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小杰变了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根据2002年1月3日新西兰大法弟子《以大法的需要为第一》改写)

简单、雅致、干净的小院儿。一个身背书包跑进小院儿的男孩儿,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房门。
“妈妈,我回来啦,我肚子饿了。”小杰一边进门一边嚷道。
屋里没有人回答。
“妈妈——”小杰看了看厨房——没有人;
“妈妈!”小杰看了看晾院——也没有人;
小杰坐到椅子上,一脸纳闷的表情,(画外音)“难道妈妈生病了?不会嘛,自从妈妈学了法轮大法以后,妈妈的身体就越来越好,没有病过。”
“妈妈——”小杰站起身来,还是走到卧室看了看——没有人。
“妈妈呢?每天中午放学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在家的呀。”小杰想不出妈妈此时会去什么地方。
“铃——”电话响了。
小杰迅速拿起电话,“喂!”
“喂,宝宝,是妈妈,妈妈今天中午要去大使馆请愿,要晚上才能回来。你自己弄饭吃,好吗?”
“哦。”小杰不情愿地应到。
“要乖啊。”
“你要早点回来啊。”小杰不情愿地挂上电话。
小杰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还有食品,妈妈前两天教了他怎样做一点简单的菜,一顿饭还可以凑和。
他从冰箱里取出了两个西红柿,又从蛋盒里拿出个鸡蛋——西红柿用水洗过之后,小杰在案板上把它切成块,动作显得生疏笨拙……
一阵忙乱后,肚子终于不再叽咕叫了。
小杰放下吃饭的碗筷,心里琢磨着,(画外音)“收不收拾桌子和厨房呢?”小杰犹豫着,“算了吧,还是等妈妈回来收拾吧。”
小杰来到客厅,打开电视。电视里在讲什么美国正潜力追捕拉登,小心预防流感,谴责中国人权状况等。
没意思,小杰关上电视。
在屋里逛了一会,希望能找点好玩的。看见桌上有一本《世界故事精选》就拿过来翻了起来。
这还是小时候看的书。看着玩打发时间。他随便翻了一个故事。

翻开的书页上写着《三个儿子》。
(动画)有三个妇人在井边打水,三人都在夸自己儿子如何好,谁也不让谁。
三个妇人打好了水,一同往回走。
这时,一个妇人的儿子走过来,边走边吹着笛子。他从三个妇人身边走了过去。这妇人得意道:“看吧,我的儿子多么有才华,他的笛声多么优美啊!”
不一会,另一个妇人的儿子走过来,边走边唱着歌。他也从三个妇人身边走了过去。这妇人得意道:“看吧,我的儿子多么有才华,他的歌声多么优美啊!”
最后,第三个妇人的儿子走过来。他迎面走到第三个妇人身边,接过水桶说:“妈妈,这水桶很重啊,我来帮您提。”儿子说着提着水桶健步向家奔去。
第三个妇人自豪地说:“这就是我的儿子。”
另两个妇人不吭声了。

小杰陷入了沉思:(画外音)“另两个妇人为什么不吱声了呢?难道她们也认为第三个妇人的儿子好吗?第三个儿子只不过是勤劳孝顺,这有什么呢?她们的儿子如果成为音乐家或歌唱家,甚至众人痴迷的明星,那是多么值得荣耀的事啊。妈妈也一定会这样认为,如果我在学校能出类拔萃,不做家务没什么。”

