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当我说我要去天安门,一同修问我为什么要去,我说这是了愿——2000年10月1日那一次我是随着大家走出来的,一个人又去北京时我没有做什么,只是溜了一天就回来了,我做得不好我要弥补。同修当即指出:你这是为私而去的,心不纯正。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每一念每一句都带着一个“我”,并不是出于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明白后,我马上用正念清除内心的不纯净。

2002年9月3日,我登上了进京的列车。转了两节车厢都没有空座,便站在车厢连接处。乘警在查一位老大娘的票,并打开她的行李翻来翻去,还问她:是不是身体很好啊?棒棒的?我感到这是邪恶的诱骗,但是并没有走开,心想:反正我不怕邪恶,我就是来让邪恶解体的。但忽然,我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便走向另一车厢。原来我的思想中总有一个词:“反正”,它的存在常使我找不到正念。为什么不怕邪恶就非要经受它的邪恶考验呢?!那么,既然已经看到了它的邪恶安排,认清了它的险恶用心,为什么还熟视无睹,麻木不清醒呢?刚才满满的车厢内,此时却有一个空座给我,我明白了离开那儿是理智的。

我想我要上天安门,一路顺风,绝不允许有任何干扰和阻挡,更不允许恶人碰我一下。师父已经给了我们无所不能的神通,如果再让世人或其他众生看到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那是对大法的侮辱,我决不同意。我是来助师正法的,是大法在世间的真实体现,怎能被邪恶所欺?师父讲过:“……因为大法的原则不允许,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精进要旨·浅说善》)我坚信,百分之百的坚信。

从车站走向天安门,一路上当那些不好的观念一露头,我马上排斥掉,很容易很容易,如同抹去光面上的一层灰尘,我感到大法在心底扎下了根,坚如磐石,一切变异在大法的威严之下烟消云散。

走上了天安门,我感到自己很轻盈,没有慷慨激昂,没有视死如归,我深信一切顺利,一切本该如此,一正压百邪嘛!轻松地走在天安门广场,心怀喜悦,我感谢师父给我这样的机会,使我能在这伟大的时代能为众生做点事,哪怕是一点点小事也是意义非凡的。能参与正法,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这是一个生命最大最大的荣耀。

三年多了,在我眼里天安门如今才有了一点神采,这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中心广场,多少次忍辱做了屠杀正义的战场。这场戏的中心啊,今天我要在师父和同修的帮助下,让它正过来。

法轮大法好”——横幅高高举过头顶,“法轮大法好!”—— 一声声灭尽邪恶。对面的人群分成两列,躲得远远的。我更大声地喊:“真善忍好!”心想:人啊,你怕什么,怕见恶警凶残抓捕善良人的严酷场面吗?你知道狱中的大法弟子正承受着什么吗?你知道那正是为了你们能明白真相吗?“停止迫害法轮功!”我尽全力呼喊……

收起横幅,天下起了小雨,我的心却明朗了。来时曾想:到底去多少次天安门才算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呢?喊多少声“法轮大法好!”才算完成使命呢?此时站在天安门,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尽一切讲清真相!只要迫害没有结束,只要正法还在继续。

回到家乡,继续讲真相,来回24小时什么也不耽误,却更加坚定了我助师正法之心。我又一次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象我这样平时并不精进的弟子,之所以能顺利返回,完全是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是因为整个过程中我心中只有大法。师父讲:“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以上个人体会,望功友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