒永远不敢找我。那几日,抓我们的邪恶之徒一提起我就弄不清楚我住哪,不了了之。

后来,他哥见我没事,对我和大法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表示要我教他,要求看书。由于我怕他还是以前的那种思想,就没给他。同时不断地给他讲真相、讲师父的伟大。嘿,你还别说,他还真听进去了,希望得到大法书,真心诚意的帮我做这做那。由于我对他的观念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还是没给他。他就更“粘”住我不放,我走哪他跟到哪,见我好像在念着什么,他就问我念什么经,我就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他马上就大声念,记,那神情真是认真。

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他是真心转变了不再怀疑他了。该插秧了,可用联合收谷机收麦子的田里有麦草芥,必须把这些麦草芥弄起来才能插秧。我一个人在家心急如焚,巴不得两下就把秧插下去,见有人把田里的麦草烧掉,按规定是不允许的。但我也没多想,就跟着烧起来,哥来看见了就说:“你看你,说一套,做一套,你们师父不是不准你们干这些不好的事吗?”我的话他真记得很清楚,在他的提醒下我马上就不烧了。在这时邮递员过来了,他平时爱和我开玩笑,他就拿烧麦杆这事给我开了一个低下的玩笑。他走后,哥就给我说:“你别跟他说嘛,他说得这么不好。”

看到哥的真正转变我从内心高兴,同修也说他的缘分到了,我终于给他找来了书,他得法了。

五、一位亲叔辈大哥的转变

我们一位叔辈大哥一辈子自认为聪明,仿佛什么事都懂。一次他妻子碰见我给人讲真相,不知哪来的气,说了一堆坏话就走了。几天过后,我都忘了,她对我说自她说过那话后,回去不好受极了。我立即给她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想不到几天之后,大哥不悟,给别人说大嫂那事是骗我的,说我还信以为真了。从而又说了很多大法的坏话,对以前和现在给他讲的真相一概不听。我赶紧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时给他讲一个报应的故事:有个迫害法轮功的人不相信报应,一个大法学员告诉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等法正过来的时候所有干坏事的人都将被淘汰。他不信,还说‘等你们法正过来,我早死了。’结果没多久,这人吐血死在医院里。可这叔辈大哥马上接着说:“死都没关系,死都不要你们法轮功救我。”真是不可救药,从此他还更来劲了,天天诋毁大法。见到别人我也在场的时候他就喊:“良民,XX党就不逮,象那些刁民(指着我)XX党就要逮。”那几日我一碰到他就发正念,讲真相,丈夫竭力劝阻,怕他举报我,功友也说实在听不进就不要给他讲了。我只认为我没做好,慈悲心不够,我对功友讲:我们原来不修炼时,也不信啊,要不是师父的慈悲苦度能信吗?我抱一念尽力救度,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要把他救度过来。

这事过后的一天,正好农忙,田里灌了水,等着整田插秧,到了早上三点钟我就起床了,本想叫犁田的人早点来整田,但又一想,事事都应该为别人着想,这么早,叫醒人家,他还没休息好呢。我干什么呢?还是背书吧,就这样过了一二个小时,该发正念了。我发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间干扰大哥的邪恶因素。

后来有一天,我有事收完麦子已很晚了,借的几根晒垫还没有拿。大哥破天荒的第一次帮我拿回家。以他们一家人的一贯做法,没有目的是从来不帮人的。我又提到大法,大哥连忙说:“电视上的我不信;法轮功我也不反对;法轮功的弟子我也没举报过。”他说话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我想,正念能使一个曾经那么顽固的人改变过来,那我们在以后讲清真象的时候应该随时想到发正念,效果也会更好。

让我们从慈悲众生的角度出发,发出最纯净的正念,24小时整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以上是自己讲真相的一些经历,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