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香港诉讼案的区域及整体意义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香港当局对16名法轮功学员的政治性起诉案于2002年6月17日在香港开庭。法轮功学员一方以录像及无可辩驳的计算证明,香港中联办楼前的空地面积超过140平方米,而法轮功学员们静坐占地不超过7平方米,绝无可能造成阻街。香港警方对法轮功学员“袭警”的诬告更是颠倒黑白。且不说警察的逮捕行为是违法的,在逮捕过程中恰是警方施用了阴毒手段。从现场录像中可以清楚看到警方是如何使劲地掐法轮功学员头颈脸部的穴位,强扭手臂等等。

众所周知,没有迫害就没有抗议,如果没有江泽民一手发动这场迫害,就不会有法轮功学员大批地站出来讲清真相和揭露邪恶迫害。法律的基点是正义和公平,这场诉讼案根本就不应该发生,而如果诉诸法律,应该被治罪的正是给亿万民众造成生存危机和各种个人及社会负担的江泽民,是江泽民手下的恐怖组织610系统,是江泽民在香港中联办内的帮凶,决不是为真理、为公益、为无辜被残杀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的16名法轮功学员。

然而,一个原本两个工作日就可解决的案子却一拖再拖,迟迟没有结论。我们一些海外弟子过去一直没有对此案有足够的重视,以为是局部地区的事,或者是个别学员过关的事情。直到上个月和最近的反思后才对这件事从正法的意义上有了更明确的认识。

首先体会到香港的特殊位置。香港与大陆毗邻,其特殊的地理和历史位置决定其在正法中成为一种“前线”。

江泽民邪恶政治集团极力要把黑手伸向海外,除了利用各国中国使领馆在海外造势外,还妄想通过地缘政治手段向周边国家和地区渗透,扩大邪恶版图。香港和澳门就是这一企图的第一站。邪恶的欲望是没有满足的,它妄想中的第二站会不会是东南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之后会不会是大洋洲国家?目前,邪恶的黑手对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干预也是不少。然而目前随着邪恶在另外空间的大量销毁,正法的形式会越来越好,而且会体现到表面空间中来,当我们大法弟子正念很强、作为一个整体拿出“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风范理智、智慧,抓住一切机会讲清真相、发正念时,从另外空间控制世人干坏事的邪恶因素就会解体。在背后起操控作用的邪恶解体了,那这个空间的人还做得了什么大坏事呢?人没有那个本事,而且没有了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很多常人自己就会很快清醒过来。其实在大法弟子的纯净正念面前,邪恶什么也不是。

这几年中有些海外学员也到过香港,体会最深的是香港学员做的很好。虽然来自中国大陆江泽民的压力很大,香港政府中一些江泽民追随者的不支持也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但是香港学员在压力与承受中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坚定与坦荡,向社会各界讲清真相的工作做得越来越好。

记得2000年12月法会期间,在香港向路人发传单,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拒绝,路人的脸都象冰霜一般,受到大陆的压力,人们对法轮功都是躲得远远的,即使这样我们看到香港学员捡起被故意丢到地上的传单,即使经历几十几百次的拒绝,仍然一如既往地把传单举向路人。两年后再到香港,体会到不一样了,路人听到法轮功,会接受传单了,而且会微笑着点头道谢。坐的士(出租车)时向司机洪法,他明显的不想介入,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发一言,但到最后,冒出一句话:“我看法轮功是打不垮的。”香港外观基本是老样子:道路没变,景色没变,人还是那些人,但是几年中,真相在传播,人心在变化。而这一切的变化,是在师父正法的大前提下,香港学员无论外界压力如何都每天坚持不懈地发传单讲真相、并努力向社会各界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的结果。

在香港,更令人惊异的是大陆游客的数目。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大陆以外,任何国家地区都找不到这么多的大陆游客。在香港的名胜景点,大陆游客如过江之鲫,源源不断的人流,从早到晚都不停,真是摩肩接踵。学员每天都向上千的大陆的人潮讲清真相,当看到成百上千的受蒙蔽的生命伸长脖子观看自焚真相录像和迫害展板时,每一位外地的学员都受到震撼。

