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医学界对轮回转世的研究(下)


【明慧网2002年8月6日】
(三)

在前世回溯的研究中,学术气最浓的大概是海伦.沃穆巴赫(HELEN WAMBACH)博士的《重历往世》一书。在这本书里,沃穆巴赫博士对她收集的一千个前世回溯的案例主人公的性别、经济境况、出生地、人种、穿戴、吃饭用具、食物等各方面情况做了系统的分析,发现和人类历史非常相符,绝非幻想或杜撰所能达到的真实。

以上这些研究者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对于前世的回溯上,而对于转世之间的状态则涉入不深。周.维顿(JOEL WHITTON)博士和周.费舍(JOE FISHER)在1986年发表的《转世间隔的生活》一书记录了维顿博士对转世之间的精神世界的历时十年的研究,但仍给人一种雾里看花之感。不过这本书记录的几个案例文笔流畅,每一个案例都是一个生命对千年因果的解读。其中一个案例的主人公对古维京语和古近东文字的回忆,以及之后语言专家对这两种早已不用的语言的鉴定令人印象深刻。

对转世之间的精神世界的研究最为深入和全面的当属迈克.牛顿(MICHEAL NEWTON)博士。和维斯博士的经历很类似,牛顿博士也是在为患者治疗时偶然因为一个不确切的指令把患者推入前世,开始了对前世疗法的探索。之后,又一个幸运的不确切指令使他发现了更为广大的领域。为牛顿开启了这扇门的是一位中年女性。这位妇女感到非常的孤独和寂寞,当她结束了对前世的回忆后,牛顿医师告诉她回到她失去伴侣的根源,他还问她,她是否有一群朋友使她非常想念。突然,这个女子开始哭泣。当牛顿询问时,她哭诉:“我想念我们群体的一些朋友,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个世上这么孤独。”牛顿很迷惑,就问她,她的群体在哪里。她答道:“在我的永久的家里,我正在看着他们!”

无意之中,这位女士的意识滑入了彼岸的精神故乡,见到了自己所属群体中的生生世世的伴侣。从此之后,牛顿开始了对彼岸世界的研究。他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出了使受试者回归彼岸的引导和提问的方法,他也发现使受试者回到彼岸远比回忆前世更为重要。牛顿的受试者中有非常虔诚的教徒,也有无神论者,但大部份人居于中间,有着五花八门的人生哲学。但令牛顿惊异的是当受试者进入彼岸的另外空间时,他们所描述的现象非常的一致,一些人甚至使用同样的词汇。当然,案例的积累艰难而缓慢,但经过十年的研究,牛顿博士最终得出一个彼岸的模型。在这十年里,牛顿从未向公众透露他的发现,同时不接触任何有关玄学的书籍,以避免对自己的观点产生先入为主的影响。在这一点上,他和贾梅森医师很相似。

牛顿的近300页的书《性灵之旅》发表在1994年,这本书基本上是以先后顺序描述人的元神在离开尘世到下一次转生的经历,其中很多篇幅是牛顿和入定中的受试者的对话。七年之后,在读者的要求下,牛顿发表了第二本书《性灵归宿》,这本400页的书记录了更多的细节,其中的一些受试者是慕名而来解决一些人生困惑的人,他们的层次比起第一本书中的患者一般来说要高一些。

当然,彼岸世界相对于我们这个物质世界是形而上的存在,其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与我们物质世界截然不同,牛顿的受试者的描述应该被理解为是他们的现实意识对彼岸经验的诠释。对他们来说,彼岸的另外空间才是他们永久的精神故乡,他们脱掉肉身,回归故里,就如同一个潜入深水捞珍珠的人浮上水面,脱去厚重的潜水服,终于又见到阳光,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在他们的描述中,精神世界是一个极为广大而美妙的空间,纤尘不染,光彩夺目。我们把它叫做“精神”世界只不过是相对我们“物质”世界而言,正确的理解应该是精神世界是更高能量、更为真实和本质的物质世界。生命在其中感到如释重负的解脱和安祥,没有重力,随意飘飞。人的元神是一团放射着智慧之光的能量,又可以变化成在世间的形像。元神之间可以把思维和图像传感到对方的意识里。不再被俗世的浮华所困扰的生命如赤子般纯真和幽默,互相之间充满了友爱。

