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新跟上正法进程中的认识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我是一名曾经走向邪悟的学员,现在我把我的一点认识写出来。我误入歧途后,是美国的同修、欧洲的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走错了,因当时我已被上网。后来我在学法时醒悟过来,知道自己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马上上网严正声明加倍弥补自己走错路后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定修炼同时去帮助误入歧途的学员。有的学员明白了,但认为上网声明只是个形式不重要,在家炼就行了,我认为还是有怕心。师父给了我们这些走错路的学员重生的机会,我们怎么能不把握住呢?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明确告诉我们“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该做的,同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学员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我认为马上从新去做与同时声明都不能省,这是向邪恶宣告自己的改过的决心,这是向宇宙证明自己要做真正的大法弟子,也是在揭露邪恶的谎言。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宿命通功能》中(59页第二段)“咱们不是讲物质不灭吗?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当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在另外空间里,它是不灭的,永远会存在那里。”想一想这些误入歧途的学员写了很多不符合法的话,你不严正声明你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全部作废,它能销毁掉吗?宇宙中众神都在注视着我们。

现在我把我在新生过程中遇到的两个点化写出来。在我刚刚明白自己走错路的时候,晚上师父让我看到自己的元婴(和下巴一般高)化掉了,和师父讲法中的一样。我知道师父为我承担了那么多,师父的洪大慈悲我无以言表。我努力修炼,多讲真相,修炼一段时间后师父又一次点化我:师父拉着我的手,从地下室中一层一层地往上走。很累,但我一声不吭地跟着师父,突然间有一团黑黑的东西贴上了我往下拖,我一紧张喊师父。我知道师父就在我旁边,师父不说话,我被拖下一层楼后冷静了下来。我说:我是正法弟子,并念正法口诀,那东西就化掉了,我接着又跟师父往上走,终于从地下室走了出来。师父叫着我的小名,不是今生的名字,说你终于走了出来。接着师父又把我送到一个很高的山上。我醒悟到我终于从地狱中走了出来。

在我从新走入正法期间,单位办起了洗脑班,叫我去给别人洗脑。我告诉他们我又修炼了,单位就要给我办洗脑班,因当时也有怕心,也悟不到抵制迫害,我就离家出走,在外面与流离失所的同修一起学法。单位知道我走了,让我爱人给我写“保证”。我悟到这是邪恶的一种迫害,我流离失所也是邪恶的迫害,我不应该再承受邪恶的迫害,我又回到家中,告诉我爱人不能写“保证”的原因及真相,我爱人明白了,说不替你写“保证”了。单位一看我不写,我爱人也不写就让步了。就通知说不给我办班了,也不让我爱人写“保证”了,来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就行了。(因我单位集体都得解除劳动关系,就是买断,但又规定说炼法轮功的必须妥协后才给解除。不放弃信仰就在班里不让出来,长期关押)由于我抵制迫害,单位就压下了我的事,给我办了解除关系。我到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时跟单位领导讲真相,单位人都明白了。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当我面对单位、街道去讲清真相后,感觉环境宽松了,人们更愿意听了,讲清真相更容易了。

以上是在现有的个人层次所悟,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