放学了,小杰和好朋友明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明突然拿出一根烟,很熟练地点燃了。
“你会抽烟了?!”小杰吃了一惊。
“会了一阵了。”明吐着烟圈。
“很舒服吗?”
“才开始时很难受,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你想抽吗?”明问小杰。
“哦,现在还不想。”小杰拒绝了。
沉默一会儿,小杰问明:“晚上去打球吗?”
“不去了,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
“什么派对,我可以去吗?”
“不,他们只同意我去。”
两人走到了十字路口。
“拜拜,明。”“拜拜,小杰。”两个男孩互相告别,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小杰回头望了一下明远去的背影,一个人慢慢溜达在回家的路上。(画外音)“明现在变化挺大的,衣着越来越帅气,发型也很新潮,而且也变得越来越个性了。不是吗?很多同学都开始变酷了。我是不是也应建立自己的个性呢?或许我也应该学会抽烟?——妈妈会不准的,不过可以不让妈妈知道,但这样好象比较累。”
想着想着,一抬头看见要到家了,“不知妈妈回来没有。”小杰飞快向家跑去。
房门一推开,小杰就大叫起来:“哇,好香啊!”
“宝宝回来啦。”妈妈从厨房迎出来招呼小杰。
“你不要总是叫我宝宝,多不好意思。”
妈妈并不介意小杰的抱怨,“快点洗手吃饭了。”

妈妈和小杰一起坐在饭桌前吃饭。妈妈边吃边说:“宝宝,妈妈一个在中国的老朋友,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前几天被劳教所的看守给折磨死了,……她死的时候……浑身都是伤……”妈妈哽咽得说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取来一块毛巾擦拭着眼泪。小杰看着妈妈,只是默默地听着。“小杰啊,人不能没有信仰,可是现在中国大陆,就不许人有正的、好的信仰,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教人向善,却被残酷镇压和迫害。妈妈失去了朋友,有的家庭失去了亲人。你说这些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人有多么可恶呀!”小杰虽然默不作声地听着,心里却觉得这些事情离自己很遥远,显示出一种默然。

吃完饭,小杰把碗筷一丢,“我要去做作业啦。”
“呆会再做吧,先和妈妈一起收拾。”
小杰很意外,“您以前不是总催我去做作业,不用管家务的吗?”
妈妈没说什么,开始收拾碗筷,又用抹布把饭桌擦干净。小杰在一旁看着妈妈,妈妈边做边说:“小杰,做家务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你说是吗?”小杰听妈妈说得有道理,不觉点了点头,能和妈妈边学做家务边聊天,他觉得挺高兴,脸上笑眯眯的。

(字幕)两个月后
天光已近黄昏。小杰放学回家,妈妈还没回来。小杰抬头看看钟表,已是下午五点。他走进厨房,拿出锅,从米袋里舀出两小杯米放进锅里,然后放进些水,用手指伸进锅里搅了搅,又细心地量了量水位,把锅放到炉子上,拧开了煤气灶。他打开冰箱,拿出一把芹菜很熟练地开始摘菜。

(画外音)“妈妈现在好象变了。”小杰想着,“妈妈现在不象以前那样担心我了,一会儿怕我学坏,一会儿怕我出意外事故,一天到晚都催促我学习,总希望我出人头地。难道妈妈不管我了吗?好象不是。难道妈妈忙于法轮功的事没空管我了吗?好象也不是。可是妈妈确实对我放心了。”
不一会儿饭菜做好了,饭桌上摆着做好的米饭、肉丝炒芹菜和黄瓜鸡蛋汤。
“宝宝,妈妈回来啦。呀,宝宝把晚饭都做好了,你真有进步啊!”正好妈妈回来,看见桌上的饭菜,妈妈挺高兴。小杰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他一本正经地对妈妈说:“妈妈,从今以后,您叫我小杰吧,别再叫我宝宝了好吗?我都十四岁了。”妈妈显得很欣慰,她看着儿子笑着说:“好,你说得对,妈妈从今以后是得改口了,你真的长大了。你看,现在你能做以前做不了的事了。”小杰的脸上透着自豪。
妈妈和小杰一起坐下吃饭。妈妈问:“小杰,晚上有空吗?”
“什么事?”小杰很奇怪。
“妈妈想学电脑。你能教妈妈吗?”
“你要学电脑?!”小杰反问道。
“是啊。”
“你真的要学电脑?”小杰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咱家有电脑已经好久了,你都没碰过。”
“是啊,妈妈虽然一直不喜欢使用电脑,但现在大法需要,我就一定要学,没有什么自己喜欢不喜欢,习惯不习惯。中国大陆有那么多人在被谎言欺骗,妈妈要上网,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给更多的中国人。”妈妈诚恳地说。
哦,原来是因为法轮大法,小杰好象明白了一点。