生命分属于不同的群体,他们群体转生,在一世又一世中长相左右。对每一个人来说,他的群体的伙伴在他的人生中扮演着各种重要的角色,如夫妻、亲子、兄弟、朋友、仇敌等。当然,他们和附近的群体也会有各种缘份。在所有的缘份中,夫妻之缘可能是最重要的,人们的配偶常常是自己群体中非常亲近的人,尽管在尘世的迷中,我们有可能“枉自嗟呀、空劳牵挂”。在牛顿的受试者中,一对现世的夫妻曾生活在古罗马,当时那位女子是一个女奴,为角斗士们做饭,她深爱着其中的一个人。在他死于角斗的前一天晚上,他对她说:我永远爱你。地老天荒的爱情梦圆今生。中国的故事中也常有“生生世世为夫妻”的誓词,其实这种现象确实存在。

生命离开人世后回到精神家园,发现自己在红尘中念念不忘的过世亲友原来都在这里,重温旧梦,自然欢愉无限。元神可以分身,就如同全息相片,甚至可以转生成不同的红尘中人,同时经历几个人生,虽然这种方式很罕见。转生时,元神的一部份能量还留在彼岸,所以当一个人回去时,可能看到自己三十年前去世的母亲,尽管她已经开始了下一世。

有的人不能立即回到自己的群体,因为他们在凡世曾做过邪恶的事情,致使他们的能量被毁坏,他们的身体是黑黑的。他们会被送到一个类似急救所的地方,在那里他们的能量被调整,远远望去,那里象一个黑色的海。但在这之后,他们的罪过不会被赦免,他们很可能会被立即送回地球,成为同样暴行的受害者。生命在精神世界里,都绝对的诚实,不会为自己的恶行找任何借口,因为一切都历历在目,没有找借口的任何余地。所有的过错,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必须在下世偿还。有的人在凡世的暴行可能同时伤害了很多人,那么他不得不分几世遭受同样的痛苦。

有的人在经历极为艰难的一世后,也会选择暂时不与自己的群体欢聚,而是在专人的帮助下慢慢恢复。一位受试者在前世是一个抵抗法国殖民者的摩洛哥战士。他于1934年被俘,之后从亚特拉斯山被押到撒哈拉沙漠,在那里他被酷刑逼供,但他宁死不透露任何信息。之后他被架在地上,在烈日中慢慢死去。这个坚强不屈的灵魂具有较高的精神层次,但他过于自信,在转世时只带去自己50%的能量,虽然他知道这一世将是多么的艰难。他回来后,独处了大概相当于25到50地球年以慢慢收回自己的能量。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坚强的灵魂选择苦难并不是为了偿还前世的过错,而是为了在世间完成一些有价值的事情。这个生命虽然只带去部份能量,但历尽酷刑坚强不屈,令人钦佩。

谈到能量,牛顿还用很多篇幅描述了一个有意义的现象,在另外空间,人的能量具有颜色,标志着精神觉悟的层次。由红橙黄绿青蓝紫依次递增,黄色以上的生命就可以成为其他人的辅导。人的觉悟层次不完全与转生的次数相关,牛顿有一个患者经过了4000年的往世才终于去掉了妒忌心。牛顿还强调,在精神世界里,生命虽有等级层次,但这个结构非常和谐,充满了爱,和地球上的阶级和政治斗争完全不同。很多人相信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在地球上几乎是一个公理,很多人因此成为反权威者。但牛顿的受试者发现在精神世界到处是诚实和自由,高层生命对低层充满了慈悲和宽容,并受到后者的爱戴和尊敬。

