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与去执著:正念去困魔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最近我发正念干扰非常大,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致使我发愁发正念。近一个月来,虽然坚持发正念,可没有起到正念的作用,知道是思想业在干扰主意识,于是下决心在发正念时前5分钟尽最大努力集中精力清除思想业,可不管怎么努力,几乎只要一闭眼就睡过去了。丈夫提议我干脆睁着眼,可眼睛不听使唤,不知不觉就闭上了。思想中出现不同的人物和我吵吵、不同的事让我去分析,只要往那一坐结印或立掌,就开始睡过去,这种干扰死死地控制着我,使我感到很痛苦。为了帮我冲过这一关,丈夫不知要在发正念这十分钟叫我多少次,而每次叫我时,我都在梦里那陌生的地方和有形象或无形象的人说着、忙碌着。

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深知助师正法最后的可贵日子里,每个大法弟子发正念的重要性,我甚至痛苦得无可奈何地含着眼泪对师父说:“弟子虽不十分精进,离您和法对我的要求差的太远,可我一直在努力做好,不是弟子不积极发正念,可没等开始发,思想就不知跑哪去了,请求师父帮助我,我该怎么办?”回想助师在人间正法这3年多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我都凭着对法和师父的坚信走了过来。丈夫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些消沉,我曾鼓励他,我们是和师父立下誓约在人间助师的大法弟子,历史上就已经造就我们的一切能力,邪恶是正法的对象。只要能闯出劳教所,今后生活中不允许再受到迫害,我不允许这一切发生。我不认为我在讲狂语,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感受。是对师父对大法无比坚信的正念,是我在法中修出的佛性体现。可没想到在相对宽松的今天,我却不知所措,我真的非常无助。

我只有学法,向内找。关于正法与去执著问题我和同修发生了争执,他暗示我实修不够,不重视个人修炼。我承认还有没去的执著,但是在邪恶疯狂迫害的3年多来,能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哪一个不是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非人折磨,经历无数次的非法绑架,每一次被绑架,每一次绝食,每一次走出来证实大法不都在实修中吗?是邪恶的旧势力死盯着我们的业力和执著不放,非要“帮”我们一味的“实修”而不让我们参与正法,这不正顺应了邪恶的旧势力吗?与我们助师世间行的初衷也不相符呀!我并不接受同修的意见,我相信法理上我是对的,但心还是妥协了,因为我被干扰得糊里糊涂这是事实。我真的实修不够?难道是我的思想业太大?(因修炼前,白天脑子总象编电影,晚上失眠总做梦)是我太抬高自己了?我没有那么高的层次,思想没有空,心静不下来,才被干扰?……

我使劲向内找,也确实发现自己隐藏着显示和自满的心。在直面讲真相,偶遇不理解的亲朋,认为我傻,认为我无聊,冷言相激时,发现了自己的虚荣心,可这也不是主意识被控制的原因呀!细找自己名利情似乎全有。一种越修越累的感觉就这样使我陷入了极端的个人修炼无原则地向内找,也正是这“向内找”使邪恶钻了空子。越害怕干扰反而干扰越厉害。

就在我无助的时候,师父的法再次点醒了我,在《澳大利亚讲法》中,师父说:“它让你困,让你睡觉,让你失去正念正觉,甚至于它急了会给你显现出干扰来,还会在思想中显现出字来。破坏大法的魔也会这样干……”这句话使我身心一震:原来不止是自身的思想业,而是迫害大法的魔在利用我法理上不扎实,难中不坚信自己的正悟而迫害我,是它在拼命地抵抗,怕我让它解体。我不再为此痛苦,不再负担这种干扰,不再无原则地向内找,不再含泪求师父帮我,师父为我们做的太多太多,我似乎感受到师父那份苦心,要我们“难中炼金体” (《神路难》)给我们自己悟道的机会,这恰是师父对弟子最大的慈悲啊!

在法理上我更坚定了自己的认识,历史上造就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人间助师正法时留有一些人的思想和业力,否则也无法在世间助师正法,更何况我们的业力和各种不好的观念和思想,主要是因为要到人间来在层层转生时为了生存被污染所致。从根本上讲,我们是在兑现誓约,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不是来人间修炼或个人圆满,如果我们一味地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去执著,而不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不断纯净自己,就会跟不上正法的进程、辜负我们自己代表的宇宙体系众多生命对我们的无限希望。

当终于识破了邪恶,我发现它什么也不是,相信邪魔不可能再干扰我发正念。一瞬间,我仿佛是顶天独尊的正神,在我面前邪恶自灭。中午12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我非常清醒,头顶上的能量强烈窜动,我知道我强大的正念在发挥威力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