(字幕)又过了一个月,妈妈正在客厅收拾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她身穿一件洁白色的T恤衫,上面印有两行红字:“SOS,紧急救援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妈妈一边最后拉上小行李箱的拉锁,一边对小杰说:“小杰,妈妈要走了,妈妈昨晚和你讲的话明白了吗?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修炼,就要遭到迫害和虐杀,妈妈要为制止这场迫害而做我能够做的一切。做好人没有错!”小杰点着头说:“妈妈,我明白。你放心地走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妈妈没再说什么,她微笑着拍了拍小杰的肩,转身背上挎包。小杰帮妈妈拉起行李箱,一直送妈妈到了院子门口。

小杰已经能独立管理这个家了。放学回家,他打开书包,拿出作业,伏在桌上做功课。天色渐晚,小杰在厨房忙活着做吃的。晚间,小杰打开计算机,点击明慧网址,专心读着。小杰在把厨房里的垃圾拿到外面垃圾箱里。他抱着一堆脏衣服来到洗衣房,一件一件放进洗衣机,倒上洗衣粉,启动了洗衣机。小杰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机和录像机,开始听李老师讲法。晚上,小杰躺在床上,明亮的眼睛望着天花板,(画外音)“原来法轮大法不仅仅是中国的法轮大法,他属于更多的人,属于妈妈,甚至包括我自己。”
又一次放学,小杰和明走在十字路口。
“你想不想去参加派对?”明问,“我的朋友说你也可以去。”
“明——明——”街对面有两个女孩在招呼明。
小杰望了一下那两个女孩,披肩发,高挑个儿,挺酷的样子。
“哦,不了,我妈妈今天回来,我要回去。”小杰回答明。
“你怎么这么听你妈的话,一天到晚做家务多没劲。”
“明——明——”对面的女孩又在叫了。
“她们叫我,我走了。”明急着答应那两人。
“拜——”小杰笑着与明挥手告别。
小杰头也不回地向家走去。(画外音)“不知为什么,以前周围的环境总会影响我,带动我,但现在,我能轻松地坚持正确想法并怡然自得。好象有一种力量在帮我。”

小杰回到家,妈妈已经回来了。20天的长途跋涉,妈妈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妈妈很高兴:“小杰,你真棒!20多天,你把家维持得真干净。嗯,你看起来好象更懂事了,象个有主见的青年人了。”小杰没有话,只是憨厚地笑着。“来,妈妈给你看看这次长途步行的照片。”妈妈拿出一摞彩色照片,母子俩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照片,妈妈给小杰讲着路上的洪法经历,照片上有好多善良的人,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在支持大法。小杰好高兴。小杰带着淘气的神情和口气对妈妈“抱怨”说:“妈妈,其他同学都没象我这样干这么多家务。”
妈妈笑着说:“小杰,你知道,妈妈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按照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的。那么做为大法修炼者的孩子,你是不是也应该按高标准要求啊?都这么大了,象这样有自理能力多好。你帮妈妈做家务,妈妈就可以专心洪法,你也就是在支持大法啊!其实,你这20天里做得很好,妈妈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小杰笑着对妈妈说:“妈妈,法轮大法是为所有善良人的,我也是其中一个呀!”妈妈惊诧地笑着:“小杰,妈妈不在的这20天,你的变化可真大啊!你说得对,你只要自己把自己当成法轮大法的修炼人,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好。”

几个月来的事情又一幕一幕出现在小杰的眼前:妈妈对他的教育方式改变了,在鼓励他学会自己管理自己;妈妈克服了多年的观念,为了向更多的人讲真相而学习使用电脑;妈妈变得坚强而有毅力,为了营救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徒步旅行20天;法轮大法的力量也在改变着自己,使自己不会随波逐流;小杰突然明白了神圣的法轮大法,他的目光里多了充实。

晚上,小杰对着李老师的像,在心里恭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