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野蛮摧残的法轮功学员致美国总统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2年9月1日】

尊敬的总统先生:

得悉您和夫人已邀请中国独裁者江泽民于今年十月间访问您在Crawford的农场,我作为中国的一名普通的妇女奉劝您,不要让这个沾满善良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把灾难和耻辱带给您美好的国家和善良的人民。

我家住在中国的东北吉林省,我的丈夫、四岁的儿子,还有年近古稀的公婆都修炼法轮功。在99年7月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以前,我的家庭一直受到亲朋好友的称赞和羡慕。然而99年7月以来,江泽民害得我家支离破碎,大人小孩在煎熬中度日。

在2000年3月份我丈夫被江泽民政府非法判劳教一年,2000年6月份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只因我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讲清真相,只因我们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我们被劳教之前,已经因为上访被关进拘留所、看守所多次了,吃尽了苦头。后来我被送往臭名昭著的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那里受尽了酷刑折磨,警察将我绑在“死人床”上,同时用好几根电棍电击,肉皮被电得一股焦糊味,后来脖子上起了一圈大水泡。回到号里,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掉眼泪,黑嘴子劳教所真像人间地狱一样,几乎每天都听见法轮功学员被折磨时的惨叫声,几乎天天听见电棍电击时的声音,在我们被非法劳教期间,我那幼小的孩子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爷爷奶奶心疼孙子,看见孩子这样也只能偷偷掉眼泪,同时我年迈的公公千里迢迢辗转于两个劳教所看望我和我丈夫,老人一看见我便失声痛哭,那么大岁数的老人,谁看见此景能不心酸,公公一遍又一遍地对警察说:我儿子、儿媳妇都是好人哪,不信去他们单位打听打听,炼了法轮功让他们这么好,为什么要受折磨呢?

后来我被单位重金保释,我丈夫刑满释放,就这样我们还是不断遭到当地政府、公安的骚扰、威胁。在2001年底,我丈夫在家中突然遭到绑架,家中的录音机、收音机、大法书籍、及手机传呼,还有我们上大学期间(那时还没修炼)私人信件全被洗劫一空。孩子见此情景惊吓得哇哇直哭,以至于后来看见警察、警车便害怕得直哭。我丈夫在看守所几天被折磨得不像样子了,据里边的人传出消息形容他“病怏怏”的,我丈夫在被绑架以前身体一直很健康。公安绑架了我丈夫后又一直妄图抓捕我。为了逃出警察的魔爪,我只好离开工作岗位,离开老人及孩子,从此流离失所。

就这样,我一直在外流浪,都是靠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资助我的生活。总统先生,也许您早已了解,在中国,被大赦国际称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叫嚣“人权最好时期”,而像我这样受尽残酷迫害的人,像我这样饱受恐吓与迫害的家庭却有千千万万!也许比起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我还是比较“幸运”的,也才有了今天给您写这封信的机会,使您能更加具体地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野蛮迫害,而且这种迫害目前还在升级!

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各级政府及人民给法轮大法及我们的师尊授予了那么多的褒奖,因此我知道美国人民是那么的善良,美国是真正讲民主、人权的国度;因此我才有了给您写这封信的勇气和信心。总统先生,在中国没有人敢替我们说句公道话,我恳切地希望您和您的国家能站在正义一边,帮助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吧!结束这场已经长达三年多的残酷迫害吧!我们法轮功学员会感谢您和您的国家。

此致
敬礼!
一位普通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2002年8月2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