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香港”真有自由吗?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自1997年香港回归给中国大陆,多少中国人曾经感叹祖国的统一,感叹一个繁荣的香港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手里。然而,对观看过那盛大的交接仪式的中国人来讲,那难以忘怀的一幕,现在还意味着甚么呢?

其实当初最让人珍惜和骄傲的就是香港的自由。因为有了自由,才有了经济繁荣;因为有了自由,才有了民主,因为有了自由,才有了人民宽松的生活环境,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存在……自由是香港生气勃勃的根本。5年来,中共“50年不变”的誓言果真给香港以自由的保证,还是相反,成为扼杀自由的祸首?只有香港人民最有发言权。

且不说中共“扶董”的假民主;且不说因记者小姐的一个提问而给香港新闻界穿的小鞋;且不说民运人士的抬棺游行抗议对香港民主的绝望;且不说有多达67%的市民日益不满现状,对香港的繁荣安定表示「没有信心」;更不用说港警在今年四月将遮打花园争取居留权示威现场的两名记者锁上手铐,以「妨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为由拘捕;就是连炼功打坐,强身健体的法轮功,也被视如洪水猛兽。更有甚者,在香港历史上第一次,开庭审判打坐和平请愿的法轮功群众。

这一切,究其本质,祸首应是背后的黑手江泽民。江氏滥施高压,不惜以香港的自由作交换,不惜置香港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仅仅5年,就将“50年不变”的誓言变成了谎言,将“一国两制”变成了粪土!也难怪正直不阿的陈太只有辞职了,众港警在压力下参与这样的暴力逮捕和诬告行动更是可悲!

想起一位仁人志士的豪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对自由的热爱和享有,是每一个公民的最基本人权。用玩弄权术的卑鄙来实现对自由和人权的践踏,对宪法和法律的践踏,实为邪恶之极。

如果说信仰真善忍在香港不能有一席之地,如果连打坐炼功的自由都要被剥夺,那就是最危险的信号。今天他可以拘捕打坐的我,明天他就会关押在街上漫步的你,只要冠以“阻街袭警”的罪名即可。何以有自由与人身安全之言?谁是自由的牺牲品?谁是玩弄权术的受益者?一目了然。

面对纳粹给德国与世界带来的灾难,曾身陷囹圄的尼莫拉牧师说过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想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后来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想我不是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想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没有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对法轮功群众所谓的“阻街袭警”罪名的诬陷和审判,就是一个对香港是否还有法治和自由的试金石。任何正直而有良心的香港人都不会坐视此无理野蛮的事件。因为它关系着香港和你的未来,关系着正义能否在香港得到伸张。难道真的要让“50年不变”变成一纸空文吗?难道香港要屈服于江XX的高压淫威吗?当然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2/25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