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自述三年来的遭遇 【明慧网】

狱中大法弟子自述三年来的遭遇

【明慧网2002年9月10日】98年5月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间,有缘喜得宇宙大法,通过长达半年的炼功、学法,我亲身体会到这功法的玄奥,短短时间内净化了我的身体,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我认识到了宇宙大法更深的法理。

我原来病魔缠身,可以说从头到脚都有顽固的病状,折磨得我痛苦不堪,有的病甚至越治越厉害,95年还出了一场车祸,导致我时常出现头昏,长期的痛苦使我多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自从修炼法轮功开始,我的病不知不觉就消失了,看到我身心的巨大变化,亲朋好友认为这功法太神奇了,有的还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炼。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江氏独裁政权却大加迫害。99年4月当地公安就不让我们集体学法、不让在公园里炼功,随便抓辅导员,没收大法书籍,有时还把警车停在炼功点上或派便衣跟踪监视。我们炼法轮功确确实实是受益了,而且我们炼功对社会的整体是有益而无害的,炼功身体好,又减轻了国家经济负担,我们学法提高了认识,不再与人争斗。无论我们怎么讲道理、摆事实,然而公安人员执意执行他们的所谓公务。

99年7.20当地公安把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等人抓走不放,我们都到省政府讲道理、摆事实,结果不但没人接待,反而被关押在各个地方,直到晚上才放我们回家。

7月21日全国各地的报纸、电视播放了反面宣传,使我们炼功人都很诧异、震惊,宣传内容完全与我们修炼的体会相反,完全不是事实了,完全是在攻击我们的师父,攻击法轮功和大法学员,我们心里都感到很难受,几次想进京上访,没去成。直到99年12月我们几个功友在一起谈了自己的想法,都想到北京去护法,我们是这样想的:师父给了我们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让我们上亿人受益,在大法受到迫害时,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们要为大法说句真话,于是,我们来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刚坐下不到三秒钟,就被周围的警察抓起来了,还扭着我的手大打出手,我们的脸被打得通红,很难受。即使这样,我们还耐心地向他们说真相,很快我们身边围满了游客,然而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对我们拳打脚踢,不由分说推上警车,我们被带到北京公安局,一进门就看到了7、8个人被反铐吊在铁门中央,有的脚没落地,他们也没有吭声,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学员,里面关满了来自全国各地护法的同修。

不一会,警察又把我们送到本地驻京办事处,关押两天,后又铐回本地提审,我们都如实地讲清了我们的想法和为什么要这样坚定维护大法,结果反被关进妇教所,非法关押15天,其中,干警和犯人竟然对我们又打又骂,还强行把我们十几个人的衣服脱光只穿着短裤、背心,把我们手脚都绑起来,让我们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达三个小时,由于天气太冷,干警说什么你们明天不病我才是佩服你们的功法,到了第二天我们没有一个人咳嗽。然而第二天早上我们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操,结果又对我们大打出手,并把我十几个人的衣服扒光,叫我们站在猪圈垃圾旁的水泥地上,犯人绑着我们的手脚,用胶封住我们的嘴,往我们身上浇水,一个多小时叫我们站到广场旁,站一整天不让移动。

还一次,我们要求炼功没得到允许,又上来一帮犯人拳打脚踢,甚至一功友被打倒在地,犯人踩头,踩脖子的,用脚踢她全身。她那痛苦惨叫声使我们都惊呆了,我们上前劝阻,反倒被打,直到他们打累才罢手。如此残酷的事例多次发生,并且干警直接参与打人。

15天的经历让我亲身体会到邪恶的坏人根本就不讲人道。回家后我决定再次上京,我带上访信又一次来到北京,然而当我们来到信访办时,一大群便衣警察堵死了大门,根本不让我们进入。当我们说明来意后,一批本地区的警察叫我把上访信给他们,说什么他们是专门接待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叫我们跟他们走,说什么里面人太多,工作人员接待不了,把上访信也要走了。我们被骗到本地驻京办事处关押,根本就没有接纳我们要讲的真话。我告诉他们上访是国家允许的,关押我们是错误的,我们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秩序,电视宣传绝对是错误的,攻击我们师父,乱抓学员是错的,我们要求国家领导人正面了解我们,国家领导人这一违法的行为我们修炼人是不能接受的等等,之后又被带回关押在看守所11个月,在这期间,我经常看到功友被反铐在铁门上4、5天或7、8天不让上厕所,吃饭都叫别人帮忙,有时不由我们说清真相,被打得莫名其妙。在那里,我们修炼人经常被上铐子睡板子,被野蛮灌食,恶警不让我们炼功、看经文。