在精神乐园与伙伴们欢聚后,生命会来到几位长者面前,这些长者是牛顿的受试者所能接触到的最高的层次,他们的能量呈紫色。生命对辅导自己的人感到很亲近,而对于这些长者则充满了尊敬,有时甚至好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来到校长办公室。这些长者会告诉他哪里做得很好,哪里做错了,并如何在下一世弥补。在一个案例中,一位长者对受试者提到他刚刚经历的一世中的公共汽车站事件。这个受试者大惑不解,后来一位长者把一幅图像打到他的意识里,他才想起这件事。那一天他正急匆匆地赶往办公室,这时他听到一位妇女在公共汽车站轻轻地哭泣。当时是大萧条时期,人们都很绝望。于是他停下来,一时冲动之下,他坐在她身边搂着她试图安慰她。几分钟之后他离开了,从此再也没见到这位妇女。这位受试者说:真是奇怪,我一辈子给慈善事业捐款,但这些长者只对这件小事感兴趣。其实,在这件小事中他发自内心的善良不亚于一生的捐款。我们也看到人一生的善恶事无巨细都被记录在案。

当接近转生的时候,生命会到一个巨大的宿命圆环中选择人身。在这里,他可以在环形全景屏幕上看到一部份未来的景象,甚至可以使自己的一部份能量进入未来景象中的人身进行体验。一位音乐家描述了他这次转世前在圆环中看到纽约,并进入其中亲身感受未来的情景。人们常常自愿地选择不完美的人身和艰难的人生,以偿还过去的业债或在逆境中更好地提高自己。做出选择之后,生命会被送到一个圆形的演播厅里,和自己下一个人生中重要的人物一起预演来世的一些重要事件,尤其是我们的配偶进入我们人生的时刻。对于寻找配偶,古时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能事情不太复杂。可是在现代社会,在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找到我们的另一半可能要费些周折,尤其是人们常常被外在的功利和虚荣所左右,过于相信所谓理性的算计,而忽视自己心灵的直觉,从而可能和要找的人失之交臂。一位受试者描述在大厅中心的演播者告诉他在来到这世前应该记住的一些信号,就如同我们人生旅途上的路标。其中最重要的信号就是美琳达(MELINDA)的笑声以及他们第一次跳舞时她的香水味,当然还有她的眼睛──美琳达是他今生的妻子。美琳达则需要记住他的大耳朵,和跳舞时他踩了她的脚,以及他们相拥共舞时的感觉。他和美琳达在幼年时并不相识,他在爱荷华,而美琳达在加州。他差一点和高中时的女友结婚,但他们举家西迁,他在姐姐的劝说下一同离开。后来他和美琳达在一次舞会上相识。这位男士很笨拙,不喜欢跳舞,当时他刚来到加州,不认识任何人。但那天他突然产生了去舞会的想法。在入定中,他意识到是他的辅导当了一次月下老人,把这一想法打入他的脑海。接下来的故事当然是一见钟情的俗套,恕不赘述。

在精神世界里,生命会与伙伴和辅导讨论以前人生中的种种经验教训,他们还会到类似图书馆的地方进一步学习。在一个案例中,艾米(AMY)从一个英国的小村子回到精神故乡,她自杀于1860年。当时16岁的她已怀孕两个月,可是她的未婚夫在修理房屋时从楼顶掉下来死亡,绝望的艾米跳进了池塘。在精神世界里,她发现自己在图书馆里,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拿着几轴画卷一边摇头一边走了过来,他对艾米说:你回来的太早了。在精神世界里,自杀被认为是一种很大的过错。艾米也知道,可是入定中的她有些焦躁,过了一会儿她愤愤不平地说:“我真想用他的破卷轴敲他的脑袋。我告诉他:有本事你下去试一下我的一生!”老人的脸色变得柔和,离开了房间。艾米以为老人想让她自己平静一会。可是老人又回来了,拿着另外一本书。翻开书中的一页,艾米在屏幕中看到老人当时是位年轻人,在古罗马的斗兽场里,他被狮子撕裂开,因为他不肯背弃自己的信仰。之后老人放下自己的生命之书,打开了艾米的书。书中显现出如果艾米不自杀,她的生命的几种可能的走向,有的结局其实是很不错的。从这个案例我们看出,常人的生命安排并非一成不变,有可能因为我们的自由意志发生一些改变。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位老人坚强不屈的历史使他能更令人信服地指导艾米在逆境中不要放弃。

