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1334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刚刚被抓进洗脑班的时候,无论是宣传部门、司法部门,还是“610”的人,它们无论怎样进行所谓“好心”地劝导,我都不动心。可是,就在洗脑班将要结束,被洗脑的同修已经被陆续放回家去的时候,邪恶开始集中对付我,它们采用了所谓与我“交流”、“切磋”师父经文的办法来迷惑我。由于自己法学得不好,被邪悟者搞昏了头,迷失了方向,一念之差犯下了一位大法弟子绝不应该犯的大错,痛悔不已。

我写下洗脑班这段痛苦的经历,告知同修,引以为戒。

我参加的这次洗脑班是邪恶将本地区几个县、市的部分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搞洗脑的。先是宣传部门的人讲“形势”,又请来医学教授、心理学家参与洗脑,还放蔡XX的演讲录像(此人据说是中国大陆的十大演讲家之一,是个被邪恶利用的工具。专门到全国各地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劳改营、看守所等处去演讲。我去年在一劳改营被非法关押期间,就听过此人的演讲报告,都是些邪悟的理论,一大套一大套的,很能迷惑人,提醒同修注意,千万别再上此人的当。)为了让我们放弃信仰,邪恶真可谓是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机。洗脑班里每一个大法弟子身边都有一至二人24小时看守着,上厕所也寸步不离。因为怕我们逃走,夜里也和我们住在一起,还美其名曰是出于关心才给我们安排的“陪同人员”。

接下来又请来了“帮教团”,大肆散布邪悟之说,开始有人被迷惑。但几次交锋下来,帮教团对我的“帮教”已经没有了信心。十几天过去了,邪恶又换了一招。它们利用已经被洗脑了的人和前几期班上被洗脑的人对我进行轮番战。它们先以假善的面孔出现,“好心”地劝说,没能动得了我,于是它们又集中精力搞攻心战。读师父的经文,断章取义,之后又以“交流”体会、谈心的形式迷惑我,见空就钻,随意曲解师父的话,目的就是使你放弃修炼,不再相信师父,动摇对大法正念正信的心。6月29日那天一直搞到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突然又拿出一份经文《建议》来让我看。我当时看着觉得与师父的原文有些不一样,自己身边又没有师父的原文,无法对照。这时它们七、八个人就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满嘴都是那些邪悟的理论,不断地干扰我,还断章取义地抄了经文中一些词句给我看。我变得很困惑。又听它们邪恶地讲什么“转化是……”,我生出了一颗怕心,担心自己掉队,跟不上正法进程。此时的头脑主意识已经不清楚了,人的一面抑制了神的一面,不好的东西都出来了。这时“帮教”人员拿出一份东西,让我照着抄一遍,再签上自己的名字。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犯了大错,不知不觉中居然会照抄了一遍“决裂书”。当天夜里我就没睡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整个洗脑班的全过程,不由得猛然惊出一身冷汗。我是一个受过酷刑折磨直至昏死过去的正法弟子,邪恶一直没能动得了我,才把我送去劳教了一年。出来后,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会在洗脑班中犯下如此大错,当时是由于正信正念不足,瞬间的放松,被邪魔钻了空子。这个教训是惨痛的、深刻的。连日来,我在极度的痛苦中度过,这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从洗脑班回来以后,7月3日到7月5日的清晨醒来,我悟到师父《转法轮》中的一段话:“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211页)我心中重新升起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可动摇的正念。从今以后,我一定要、也一定能继续坚定地走好正法修炼之路,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同时,这一声明就是我重新的誓约。坚修大法,修成一个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

声明人:何国平 2002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修炼半年后使我身心都得到了提高。法轮大法打开了我心里解不开的结,在我的心灵深处开了一扇明亮的窗户,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整个身体就像一块冰,心脏剧烈的胀痛,连翻身都困难,晚上睡觉插上电褥子,怀里抱着热水袋,还得蒙着头,经医生检查诊断为:血管硬化、血粘度高、血容量不足、血管充盈不足、红细胞中度聚集、心脑供血不足、微循环障碍。医生说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否则只要休克就抢救不过来,全身血已连不上,循环不起来。因为我单位不景气,我支付不起昂贵的住院费用,在医生再三叮嘱下也不能住院,只好开一点口服药回家休息。后来又去了几家有名望的个体门诊。拿回的药刚服了一点就疼痛支持不了,所以把药全部扔掉,做气功也无济于事,又找气功师调理,勉强维持度日。后来又去沈阳一个老中医那吃了一段药。勉强坚持上班,在班上整天守着炉子,真不敢想象那段时间怎么熬过来的。自1997年得法后,身体一天天的强壮起来,以前爱感冒,一感冒就发高烧,必须打4、5次点滴才能恢复,通过修炼再也不用打点滴了,秋季有时感冒低烧一天就好,最多不过两天,还有很多慢性病也好了,如风湿、梗椎都已痊愈,是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得以康复,是法轮大法使我心性得到了提高。通过修炼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遇到问题向内找,这样使我的心开阔起来,我深深感激大法的救度之恩。

