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目击记


【明慧网2002年9月14日】2002年4月5日开始,吉林省省委副书记王国发窜至朝阳沟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开了一个会,发出了邪恶指令:强行转化、不择手段、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打死白打。为了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朝阳沟劳教所开始了大规模的邪恶迫害,六大队副大队长李忠波、管教王涛、崔洪雁等人对法轮功学员个个“过关”。

2002年四月初的那几天,天空被沙尘暴染红了,狂风不止,沙尘满天,很多人一生都没见过,有的不禁问道,天怎么这个样子,其实这是苍天对世人的警告,因为此时正是全国范围大法弟子在遭受残酷迫害的高潮,朝阳沟劳教所里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正在升级。电棍的“啪啪”声,刑具与身体的撞击声,恶警的恐吓声、叫骂声,还有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大楼,不断地看到一个一个好好的人走进管教室被架着出来,恐怖笼罩着朝阳沟。每个大队都有打的下不了楼打饭的,就是这样,每到开饭时这里都成了“战地医院”,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头上包着绷带,网兜着吊着胳膊的,包着手脚的,抬着的,五大队还有被四个抬着的,这次迫害用的刑具有电棍(多种型号)、狼牙棒(警棍)、小白龙(白色塑料管)、木棒、铁管、八号线铁丝拧成绺、竹板(用到打碎为止,受刑者身体里扎的都是竹刺,然后后又被往身上抹洗衣粉、盐,再用凉水浇)、用火烧手心、反铐之后吊起来打等等。

马胜波,农安县学员,坚持信仰、抵制洗脑迫害。他在管教室被恶警李忠波、王涛等人用三个电棍电其全身,扒光衣服,只留裤头进行毒打。恶警还用脚将其踹倒继续电,最后三个电棍都没电了,又用建筑用的八号铁线继续猛打,八号线打折后,又改用竹板抽打全身,竹片都打碎了,身上伤口上扎的都是小竹刺。他们还不罢休,向其伤口上洒洗衣粉后,将其拖到浴室打开窗户、门,在阴冷的风中向其身上浇冰冷的井水。四月初的寒气让人穿着毛衣都冷,而这些恶警却让其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几个小时,其间由两个劳教人员按着,并不断地浇冷水。

钟喜,长春学员,他坚持信仰,遭恶警毒打。在其头部受伤的情况下,管理科许多恶警及副所长王建刚伙同六大队管教一起来到监舍将其反铐,用绳拴在手铐上吊在门上毒打,用各种酷刑折磨这个满头鲜血、有生命危险的重伤号。若不是亲眼见到,我怎么也难想象在电视上满口仁义道德的警察能干出这种残酷的法西斯恶行。

吴亚军、朴勇(朝族人,家住吉大宿舍,教师)。十月初沙尘暴光临长春,人们大多穿很厚的衣服,在这寒冷的日子里,吴亚军、朴勇被恶警王涛逼其脱光衣服洗凉水澡,刺骨的阴风,冰凉的井水不停地从头浇下去,这么冷的天,不一会就哆嗦,吴亚军、朴勇前后两次都被浇了近两个小时,恶警王涛看着被浇的大法弟子取乐,叫嚣这是“冰火九重天”。

白山抚松县大法弟子王卫东,对自己在高压迫害下写的“三书”严正声明作废,仍然坚持正信,坚决不放弃修炼。他被恶警王涛指使犯人轮班看守不让睡觉,两天王涛用电棍、竹板酷刑折磨,王卫东一身正气、正念,劳教所只好将其从六大队转到五大队,刚到五大队又被毒打了一个多小时。

另外,在这次迫害中吉林省柳河县大法弟子隋福涛被折磨致死,劳教所说他是心肌梗阻,望知情者给予补充。

请见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渡过难关。望全世界有正义感的政府、组织、团体及个人共同谴责并制止江XX政治流氓集团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虐杀。

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行凶作恶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大法弟子。要知道善恶有报,天理是最公平的,没有哪个坏人会逃脱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