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切我之所有,为天下芸芸众生”──忆同修王潺


【明慧网2002年9月13日】读今日明慧惊闻北京大法弟子王潺被山东恶警残酷迫害致死,心里十分难受。愿在此和同修们分享一点王潺的修炼故事以共勉,并表悼念之心!

1999年,江氏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不久,就全面封锁海外法轮大法网站,并开始对网路进行严密的监控,使得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很难得到海外法轮大法的消息。大约是1999年9或10月间,有位学员告诉我一位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希望能及时看到明慧网和大法的消息,请我帮助他。我答应说没问题,於是学员告诉我北京的弟子叫王潺,并给了我王潺的电子邮件。我很快和王潺联系上了。

从迫害一开始,王潺就积极地走出来投入到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正法洪流中。他意识到自己随时都有被恶警逮捕的危险,他在99年11月给我的电子邮件说:“我可能很快失去自由,我们将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正法。”但他毫不畏惧,经常出入天安门广场,接待外地来京上访的学员。他的妻子因修炼大法于1999年底被关押。他曾向银行系统的各级领导写公开信,表明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误行为,并在明慧网发表。大约2000年初,因为坚持修炼,他被单位开除失去了工作。没多久,警察就开始追捕他。他凭着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一次又一次地脱险。出於安全的原因,我很少问他在做什么。但从他托我转给明慧网的修炼体会、揭露迫害的报道中,我知道他做了很多工作。

他给我触动最深的是,在险恶困难的环境下,他还时时想到其他学员。有一次他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说:“你们海外学员修炼起来更不容易。在国内险恶的环境让我们不得不放弃那些人中的东西,而你们在这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有些执著心可能更难体察到。”他的这句话常常提醒我。

出于安全的原因,我几乎不和任何学员交流关于王潺的故事。他曾写过几篇很好的修炼体会在明慧发表。他给我的电子邮件大部分都丢失了,从仅剩的几次通信,可以了解一点王潺的修炼故事。

以下是王潺给我的部分电子邮件通信。

第1封信
日期: 1999年11月5日
尊敬的朋友:
我可能很快失去自由,我们将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正法。
希望能有一天见到你。

我家电话:010-82072067
工作电话:010-62323447,62323446

请转告功友们,生死对修炼者算不了什么,关键是坚修大法的心不动,一切行动要以善为本,事事为大法着想,用大法衡量自己的行为,正念一出,就知道如何去做。

王潺
1999年11月5日

***********

第2封信
日期: 2001年4月9日

谢谢你给我回信。请你给我订阅明慧,用信箱:……

国内弟子现在是很困难,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个人所看到的,真修弟子越来越成熟了,坚定大法是绝对不会变的。

我现在只能在街上的网吧上网,其中有很多限制。3月份,我租住的地方被恶警“围困”,设法摆脱后,我丢失了我的东西,现在是一个人!我妻子99年12月被抓后被洗了脑,现在还在监禁中,但是出现了严重的“神志不清”。我更感到修炼是严肃的!

国外弟子表现的很好,有效的抑制了邪恶,我们说声:谢谢!同时我们再说一声:国内弟子需要你们,愿你们做的更好!

邪恶的安排是不能认可的,我们决不认同迫害。让我们做的更好。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能放下根本的执著、走出人来的那一天,就是邪恶灭亡的时候。我认为,邪恶能持续多久,主要取决于大法弟子们的修炼情况,而不是它们的安排。我们要放下对一切的执著,包括对时间的执著,但是我们不能有丝毫允许邪恶存在的思想。我们要有现在就清除邪恶的决心和信心,我们同时又要有为整体的需要而付出我们的毕生的坚强和慈悲。

我们的师父为众生承受着实质上的一切,我觉得我们应该做师父合格的弟子,而不要做让师父等待的弟子,即使这样,我们也愧对于师父了!

