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是岸──记一次有意味的谈话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我是一名大陆弟子。我们这里炼功点的建设起步较晚,正当洪法之事日渐起色的时候,邪恶便迫不及待地发动了这场迫害,所以我们这里的炼功人较周边县市都较少。

对于我来说,还有一份在事业机关里的工作,于是在相关各职能部门的眼中,我就成了“重点目标”。镇里的一位重要领导也被迫成了我的相关责任人(这一点我当初并不知情,因为谁也不愿意当面明说)。在当初那个邪恶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恐怖环境下,我的存在于是乎也就与这位领导切身利益有直接关系。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是很顺利,尽管我周围的人都三缄其口装成不知情的样子,我总是受到一些莫明其妙的甚至是神经质的压制,哪怕是工作上的事情有时也不敢用我了。由于我涉世未深,当初也不明白这是常人中的一种暗斗手段,只是觉得事情有点诡秘,也就不了了之算了。再后来,我很久也没看到这位领导露面,无意中才听人说,这位领导到北京看病去了,是食道癌。单位里有同事去北京看望过他,回来说这位领导花了很多很多的钱,人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等等。我联想到“报应”二字心有所感,但是心里又不是很肯定。其实我过去一直很敬重这位领导的,当他病好以后又回来工作了,我们路上见了面却似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隔膜与陌生感,大家谁也没有说话便擦肩而过。说到此,这真是一个平淡而又平淡的故事了。

让这个故事变得有意味起来是在最近。一次因为加班在外面吃工作餐,恰逢这位领导也赶上了。席间有位同事因受其提携之恩对其自然是恭维一番,作为领导他也自然是谦虚两句,但是忽然话峰一转到我头上了:“……他对我感恩有加,你恐怕对我印象就不太好了吧!”当时我全无准备,正在想如何回答,他又接着说:“我呀,现在尽做好事,有经费就给下面居民区修桥补路,上次……”于是我明白了,这定是北京的同修讲清真相工作做得深入,才使他心有所知、身有所行。我想我也不用回答这个问题了,大家心有灵犀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8/25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