由此种种思考,我们彻底打消了原先对诉讼案的错误认识——原来误以为是给少数学员提高过关的,误以为这事件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误以为是香港地区性的事情。在交流期间,当事人学员都在向内找,谈到很多做的不足、可以改进的地方。

今天回想来,其实学员没有做错什么,这件事情也不是冲着学员个人而来的,这是对全体大法弟子的迫害。案子一拖再拖其实是等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行动起来共同讲清真相!不仅是面对香港各界,也是面向世界各国的政府、媒体、民众及团体。

师父说:“对于某些对大法掌握程度不同的修炼者来讲,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程度也不同,目前对正法形势感受也不一样,自身的状态会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觉得形势是严峻的;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形势已经变宽松了;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觉得正是救度世人、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 (《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香港诉讼案一再延长,是否因为有该讲真相而我们因为正念不够强大而没有真正讲清呢?

法官在庭上对辩方律师喊:Fight like a man! (象个男子汉大丈夫那样战斗!)作为法官在那样场合讲出此话虽然无理、无礼,但我想,除了我们可以藉此提醒法官保持警醒主持正义之外,这话是不是也有提醒我们部分学员心态中有正气不足、不够精神的成分,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应该更堂堂正正、拿出“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修者风范的可能呢?

连日来,全世界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跨越地区国界的限制,积极从各地向媒体、政府讲清真相,呼唤正义。大量的电话、传真、电子邮件、传单和面对面讲真相,把正的物质场连在了一起、大大加强了;置身香港的大法弟子们也是不断纯净自己、突破原有的观念、强大整体的正念,越来越堂堂正正、齐心合力,大家在法理上的整体提高从辩方律师的表现中也得到了很好的折射。

虽然我们的真相材料中还有很多不够细致和分寸把握不够好的细节,但我们每天都在诚意地改进,每个弟子都在参与这种改进。这种诚善的努力已经收到了很多正面的社会效果。

在德国,70岁的舒特(Schuette)太太说:“我今年70岁了,经历了世界上的不少事了。一个大国,依仗它的财力和权力就想把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制灌输给别人,实在是太可怕。简直不可思议的是,这照片上看得清清楚楚,大街那么宽,怎么能说是阻街呢?这些人坐在那里,没有妨碍任何人呀。但是我们德国有句老话:‘要想打谁,还怕找不到棍子吗?’”

在英国,2002年7月23日(星期二)英国政府公布了有关香港发展情况的第11份半年度报告,报告中对香港开始压制抗议感到忧虑。报告列举了此案并讽刺地指出,港警以“阻街”为名拘捕16名法轮功学员后,在同一地点,却挖开路面,又设置路障。英国外交大臣杰克-司特劳(Jack Straw)在上述报告中强调:“继续保证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所赋予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是极其重要的。”“言论和集会自由是绝不能妥协的。”

在瑞士,国际天主教协会Pax Christi瑞士分部致信香港特首,呼吁香港法院立即撤销对法轮功学员的起诉。

海外华人媒体《世界日报》的报导中说:「即使你今天觉得自己很安全,但明天你就可能成为专制的受害者。」《苹果日报》报道中提到:“部分政府部门、高官、立法会议员及大部分传媒均曾收到大批来自海外的抗议电话或传真,要求关注有关事件。”并同时公布说:“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本月中访问千名市民,调查显示,市民对本港示威游行自由的满意程度有所下降,最新评分为六点七五分,比四月份下跌零点三分,在四大自由指标中跌幅最大。”

抱歉还有很多社会各界的正面反响及中英文媒体报导我们来不及为大家整理、翻译和列举。

感谢师尊用自己的承受为我们创造的正法机缘,至此,我们心里都明白了,在正法进程需要的各个方面,香港本地、瑞士大法弟子、以及欧洲、北美和海外其他国家、地区的全体大法弟子将会做得更好,共同声援和支持我们大法弟子的主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