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市大法弟子支桂香被绿园分局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2年9月13日】吉林省公主岭市大法弟子支桂香2002年7月19日上午走在路上时被恶警非法抓捕,仅一周后,于7月27日被绿园分局朱志山等人迫害致死。
高精度图片

支桂香,女,31岁,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人。2002年7月19日上午,支桂香正在路上走时被恶警非法抓捕,并且没有通知家属。7月20日有同修在绿园分局正阳派出所见到支桂香,当时她的身体状况很差,说话有气无力。她告诉同修说内脏好象被打坏了,受了内伤。

7月25日,支桂香生命垂危。下午,办案人朱志山到公主岭市大岭镇支桂香父母家中,只说支桂香被捕一事,对于她遭酷刑折磨以至生命垂危的情况只字未提。当时支的母亲表示要去看看,朱志山说:“去也白去,不能让你见。”

7月27日,支桂香被迫害致死,而且当时恶警没有通知家人。朱志山后来说她是因为绝食死于开发区中日联谊医院。可后来家人到中日联谊医院并没有查到支桂香的病历档案。

7月31日,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支桂香的遗体在双丰火葬场被秘密火化,火化证明上委托人一栏中赫然写着“朱志山”。

而这一切都是半个月之后才知道的。

就在8月13日、14日,支的父母两次找到朱志山追问支桂香的下落时,朱志山还公然撒谎说:支桂香跑了,他还要找支的父母要人,甚至辱骂支的父母,态度十分恶劣。直到8月15日,支的亲属在双丰火葬场查到了支桂香火化证明上朱的签字,他才不得不承认。

这是邪恶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欠下的又一笔血债。据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在整个事件中,长春市绿园分局、正阳派出所、办案人朱志山负有最直接的主要责任。

8月15日,当支的母亲第一次确切知道自己女儿被害死时,悲愤难当,冲到朱志山的办公室里大声哭诉:“是不是你们把人给炼(火化)了?你凭啥给炼(火化)了?还没验尸就炼(火化)了?你家人死了,说炼(火化)就炼(火化)吗?是不是你们给打死的,怕人验尸你给炼(火化)了?你工作还想不想干,我告你去。我家小香不是饿死的,是被你们打死的,要不就是你们吃药给吃死的。你们太可恶了,炼法轮功也不犯错误──”后来,朱志山叫嚣道:“你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我也不怕,反正上面让这么干的。”

那些参与迫害支桂香的人,你们如果还有一点儿良知未泯,就好好想一想,你们有没有妻儿老小?支桂香今年31岁,上有半百双亲,下有不满10岁的女儿,一个仅仅因为坚持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就这样被你们迫害死了,你们人性何在?!你说“上面”让你干的,如果“上面”让你杀的是你的无辜的亲朋好友,你会如何?杀人要偿命,邪不会压正。三年来,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是怎样的人,你们不清楚吗?大法是清白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这样失去理智地充当江XX的杀人凶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你们不愧疚、不后怕吗?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用心血乃至生命呼唤着你们的良知,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你们能够清醒过来,悬崖勒马,免遭最后入无生之门的可怕下场。迫害大法的罪,还不起也得还啊。

从7月19日被捕到7月27日被迫害致死,支桂香始终用她金刚般的意志捍卫着大法的尊严,保护着同修的安全。7月20日,同修在正阳派出所见到她被折磨的很厉害,支桂香当时对同修说:“我一个字都没说。”而且有大岭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的警察说:“对她什么刑都用了,她一直什么都没说。”在这期间,支桂香一直用慈悲的心向身边的人洪法,包括那些迫害她的警察。据知情人讲,支桂香临终前最后时还在讲“大法好”。

支桂香流离失所在外,生活一直相当简朴,但她对大法一直坚定无比。记得长春有线电视插播之后,她被恶警抓捕后在双阳第三看守所绝食抗议20多天,堂堂正正地闯了出来。出来之后,她首先想到的是:“电视插播之后,长春讲真相的工作受到了比较严重的破坏,我现在真想为大法做点事。”那时她身上一无所有,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同修接济的,她最贵的一件衣服是38元钱,最后也送给其他同修了。

小香,你走得那么匆忙,我们的心为之悲伤。最后以一首诗结尾吧,表达我们的怀念,也与所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共勉:

助师正法,
天上人间。
救度众生,
此志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