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恶迫害 正念清除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2年9月14日】2002年5月11日这天,我和一名功友出去讲真相,庆祝大法洪传十周年。我俩带着光盘、横幅和贴的真相材料及真相小册子,骑着自行车去了附近农村。在讲到第四个村时,我正在向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弘法、讲真相,一回头忽然发现来了一辆110警车。此时,另一位功友离我有五、六米远,正在给一位老大爷讲真相,我就喊了她一声,她便骑上自行车走了。这时警车来到我跟前停住,从车上下来两个30多岁的恶警,上来就夺我的自行车,并用力拽我上警车,我说:“我是好人,没做坏事,你们为什么抓我?!”他们仍旧用力往车上拽我,这时我就大声喊:“乡亲们出来看啊!警察抓好人了!”这时恶警就搜我的衣服口袋,搜出4张真相光盘,他们就更来劲了。两个恶警用力将我推到车上。在警车上,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仅不听,并且邪恶地用一块破毯子把我的头包了起来不让我说话。大约走了二里路,又追上了那个功友,又把她也抓到了车上。

派出所的酷刑难动修炼者之心

把我俩拉到一个派出所之后就把我们分开。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一进门,那个抓我的恶警(块头很大,1米8的个子,很胖),叫我坐在地上,并要我脱去外衣,只穿一件衬衣。他开始问我住址、姓名、年龄。我说:“我是个好人,你们为什么抓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住址姓名?”我又给他讲真相。胖恶警见我不配合,就用手狠打我的脸,只听“啪!啪!”地响,我也没觉着痛。见我抵制他们,他就拉上窗帘(因院子里有民工干活)强制我伸开腿,他站在我的脚腕子上用力踩、碾,我此时只记住师父的一句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进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坚决不配合。恶警气急败坏,就又拿来一根毛刷子,毛刷子的杆是一根粗四棱棍,象疯狗似的用毛刷子杆狠打我的腿、胳膊、手、脸,并用脚踢我的后背,拽我的头发,把我的全身都打遍了。这时,我只记着师父的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进要旨二》·路)这时,我对恶警说:“我修真善忍没有错,你打我,你这样对待我,对你没有好处。我是为了你好。”他说:“我不用你对我好。”还是拿棍子不停地打我。就这样从上午11点,一直打到下午5点左右。尽管如此,我也没觉得痛,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替我承受。见我仍不配合,他就给我戴上手铐子,我要上厕所也不给打开。

“从前只听说迫害法轮功,这会什么都明白了”

到了晚上8点左右,恶警叫我们上车,什么也不对我们说。在路上我一直发正念:哪儿也不是我应去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大约9点多,把我俩拉到了看守所。到看守所换衣服时,监号里的在押犯才看到我全身没有一点好地方,全是黑的、紫的,手脚腿肿的没法形容。她们都流下了眼泪,有的说:从前只听说迫害法轮功,从来没见过,这会什么都明白了。这时犯人又报告了所长。他们过来一看我被打成这个样子,怕出人命,也不敢收,便打电话联系把我送到了治安拘留所。我一直向所里的在押人员讲真相,她们有的接受的很快,并说等出去以后也要把这些真实情况告诉其他人。有时女犯扶着我到院子里溜圈,我就借此机会向男犯讲真相。他们有的说:“你都被打成这样了,还给我们讲真相,你的意志真好。你一定要多吃饭,坚持到底。”14天过去了,他们见我的腿一直不能走,去厕所都蹲不下,怕我出去给他们曝光,不敢放我回家。而拘留所里的女犯都到期走了,没有人照看我,他们又邪恶地将我弄回看守所。

识破图谋上电视的又一出“春风”戏

在看守所我和功友一直背法、发正念。5月28日上午11点左右,医生突然带着拍录像的来到号里,并做了好吃的(一碗面条,上面卧着三个鸡蛋)端来,要我配合一下(我吃面条,他们录像),我坚决拒绝了他们,医生骂我“叫劲”,说这点事都不配合。我说:“我在看守所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饭。”医生气急败坏地说:“不吃算了!”他又指着一个在押犯说:“她不吃你替她吃了。”那位犯人说:“我不吃,我不做这样的事。”医生气的脸都变了说:“出去找人替她吃。”这里的犯人都明白了,这回真知道电视是怎样编造谎言来诽谤法轮功的了。

在我们正念的作用下,6月1日早上,看守所无条件地把我们俩放了,我们就又投身到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