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研讨会的提问中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墨尔本是一个学术活动非常活跃的城市,经常有关于中国问题的研讨会和报告会举行,学员们发现在这些研讨会后听众提问的时间讲清真相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

9月5日晚,由澳洲ABC电台主办的亚太地区系列演讲之一在墨尔本大学举行,由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名国际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做题为“中国的非常时刻”的演讲。演讲会由ABC电台的节目主持人主持,到场的听众有近500名。主持人一上来便宣布整个演讲及演讲后的提问和解答的实况录音,将由ABC电台向全澳及亚太地区播出,同时录音资料也将上到ABC网站。学员们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好的讲真相的机会。

演讲结束以后,提问的听众在麦克风前排起了长队。一名学员也站到了队伍之中。

让我们高兴的是,由于以前的洪法和讲清真相的基础,在学员提问之前,一位女士(非法轮功学员)便问道,请问在一党专制的国家,如何能保证法律的作用?比如中国政府对民运人士和法轮功成员的做法,就没有遵守法律。主讲的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

轮到一位法轮功学员提问时,他很巧妙地引出了美国国会全票通过的对镇压法轮功的谴责议案,然后自然地谈到了迫害的整体情况,接着再针对演讲人在发言中谈到的中国社会的道德危机说,我相信正是由于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有助于维护社会的和谐和稳定,美国国会才会支持法轮功。最后学员以幽默轻松的口吻提出他的问题:“如果您有机会向中国当权者进一言(whisper in their ears),您将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

学员的话音刚落,听众席中立即爆发出友好的笑声,演讲人受到感染,也不无幽默地说:我看我不会有机会向他们进言――再说他们也不会听我的。他说完这句话,听众席中的笑声更响了,笑声中既包含了人们对中国江独裁政府一意孤行本性的了解和嘲笑,也包含了对提问学员的友好和支持。这时,那位教授终于态度明朗地说,一开始可能他们也没想到会这样,后来(这场镇压)确实走得太远了,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吧。

就这样,不仅演讲人、在场的听众都获得了一次很好的了解真相、摆放位置的机会,而且演讲会录音在全国播出后,还会使更多的人受益。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我们了解到第二天墨尔本中国问题研究组还将举行另一场研讨会,由在中国呆了两年多刚刚返回澳洲的《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的一名特约记者做题为“如何拼写江XX?――再一次为澳洲人讲述中国”的报告。

这位记者在报告中主要谈到了作为一名外国驻京记者在中国工作的困难和尴尬:外国记者动不动就被视为特务,连在街上随便采访一个过路人都要报告,外国记者俱乐部被标为“非法组织”,唯一的新闻来源就是官方的新华社等等。

到了提问时间,因学员不太了解这位记者在中国呆了那么久以后,受造谣宣传的影响有多深,会不会对大法有负面的看法等,因此便以这样的方式提问:“法轮功的问题在中国一直是个很敏感的问题,请问在中国政府对媒体控制那么严密的情况下,你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发现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造谣的?”

这样一问,所有的听众首先得到一个正面的印象:中国[江XX]政府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造谣。研讨会上还有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研究人员,他们一直在饶有兴趣地听着在中国听不到的这一切。

听到学员这么问,这位记者说,我也是一点点才知道的。然后他明确地说,驻京的外国记者们都反对中国[江XX]政府(对法轮功)的做法。不管法轮功成员信仰什么,都不应该那样对待他们。

由于这位记者在澳洲读者中很有声望,他的话无疑对在场的听众起到了很好的影响作用。

利用这样的机会讲真相,听众是现成的,不用我们去找,而且由于是听了报告以后提问,容易与报告的内容关联起来,使提问有针对性,同时也使演讲人和听众感到与学员之间没有界线和距离,因此是一种很好的讲清真相的方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