时间有限,暂时到此。

问某某某好,也向其他同修问好。
2001年4月9日

***********

第3封信
日期: 2001年5月10日

同修:
你好!谢谢你给我发来的文件。

就在4月29日,在我和另一位大法学员一起在网吧上机时,被恶人注意,我设法走脱。而一起去的学员被带走了。当时我的心态不对,只想到自己摆脱邪恶,没有用正念正视恶人,事后想起来,当时完全可以制止恶人,却由于自己的执著心,给了邪恶可乘之机,那位被带走的学员至今没有消息!一想到此事我就羞愧万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由此我看到了我的不足,要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行啊!我只能把此事作为勇猛精进的动力,加倍弥补。

现在,一些中小城市的部份大法学员,很难得到明慧网的资料,印刷真相材料就更困难了,但大家都在尽力做着,一些网吧无法访问国外网站,而设法绕过封锁的访问经常受到干扰,订阅的信箱经常被“跟踪”。我现在不在北京,我在一个中等城市找了一个落脚的地方,购置了简单的机器设备,我把制作的资料提供给另一个小城市的大法学员。

我知道,要想不出麻烦,只有在心性上下工夫,用正念铲除和抑制邪恶,而且我多次摆脱邪恶,都是我坚决的不让邪恶得逞。但是,我还没有修到事事为了别人着想,还很自私,前面所提到的事使我正面看到了我还没修掉的自私的丑陋,但是无论如何,我的主元神是明白的,坚决去掉和清理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败坏的物质因素,不管它是外部的,还是自身的。因为这一段我在此问题上还有待提高,我决不会给邪恶可乘之机。

你和张xx近来可好么?有空时谈一谈。我现在表面上看有点苦,但我很幸福,因为我在大法中修炼,因为我在变的越来越好。另外xxx那里我以后合适的时候再去,也许很快,也许再等等,因为我差不多一直是一个人,还没有把事情做的更好。

向国外同修问好!
合十

老王 2001年5月10日晚

***********

第4封信
日期: 2001年5月26日

一些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要紧跟正法的步伐,用正念清除邪恶,要通过主动运用一个修炼者所具有的能力去正法,而不是完全依靠人的办法避开邪恶!我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是大法圆融的表现,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而要达到清除邪恶,必须用修炼者神的一面正法。

合十

2001年5月26

***********

第5封信
日期: 2001年7月1日

XX,
你好,很高兴又能和你联系上。前一段时间由于我不能及时上网,又加之我被“网络盗贼”干扰,频繁更换邮箱,致使联系中断。现在我知道了要用神的一面排除干扰,希望能和你保持联系。我可能还会更换邮箱,但都会及时通知你,这样做可能会使你费心记住,希望你能理解。

我现在正在准备用真相广播洪法,已经作了设备上的准备,还差录音资料,已准备自己录制,但为了效果更好,请你能否把一些明慧作好的录音资料给我发来,

一切是那么的艰难,一切又是那么的伟大,可歌可泣,生逢在宇宙如此伟大而关键的时期,能在大法中修炼,成为建立新宇宙的开拓者,生命终于找到了存在的意义和归宿,人间的得失已不在心上,而人间的一切所有,都是我们助师正法的条件,决不允许邪恶势力破坏,用一切我之所有,为天下芸芸众生,也许这才是更高的舍吧!愿与您共勉。

一直没有某某某的消息,请代我问候她。

XXX(王潺的化名) 2001年7月1日

***********

第6封信
日期: 2001年7月10日

XX:
你好,因忙于给狱中同修用高音喇叭传送师父新经文和大法真相,差不多有一星期没有上网,7月8日凌晨,终于在两个看守所的上空响起了洪亮的宇宙之声。修炼过程的实践告诉我们,所有我们认为难以做到的事,其实是因为我们后天的观念在阻碍,放下一切执著后,理智、智慧和慈悲就会充分发挥出来,就是无所不能的。

我能想象到国外大法弟子的正法任务和行动有多么难,因为你们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要求就更高,同时由于你们还有正常的工作与生活,所以后天观念的阻碍也就更大。……许多的牵挂时时刻刻缠着你们,而你们的正法任务又那么重,你们更难啊!

请你们放心,我们国内大法弟子一定能坚持到最后,这不是豪言壮语,而是真实的存在和事实,用我们的全部力量和能力,做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全体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将共同走向圆满。

XXX(王潺的化名)
2001年7月1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