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存的执著与旧势力的破坏──我对旧势力的残暴本质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2年9月13日】最近看到网上心得体会中,经常谈到目前大法弟子尚存的执著和旧势力以此为理由进行破坏的相互之间关系的文章。有大法弟子提出,即便自己有执著,也不允许旧势力借此执著来破坏。但是也有的大法弟子不太理解这种想法,认为是不理智或是没有向内找。

我赞同前一种认识,即不许旧势力以大法弟子的执著为借口破坏(但也决不是说自己以此为借口放纵自己、不去自己的执著)。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理解这是师父的安排,是我们应当同化的真正的安排所在。我们身上所存在的执著和业力,实际上是我们在此空间救度众生过程中同时应该修去的。而旧势力却利用大法弟子还没有修去的执著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考验”,直接干扰师父正法,干扰大法救度众生,因此完全是迫害。

而且,我想在这世上的人,人人内心都有执著、有恶的因素。但是旧势力的残酷和邪恶就在于它们要用残酷的迫害放大这些恶的一面,让一个生命内心的恶控制这个生命的全部,让这个生命走到法的对立面。谁心里没有恶?但是谁又愿意屈服于心里的恶进而被其支配?乃至背离大法?而旧势力就是要这样做,我觉得这清晰地表现了它们极为残暴的本质。

对于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它们瓦解式地放大其内心一切存在的怀疑和不坚定,甚至让其骂师父、骂大法、在被洗脑后迫害大法弟子。我觉得没有任何执著、缺陷应当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对于大法弟子是这样,对于常人呢,他要是执著钱,旧势力就利用经济利益安排他们迫害大法。德国、冰岛政府、美国某些大公司都是这样的受害者;他要是执著地位,就用连坐来安排他们迫害大法,中国的那些什么“书记”,什么“长”之类的就是这样的受害者……

在东北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里,警察让一个“普教”(普通劳教人员简称,非法轮功学员)训练我们大法弟子走队,其实是一种体罚和迫害。这个“普教”在此之前,了解了很多大法真相,觉得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比较有希望得救的一个。但是由于他是武警出身,他觉得训练走队是非常正常的,觉得走队走不好上去踢打也是很正常的(因为中国军队中体罚很严重)。作为一个常人,他没有意识到走队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没有认识到自己去踢打走队走不好的学员是犯罪。(注:他不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修大法而打大法弟子,而是因为他觉得大法弟子走不好队而踢打大法弟子,而这也是军队中的陋习,与此同时,他认为大法弟子都不错,都是好人。)最后,他把一个大法弟子腿踢残了。我们大家都知道,如果他以后不弥补,等待他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可是,此人由于自己的观念“走队应当走整齐”,就被旧势力利用来这样迫害大法,就被自己无知的恶行置于如此可怕的境地。况且此人觉得大法弟子很好。也就是说,旧势力抓住人的一点点执著,在“考验大法”的借口下,把很多可以救度的众生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旧势力在上面看得很明白,清楚地知道谁有什么弱点,就利用这些弱点来迫害大法。

不仅象上面那个以前当过武警的“普教”被旧势力害了,就是一些看来非常恶的人,也是被旧势力推到这样一个境地上来的。(我这里不是为他们的恶行开脱,人做了什么都得偿还。)在正法中,师父给一切众生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而旧势力的行为却是在毁灭这些生命。

杀害潍坊大法弟子陈子秀的两名凶手之一,刘XX,在打死陈子秀的那天晚上,坐在关押我们大法弟子囚室旁的凳子上,沉闷地抽烟,半哭着求我们大法弟子,你们就说不炼了吧,我不想打呀,我不想下手呀。反复地说,夹着烟卷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他多次求大法弟子低个头吧,表示自己不想打大法弟子。他在打大法弟子之前,要喝大量的酒,才能下得去手。当天晚上,他喝了大量的酒,活活把陈子秀打死。打死陈子秀后,他始终处于恐惧之中,一次日光灯突然灭了,他在黑暗的房间里吓得哆哆嗦嗦的。旧势力利用他的奴性、怯懦还有他的恶,把本心不想打大法弟子的他推向毁灭。很快潍坊当局为了摆脱干系,把他也开除了;他所在的原单位(他是从工厂借调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也把他开除了。他失去了工作,现在下落不明。

我举这些例子是为了说明旧势力是非常残暴的,他们固守旧宇宙法理的本质和自私决定了他们如此残暴,和师父救度众生的意愿是完全对立的。那么为什么有的大法弟子看到旧势力以大法弟子有执著为借口而杀、打、虐待、迫害大法弟子时,认为“你有执著,那旧势力还不钻你空子?”

这样想的大法弟子,我想请你们考虑那个当过武警的“普教”,他可怜不可怜?因为他的执著不应当被安排来踢残大法弟子的腿。那么我们大法弟子不更是这样吗?他们的执著现在被旧势力利用来让他们“揭批”师父、骂师父。“普教”是伤害大法弟子,旧势力让大法弟子去伤害师父,这不是比迫害那个“普教”还要残暴、阴狠千万倍吗?为什么只盯着大法弟子的执著,而认识不到旧势力利用这个执著进行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的残暴本质呢?这是不是对旧势力安排的一种模糊不清乃至认可呢?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思路中有意无意地符合旧势力的思路呢?“即便有执著也不许旧势力迫害”,我认为这种想法不是什么不理智,因为我们大法弟子向内找是无条件的,不会因为不许旧势力迫害就不向内找了,没有这个因果关系。但是如果以“向内找”的说法和形式回避目前天象下需要大法弟子通过真正的向内找不断纯净自己、否定旧势力安排从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这样关键的问题,那其实正是在符合旧势力的安排,真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师父讲:“其实人干了什么都得偿还,破坏大法的事罪是很大。”(《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排除干扰》)我现在学这段法,悟到了师父的慈悲,师父指出破坏大法的严重后果,我们就更应当从救度众生角度出发,否定和铲除旧势力的安排,粉碎它们妄图左右正法的企图,把那些因种种执著而被它们强做为借口从而令他们破坏大法的众生,从被旧势力迫害的厄运中解脱出来。

我悟到,从思想上否定旧势力安排,是当前做到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否则就将限于个人修炼的状态中不能突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