可是自1999年7.20后,由于怕心,我把书交了,炼功带、师父讲法带毁了,心里一直很痛苦,同时也担心疾病再次袭击我。11月居委会的人来我家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向他们讲了我的身体状况和受益过程,他们说同情,但字必须签,这是上边的要求,否则无法交差,这时已很晚了,我怕他们再无休止的干扰,被迫签了字。事后我哭了好几天,觉得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对我的救度之恩,几年来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使我痛苦不堪。想起那么多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为什么就不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呢?今天我敞开心扉,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保证书”上签字全部作废。我修炼大法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最正的路,我要坚定的走下去。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的,不准许邪恶再干扰我。

声明人:刘岳兰 2002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四年了,没学大法以前,我曾患有半身麻木、腰酸腿痛、痔疮、右手颤抖不听使唤等多种疾患,学了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于是,我严格按照大法标准要求自己,真修向善。

自从99年4.25邪恶对大法迫害以来,我曾三次进京和平请愿,向政府讲我们的真相,要求政府给大法一个公道,给修炼人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记得在4.25去北京上访时,在长安街时,我看到了天上大法轮在旋转,当时好多过路的人也亲睹了这一神奇的景象。7.20之际,由于对法认识的不深,虽说两次进京上访,但是并没有起到很好的证实大法、捍卫大法的作用,让我痛心的是,在当地派出所还违心地写了“保证书”。

2000年7.20的时候我再次进京为大法和平请愿,当时在天安门门洞,我和四位功友在人多的地方打坐炼功,大约有十几分钟被恶警强行带走。由于当时没在法上认识法,配合了邪恶,说出姓名、地址后,被送回地方看守所,非法拘捕半个月。

但是邪恶的迫害并没有动摇我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心。2000年12月5号夜晚,我在邻村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警抓住,后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邪恶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隔离、欺骗,在高压“帮教团”的威逼下,我由于没能正确认识,接受了邪悟,写了所谓的“四书”,邪悟后还觉得自己的认识在理上,还协助邪恶作所谓的洗脑工作。一年多后,我被提前释放,我其实已彻底背离了大法,身体也垮了,有些老毛病又犯了。

回来后,看了师父的新经文、讲法,以及功友们对我的帮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的严重性。在劳教所干的一切让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写的“四书”作废!所有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我要全身心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学好法,讲清真相,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秀芹 2002年6月


严正声明

2002年7月19日晚,两名机关工作人员来到我家,取出两张写好的“保证书”叫我签字,我说不签。他们说:“你写见到了,签个名就行了,我们好向领导交待”。事后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个骗局。现在我郑重向宇宙严正声明,用此拙劣的欺骗手段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是不可能的,也不能算数的。同时我还声明我替孩子签的字也是无效的。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修炼以来我的思想精神境界不断升华,身体越来越好,去掉了做常人时许多不好的心,逐步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我决心修成无私无我、完全为他人着想的高尚的人。通过此事,我找到了自身许多不足,法学得不好,学法心不静,很多重大问题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对于突然出现的问题,由于不能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不冷静,自己的魔性抑制了佛性,被魔钻了空子,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修炼历史留下污点。师父早就指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学到了,可是很少联系到自己,教训是沉痛的。

大法弟子:王正纯 2002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学法轮功使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意义在于返本归真,同时大法健康了我的身体,升华了我的道德,我找到了人生的真理。

近来对我在劳教所的行为及出来后的发表的《声明》又进行了严肃的反思,认识到那个《声明》简直就象一份常人写的检查式的表面的形式上的东西,因为我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自己走错路的根源,面对自己的执著深挖下去,看到了本质上的人的东西。师父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师父在《路》中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我认真思考使我体会到师父这句话的份量,从我的内心深处,生命的久远那里返出一种深深的为自己给大法带来的负作用而痛悔。我郑重声明,我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违背师父的话和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一律作废。那不是我真心要写的。我要做师父的正法弟子,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坚定修下去,认真地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一切干扰》)静心学法,做好当前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玉霞 2002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心,所以在被逼迫下在“保证书”上签了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对不起法轮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努力学法,“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和坏的影响,从现在起,我要做一名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

刘玉珍 2002年7月


声明

我于2002年7月10日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没有经受住邪恶的围攻、威胁和诱惑,在人心的带动下配合了邪恶,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回来后,经过反复学法悟到,我在平时学法时没有真正在法上。而是掺杂着人的东西不放,甚至于当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等暴露出来也不愿改变自己,才导致被邪恶利用,在自己的修炼路上人为地增加了难、留下了污点,给神圣的大法抹黑。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的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在《精进要旨:道法》中,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进一步对照自己,在修炼中没有真正地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实修。

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时所写、所说的话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彻底否认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法上认识法、勇猛精进实修。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名真修弟子。

声明人:隋明玉 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7.20以后的高压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够坚定,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深深感到痛悔: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对我们的苦度,深感对不起大法,深感对不起等待救度的众生,在同修的慈悲帮助下使我猛醒,拨开了我的层层迷雾,豁然开朗……