牛顿博士的受试者曾回忆在另外空间学习创造和改进一些低等生物和迷你星系的能力,和在其它非物质空间转生的感受,以及通过宿命通功能看到另外星球的黄绿色人种所开创的文明的衰亡过程。当然,在精神世界里,“尊德性”远比“道问学”重要,这些技能和细节无关宏旨,本文不再赘述。

在结束对牛顿博士和其他研究者的回顾前,笔者想指出,这些研究者大都意识到,受试者在入定中的所见所知是被高层空间的生命所控制的。如果高层生命刻意隔绝某些信息,那么研究者无论如何努力也没有办法获得。为什么高层生命决定在近30年来向人类透露这些秘密呢?这背后有什么深刻的原因吗?

结语

本文所回顾的只是转世研究领域的一小部份,笔者因工作较忙,没有时间做更多的阅读。与转世相关的一些现象,如濒死经验、离体经验、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等,笔者也无暇在本文中讨论。

我们生活在科学昌明的年代,当然应该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研究,笔者也欢迎读者从各个角度提出质疑,毕竟科学是不断证伪的过程。现代科学认为物理现象最终严格服从一组方程式,然后原则上可以推出一切化学现象,继而生物现象、神经现象、社会现象。按照这种说法,所有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都是不可能的。本文所讨论的问题,尤其是下篇的内容,是现代物理学和其它学科无法解释的,那么是否可以说,这些现象都是无稽之谈呢?

虽然物理学家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被一组方程式严格地驱动,但是我们目前距离这个“万象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还相去甚远。即使我们最终找到一组方程式把引力、弱电力、强核力、弱作用力都统一起来,我们仍然无法排除其它的物质和力的存在的可能性。当然,我们也许会从数学对称性等原则论证这组方程不可避免、涵盖一切,但这一点应该是相对的。牛顿的万有引力和麦克思韦的电磁学已经非常优美,但它们只是更加优美的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电动力学的特例。所以笔者不认为现代物理学可以否定高层境界的存在。相反,近期的超弦和膜世界理论已经指出另外空间存在的必要性。

从认知科学的角度,很多学者认为意识和心理现象不过是神经网络的运行,比如我们对颜色的感知来源于视网膜的三种感光细胞对光谱的线性分解。但这只是个对应关系,而非等同关系。生命在另外空间仍然可以有对颜色的感知,但它对应的可能是另外的物理与神经运动。从这个角度来讲,生命的感知可以超越我们肉体的中枢神经系统而存在。很有可能,我们这个空间的大脑神经网络的计算是为了把我们肉体感官获得的数据翻译成能被我们的元神所接受的信息。如果没有肉体束缚,我们的元神也许能够直接获得包括这些信息在内的更多更本质的信息。从这一点上说,我们的肉体感官未尝不是对元神的局限。

如果转世是真的,那么我们这个空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舞台,我们则“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这个舞台的氛围是如此的逼真,当我们在这个舞台上呼吸了第一口空气时,就彻底进入了角色,忘记了真实的自我,忘记了更本质的现实。可是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的举手投足其实都是真实自我的折射,那么我们所表演的一切都将成为真实自我的经验、教训,真实自我将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负责。如果这个舞台不够迷幻,如果演员进入角色不够彻底,那么这个舞台就失去了意义,真实自我就无从得到他应该获得的智慧。为了使这个舞台足够迷幻,我们的物质世界必须在人能观测到的有限的范围内自动地运转,只有这样才能隐藏高层精神境界的一切痕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关于前世和彼岸的记忆都被封存的缘故。这就如同一个学生在做习题时,他不能预先知道答案,他必须在迷茫不解中求索,才能真正地掌握知识。