公检法多次非法提审我,竟然说我在狱中带头绝食,而他们在最后判决书上作为他们判刑的依据。由于我坚定地维护大法,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修炼,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并且恶警还向我单位勒索2000元罚金。

2000年底我被送到监狱,这儿的强制手段更是残酷,可以说只要不服从,残酷手段是多之又多。

一、罚站。首先我在半年的时间内,干部为了强迫我屈服,叫我答应不炼、决裂、写揭批材料。作为一个大法的受益者,怎么能听信他们的谎言?怎么可能符合他们呢?干警几乎是每天找我谈话,我向他们讲我炼功身体好了,思想境界提高了,心身得到净化,他们反而不听我的,更说我说的真话是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反而叫我认罪服法,并且第二天下午就开始罚站,在监队罚站。几次站着倒了,有次家人来看我,还发现腿肿得连鞋都穿不上。有时干部叫我把腿露出来看看,还装佯问是怎么回事,我说是被罚站弄的,他们却没有感触,仍叫我继续站。最后两个多月里,我的腿没有知觉了,肿得发亮。我被罚站长达半年,每天每夜都站着,监狱的上下干警每天上下班都知道,刑事犯也都看在眼里。我看如果我不是炼法轮功的,早已被干部和犯人的这种所谓的教育整疯整垮了。

二、不让睡觉。干警每天写一些很刻薄的作业题叫我做,不做的话,一个小时也不让睡,有时是两三天整天整夜不让合眼皮,由于干警的心腹来监管队,心狠手辣,她俩百般刁难,不让我睡觉,从第三天起,我的整个身体就是肿的,脸也红通通的,我有些承受不了了,经常站在操作机台上睡着了,有时被机器的响声震惊醒,有时被犯人推醒,有时被刘英骂一顿,揪一下。为了不出事故,我每天把自己的头往凉水管里冲,再就是把手往机台上打等,最后我被迫写了所谓的“悔过书”,恶警就让我休息两天,第三天干部又出一些违心话题叫我做,我就直接按我认识的真实想法写,结果被说成是出尔反尔。其实就是让我写“决裂书”,每天就是罚站或抄、写批驳材料,不服从就不让睡觉,还说什么叫人帮我,犯人平常把我的袄子、绒裤收起来,让我受冻,控制我吃喝、穿衣、上厕所、洗澡、洗碗,不让合眼,他们轮流盯着,我几次站着倒了。有时眼睛总是睁不开,有些上级领导还硬是叫我睁眼,说什么不尊重人,不知到底是谁在迫害谁?后来,甚至头脑都有点不清晰了,有时白天晚上都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十个手指也麻木了,还说错话、写错字。干部发现还觉得好笑。后来我非常惭愧我没有做好,不像一个修炼人,最后我向干部讲了我的真心话,我继续讲真话,把自己真正摆在修炼人的位置上,于是我向干部推翻了我写的“三书”,那是在压力下写的,干部又多次骚扰我,我没有再改口。

三、不让上厕所。为了达到他们强制的目的,恶警经常禁止大法弟子上厕所,叫其他刑事犯监督执行。几天几夜不让上厕所。

四、强制洗脑。由干部编写大量邪恶的所谓作业题,当把大法学员折磨得神志不清时,让学员读、抄所谓的揭批材料。有学员读材料时,感到心痛,捂着胸口,不愿再读下去,干部不让捂,反而觉得很得意。

五、超强度的苦役折磨。大法弟子除了每天完成大限额任务外,还有所谓的公益活“打毛衣”,别的刑事犯没有规定额外任务,而大法弟子就不行。

六、对大法弟子实行包夹制。通常2、3个刑事犯包夹一个大法弟子。包夹犯人稍不顺心,就可以对大法弟子肆意打骂和体罚。包夹越厉害越得到干部的表扬,甚至可以减刑。相反,如果有包夹犯人与大法弟子平和交谈几句或不愿打骂大法弟子就要被挨训乃至扣分。大法弟子在监号里不许开门,不许交谈。

七、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常常被体罚、上铐、不让休息、强行灌食。一大法弟子仅仅要求炼功,却没有得到允许,就绝食抗议,犯人对干部瞎说竟然得到表扬,还故意刁难她,控制她的行动。

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把宇宙特性──真善忍大法传到世间,救度我们。而政府不法人员却不顾人民和修炼人的感受,为了自己的私欲、权势,不择手段,利用职权践踏国法,利用职权宣传不实的报导,欺骗世人,三年来,不让我们说真话,采取残酷的手段折磨我们修炼人,把过去古人说的行善积德忘得一干二净,不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天理不容啊!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请关注这里的大法弟子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