千万年的等待,我要兑现我当初的誓言: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在今后的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当中加倍付出以弥补自己的污点。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全部作废。重新坚定实修,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配称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彩英 2002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的认识不足,放不下常人的执著与怕心,在邪恶疯狂迫害下,在压力面前,没能真正把自己摆在大法中,没能真正用正念去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用人的狡猾心理为自己开脱,说了和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给大法造成损失,给自己的修炼造成污点。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签字和所谓的“保证”全部作废。从根本上归正自己,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我将在不断地学法精进中,以正法弟子最纯正的一切,更加坚定、更加清醒、更加理智地去证实与维护大法,把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工作做得更好。走正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郭淑芹、张桂英 2002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照师父讲的“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得不坚定,违背了自己的誓约,给法轮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和很坏的影响,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我要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努力学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孙云霞 2002年6月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进京上访途中被铁路警察抓捕,并遣送回本地被非法拘留一个月,邪恶声称:不写保证书就无限期关押。由于我学法不深,执著心(怕心)太重,在恶警的威逼下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现在认识到我这样做是违背了“真、善、忍”,我对不起恩师的教诲,对不起大法,我深感痛悔。现在我正式宣布:我写的“保证书”和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挽回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包玉印 2002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强迫下,我写了“保证书”,违背了自己的誓约,对不起慈悲救度的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从今后我要努力学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要做一名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树英 2002年7月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未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为亲情所牵动,在拘留所及洗脑班上写了侮辱大法和师父的“三书”。我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本人所写的一切有辱大法和师父的所谓“保证书、揭批书”、签字等全部作废。我在此向师父保证:从今以后,我要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以法为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杨宝成 2002年8月3日


声明

2001年,派出所无故把我骗去,逼迫我写“悔过书”和签“协议书”,当时由于头脑不清醒,在它们逼迫下写了“悔过书”和签了“协议书”,现在我郑重宣布所写所说对不起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坚修“真善忍”是最正、最对的一件事情,我将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认真学法,讲清真象,发正念,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康学风 2002年8月4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不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在高压迫害下,自己变得神智不清,从而导致邪悟,写下了什么“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及揭批材料”。我郑重声明,以上的所有背叛李洪志老师、背叛大法的各种东西全部作废。特此声明!我要重新走入正法的行列中来,发挥大法一粒子的作用,用正念铲除邪恶,加倍弥补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初敬元 2002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修炼的路上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在当权者的高压下,把我拉到了“610”办公室,写了“保证书”。通过看《明慧网》上的资料,我意识到自己的不对,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在这里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与事统统作废。今后我要努力学法,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靳圣智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的怕心严重,加上学法不深,在魔难中说了许多不利大法的话,并且签了几次所谓的“保证”。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我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不利大法的一切作废。“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助师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英兰 2002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遭受残酷迫害期间,因自己学法不深,上交了所有的大法资料,还写了“保证书”。随着大法的洪传,我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伟大慈悲的师父还在给我机会,为此我在这里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美芝 2002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自修炼以来,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论、行为包括在劳教期间所写的“三书”,一律全部作废。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使自己走向邪悟,给大法、师父造成很大损失,给自己修炼的道路抹黑,这是我的耻辱。现在我要用坚定的正念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挽回自己的一切罪过。

大法弟子:孙成美 2002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修炼的路上不坚定,违背了自己的誓约,说了妥协的话,而且又写了“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会继续努力学法、向世人讲清真象,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真修弟子。

田明香 2002年6月


声明

我在劳教所里被迫写了“悔过书”。我现在认识到这是犯罪,是对师尊、对大法的背叛。我声明上述材料作废。在历史的过去和将来都不起作用。我要认真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弥补过失,洗刷污点,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白喜学 2002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太重,受情所困,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给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保证”一律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全面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菲菲 2002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保证”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我们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李冬梅、温宽、温旺、李奋梅、刘桂琴、魏月梅、刘荣斌、胡成、魏敬花、赵秀云、赵淑情、陈万福、王玉花、刘翠英 2002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放不下,在过亲情关时没有过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说了作为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现在悟到自己的错误,特此声明自己所做、所说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福琴 2002年7月6日


郑重声明

对于我们在市公安局,被四名邪恶之徒强行扭住胳膊,所按下的手印、掌印声明一律作废。相关的一切“文字材料”同时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徐凤萍 2002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因本人得法时间较短,学法不深,在单位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作废。以后决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袁丽萍 2002年6月24日


声明

我父母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受到家里亲人的逼迫时所说的妥协话声明作废。我决心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中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潘桢直 2002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的迫害下和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事情和言论,在此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小芳 2002年8月4日


声明

在劳教所里被邪恶控制、迫害、欺骗邪悟时所说、所写、所做一切声明作废。我决心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郎庆芝 2002年7月24日


郑重声明

对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家人为我做的“保证”在此声明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刘倩倩 2002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