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并株连亲友

【明慧网2002年9月10日】我叫赵祥萍,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矿务局宏昌矿山配件厂职工,今年38岁。自1998年得法以来,知道了人生为何而来,知道怎样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我没得法以前,每天下班很累,得先躺一会,然后才能做饭、干家务。现在在单位搬一天的号铁,也不累。同事们都说:“小赵干活怎么就不累呢?”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呀。

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受到迫害后,我单位的厂长李季山就来找我,他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喝酒,却让我请他喝酒。由于我没请他,他就四处宣扬造谣,胡说八道。我知道后,找他谈了我为什么修大法和大法如何好等等。他非但不理解,反而变本加厉,把我调到机件车间干零活。后来觉得还不够劲,又把我调到锅炉房。李季平于2001年被撤职。

我丈夫张乐金在矿务局运输处机修厂工作,1999年得法。我们一家三口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于2000年12月进京证实大法,我丈夫单位坐飞机去北京接我们的费用4000多元全部让我们承担,我单位一名公安的费用400多元也让我们承担。共非法关押我们夫妻二人4个半月,勒索家属伙食费1000元,伙食费欠条2100元。在看守所里,恶警们和单位的公安处巡警轮流折磨我们,一次公安处巡警黄伟佳象疯了一样闯进号里喊:“你知道女人的贞洁是什么吗?我就要用武力制服你!”这不堪入耳的话竟出自一个公安干警的口中。

2002年4月19日半夜1点20分,忽听外面砸门声,喊到:“张乐金开门、开门。”他们把邻居惊醒了。他们然后来到我婆婆家,不顾老人体弱多病,竟跳进我婆婆家院内,其中一恶警跳进煤仓里出不来了。到我婆婆家那一看,我们没有在那,又返了回来。他们将屋门玻璃撬开,用长螺丝刀将门打开。我出来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半夜骚扰,长安派出所警察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我让他们拿证件来看,一警察伸手递过来一个公安局副局长高宜生的工作证,然后呼啦一帮大约20余人闯进屋,其中有恐怖组织“610”办公室的主任赵某、省公安厅的,公安局一科科长姜道红、政委李森、公安处副处长姜某。长安派出所指导员刘某,富安派出所副所长……,进屋就翻,拿走孩子的VCD、随身听,连随身听的小变换器都拿走了,抢走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我想去把书夺回,遭到“610”办公室赵某的殴打,他们还抢走手机、呼机,并用腰带将我丈夫绑上带走了。

他们留下了一个警察在我家,就这样20日--21日两天两夜长安派出所警察轮流在我家,我和孩子上厕所都得他们允许,并看着。外面来人,由他们去开门,我从这屋到那屋他们都跟着。20日早,我要上厕所,一警察将桶拿到屋里。这时闹表响了,我正在解手,可这个警察立即趴在玻璃前看个究竟。21日晚,长安派出所指导员领着片警左爱民来到我家,抢走我丈夫的两张照片,并说:“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这时我才知道,我丈夫跑了。

后来听说我丈夫跑到我哥哥家,这些恶人又株连我哥哥家的邻居。公安局把他们夫妻俩找去,把他们夫妻俩逼得直哭(他们不是修炼的人)。恶人又说要把我哥哥教养。为这事我哥哥花了5000多元钱还不算人情费。

2002年8月23日下午3点多,公安局去了我丈夫的朋友家,一共6个人,将他夫妇二人带到公安局。听他爱人说:“他们夫妇被分开关在两个屋,相隔不远,他听到公安打她丈夫并问:”你说,张乐金在哪?看你瘦的那个熊样,为了朋友,为了这点小事,教养你三年多犯不上。“然后,半夜1点多,把我丈夫的朋友送进拘留所。由于他真的不知道我丈夫在哪,被公安勒索5000元人民币,并且被拘留了好几天才放回。他们在一个贫困的矿区,每月只有几百元的生活费,5000元钱简直就是一笔巨款。而且我丈夫朋友的妻子还有心脏病,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惊吓!

自从我爱人走了以后,公安天天跟踪我。我下班买菜,他也买菜;我进屋他也进屋;上班路上,我看见前面又是盯梢的,我站住,他也站住。我单位上集贤县三八水库旅游,公安人员跟到三八水库;我在单位上厕所,有一次,时间略长了一点,就听外面有人说:”你站这干啥?“,那人回答说:”我在看一个人。“我出去一看,那个1米80多的大个子公安正翘脚往女厕所里看呢!

2002年8月30日,公安局一科政委李森及另一公安人员又把我哥哥叫去问:”有信吗?你妹妹没接到电话,可有人接到了,你妹妹知道。你先回去,每周到公安局来两次。“我哥哥回来问我,我确实不知道。9月2日,我哥哥又被他们叫去了,他是个常人,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株连亲属和朋友?

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对个人对社会都有益而无害,为什么遭到这些公安恶人的迫害?我们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家里我是无法呆下去了,只得扔下12岁的孩子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