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停杂志:香港的案件将北京送上了审判台


【明慧网2002年8月9日】特约撰稿人丹尼-谢切特在《调停杂志》上发表文章写道:当世界媒体的焦点都集中在反恐战争及持续的中东冲突时,中国的事态就显得次要了。由于美国经济动荡,而中国的经济却(表面)景气,一些媒体也许觉得对美国的头号贸易伙伴的行为提出新的质疑是不合时宜的。

然而,从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发出的不祥的警戒迹象和倾向来看,连我们当中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市场压力、加入世贸组织、以及主办2006年(译者注:应为2008年)奥运会而正悄悄民主化的那些人都应该引起警惕。

中国的外部形象变得更让人琢磨不透,而它的外交手腕愈加有挑逗性,中国观察家担心(对中国的)形成的一个观念哄骗了许多人,或许甚至包括邀请他的“朋友”中国主席江泽民10月26日访问他在德州牧场的乔治-布什总统,但现实要比这脆弱和麻烦得多。

当许多评论家担心由于台湾的独立言论激怒了中国高层而使两岸的舌战不断升级时,正在香港上演的一出戏似乎更阴险。

当香港由大英帝国“回归祖国”时,XX党允诺香港作为一个自由城市的特色将得到尊重。中国政府承诺了“一国两制”。一项确保言论、新闻以及其它必不可少的自由的基本法得以通过。

(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的外交部长杰克-斯考(Jack Straw)在最近访问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期间,重申了那个承诺的重点。他说:“联合声明和基本法赋予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力和自由继续得到维护是至关重要的。(英国政府)相信,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能妥协。”

但现在基本法正在受到法律考验,其结果可以很好地判定中国是尊重香港的自由,还是进一步压制那里的言论自由。一个香港陪审团正聆讯一个涉及法轮功支持者的案子。法轮功在中国被(江泽民政府)取缔,但在香港是合法的。

事情是这样的。在很多方面它很象美国民权运动时期,南方的司法官以扰乱交通或妨碍路权为由镇压非暴力示威的事件。

案件涉及包括4名来自瑞士的16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被控于2002年3月14日在中联办门前的人行道上向中国政府和平请愿申诉时阻街和袭警。这些瑞士人到香港,就象60年代北方的学生到密西西比支持民权一样。

象那些(北方)示威者一样,他们采取非暴力的消极抵抗方式在那里打坐,身后放着标语,身带显示他们团结一致的缎带。他们加入了12名捍卫法轮功信仰权利的当地学员的行列。

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区,这种抗议将获得允许,而且即使当官的置之不理,媒体也会报导。但在今天的香港却不是那么回事。

录像带和目击者的陈述证明,和平抗议是在大约有30英尺宽的人行道上进行的。示威者占用了不超过10英尺的区域,给行人留了足够的地方。

很快,五、六十名警察包围了法轮功学员,堵塞了整个人行道。其中有些警察被控勒一些学员的脖子、掐他们的穴位。然后学员们都被拖走,并被逮捕。

这次审判从一开始就是一出闹剧。起诉人没有叫第三方证人,只有警察和中联办的警卫。法官公开偏袒控方,显示出的态度令法律观察家担心会影响他的判决。

法轮功信息中心的发言人里维-布拉德说:“这次审判不是关于阻街,它是关于香港的法治能否抵住江泽民的意愿。这位中国国家主席命令在中国镇压法轮功,而镇压现在已延伸至国外。香港作为一个自由城市的未来也正受到考验。”

中联办前进行请愿的地方现在被木制路障占去了,占去的范围比请愿占去的多得多。港府官员还打算在那里建一个下车点,并建一个花坛,显然是为阻止将来的示威。

中国的审判激起了全世界的批评。在江泽民表示他或许拒绝交权给新一代的领导人之际,审判的结果被视为未来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