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在干着什么?我们将走向何方?

一位大陆警官的质疑和愤慨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我是一名被称为“人民警察”的国家公务员,已步入不惑之年,是伴随着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充满曲折和动荡的几十年历史,人们时常的在进行着回顾和反思。“改革开放”是我们痛定思痛的反省后取得的成果,以至于许多发达国家也不得不对我国另眼相看。这本是国人引以为自豪之事。但是,自从江氏集团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以来,我们都干了一些什么?我们正在走向何方?我想是我们应该重新反省的时候了。

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十分了解他们,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做什么;同时我又是一名警察、一名国家公务员,当然也十分清楚目前的警察、公务员们是怎么想的,又正在干着些什么。作为已入不惑之年的我,我有资格断言:江氏集团(实际上整个党和国家机器都被利用了)目前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的镇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错误,用不客气的话讲,可以说是犯了 “弥天大罪”。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加以佐证。

首先,从镇压法轮功的动机来看,完全是小鸡肚肠的江XX害怕自己的权力受到威胁和动摇,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广大炼功群众推向敌对面,却并不考虑他们所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其次,从镇压所采取的方法来看,自始至终,从上到下,采用的都是非法手段。比如,将江氏自己“给常委的信”作为中央文件传达并执行;先定性定罪,再立法,再伪造证据;以“口头传达,不得记录”的“上级指示”代替法律、法规和政策性文件;利用司法机关来处理法轮功事件,却不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等等。再者,从镇压的具体手段来看,在对付和对待炼功群众时,采用的完全是一些残酷的、非人道的、甚至是灭绝人性的方式。人家还没有说你们这些完全可以被称为坏人的人如何如何,更没有说要反谁、推翻谁,仅仅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要置他们于死地。可耻啊可耻!可悲啊可悲!

在已经步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华民族,江氏集团认为的头等大事——镇压法轮功以来所发生和出现的种种奇事怪事,实实在在地让人无法理解和接受。明明都承认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有些还是好干部、好领导,不抽烟、不喝酒,不打人、不骂人,不受贿、不贪污,还是要去恨他们、整他们;明明知道所谓的“上级指示”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有些是非人道的、残暴的,还是要去执行;明明知道炼功群众的真正动机并非想当官、想篡谁的权,还是要煞有介事、振振有辞地说他们要这个那个;明明知道江氏集团的这些做法是在把共产党和整个政府推向危险的歧途,把中华民族推向灾难的深渊,可还是认为拥护江氏就是拥护党和政府,就是爱国。这难道真是我们中华民族现在和将来所需要的东西吗?

其实,非法镇压法轮功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单一法轮功的问题,明天也可能采用同样的非法手段来打压基督教、佛教……后天也可能轮到异己人士,持不同政见者以及当权者不喜欢的任何人等等。这样,我们所倡导的法治社会何时建成。本来现今的中国社会就充斥着害人害己的假冒伪劣,说假话升官发财,说真话吃亏受气,还非得把仅有的这些敢说真话、说实话的人统统“转化”成必须会讲假话、会骂人、会干坏事的人。难道中华民族就必须做生活在假恶丑的肮脏社会里的劣等民族吗?选择什么功来炼,就像喜欢什么食品一样是人的基本权利。连这样的基本人权都得不到保障,还谈什么人权?你不修炼法轮功,但你也有人权。尊重和维护别人的人权,也是尊重和维护了你自身的人权,难道你真的会认为中国人,包括你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拥有基本的人权吗?

在江氏集团的残酷镇压下,现在有许多不是法轮功学员的人提起法轮功都有一种惧怕的心理,特别是一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他们有的甚至把这种“怕”毫无道理地转化成了对自己的亲人——法轮功学员的恨。他们在怕谁?在怕什么?显然他们怕的并不是法轮功学员,更不是怕自己的亲人,他们怕的是来自权力的那种邪恶和歹毒。这种来自权力的邪恶压力,扭曲了许多原本是好人的人的心理。曾经的亲密战友、知心朋友、至亲至爱,今日竟然反目成仇,甚至无端加害。有的人争辩说:“上面指示,没有办法”;有的则趁机钻营,大捞所欲。……看到那些手无寸铁,善良温和的老人、妇女和孩童等各个层面的修炼者,面对荷枪实弹、拳打脚踢的“人民警察”而毫无愠色,可以说他们是平凡中透着伟大。而那些所谓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此处特指法轮功修炼者的丈夫、父亲、儿子们),那些所谓的“无所畏惧的共产党员”(此处特指那些良知尚存的当权者),至今仍在对来自权力的邪恶忍气吞声的妥协着,甚至不敢去为维护自己的亲人、下属的正当权利说一句公道话,相比之下,显得实在是太渺小了……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们将被引向何方?我想是凡有正义感、责任感的中国人现在心中都会有这样的质疑和愤慨。其实,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尽可能地按照我们已经认识到的客观规律或标准,而不是主观臆断地去做事;尽可能地避免祸国殃民的恶性循环——先胡乱折腾一番,等到民怨沸腾、大家都受害不浅的时候,再采取反省、纠错、平反的愚蠢行为;否则,我们中华民族何以谈得上成熟,何以谈得上文明,何以谈得上强大?!


一位人民的警察
2002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