既然我们这个舞台应该是个巨大的谜团,那么为什么还允许这些研究者在这个舞台上透露一部份谜底呢?为什么还允许他们对我们说:嗨,其实你在一出大戏之中。其实,尽管他们这么说,也不一定有太多的人相信,所以谜还是谜。而对于认真倾听他们言语的一部份人,也许会将信将疑地把这出戏演得更完满些。也许这种提醒本身也是这出戏的脚本中的一部份,其背后有着更深刻的意义。

这些研究者的工作对我们的文化有着很大的贡献,但我们不能不看到其精神层次的局限性。他们通过受试者的心灵之眼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层次和一定范围的现象,而且这些现象又经过了受试者今生的文化背景的过滤和翻译,所以根据这些现象做出的结论不一定正确。比如受试者都没有经历过地狱,于是有的研究者说没有地狱。这就如同问:没来的人请举手。还有,因为元神在母亲怀孕阶段可以自由出入肉身,并没有彻底和肉身合二为一,有的研究者认为堕胎是可以的。这个结论也站不住脚。即使没有元神,肉身本身也是生命。其实,除了元神和肉身之外,一个人可能还有其它的生命在轮回之中,如中国民间道家所说的三魂七魄,佛家也提到诸多的神识。

笔者这些年来一直修炼法轮功,本文中所讨论的问题,李洪志老师都有论述。仅举几例:

“我们还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谁安排他的一生啊?很显然,就是更高级的生命做的这件事情。比如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转法轮》)

“在世间法修炼的时候,人第一步出的功是红色的,提高了是橙色的,然后是黄色,绿色,……一共九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看你在哪个层次,一看就看出来。到了透明体再往上修,就是出了世间法修炼了。”(《转法轮 (卷二)》)

“我们还发现,因为有这样一个关系,就是人在这一生当中有他的恩恩怨怨,有他的亲朋好友,有他的妻子儿女等等等等,那么很可能这一个群体就有恩怨存在。对他好,对他不好啊,他要回报他呀,那么这些东西就会促成下一世的群体转生。但是他不是一起来的、大家一块儿转生,不是。来在世上早晚不等,有年岁大的年岁小的,反正是这一个人群当中它会发生着一些联系,先后转生来的。不是一个群体或无缘的,与你无关的你会发现走在街上,好像是与世隔绝的人,与他好像是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会发现有这样的人,好像你们是两路人。这就不是你这个群体来的,与他没有任何因缘关系。所以往往转生来的时候都是一个群体,先后不同时间来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自杀了还有一个罪。因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坏神的整体全局的顺序,通过你做的对社会尽的义务,人与人之间有这样的关系连带着。死了,那么整个这个顺序是不是打乱神的安排?你给他打乱了他不放过你呀,所以自杀是有罪的。”(《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李老师讲的是修炼的道理。对于很多更根本、更大范围、更久远历史的问题,李老师都用平白的语言进行了阐释。鉴于现代人的教育背景和思维方式,李老师在讲法中引用了现代科学的一些词汇和例子,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讲法不是科学报告,听讲者也不都是科学界人士。李老师随意所用的一些词汇如“原子”、“分子”等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并不一定局限在现代科学的定义之内,所引用的一些例子也不过是为了讲清楚一些道理。希望科学界的朋友切勿“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

最后,以李老师写于2002年2月份的一首诗结束本文。

大舞台

人世五千载,中原是戏台。
心痴戏中事,陆离多姿彩。
醒来看你我,戏台为法摆。


参考书目:

Helen Wambach,Ph.D.,Reliving past lives - The evidence under hypnosis.
Joel L. Whitton, M.D. Ph.D. and Joe Fisher, Life between life: scientific explorations into the void separating one incarnation from the next.
Michael Newton, Ph.D., Journey of Souls: Case Studies of Life Between Lives.
Michael Newton, Ph.D., Destiny of Souls: New Case Studies of Life Between Live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