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洗脑班”计划破产始末

【明慧网2002年9月17日】2002年2月春节前夕,湖南郴州的恐怖组织610、公安恶警、地方恶人组成了多个行动小组,对大法弟子抄家、绑架。恶警、恶人包围一个个大法弟子的家,破门而入,抄家、抓人。就这样没有任何理由,不负任何责任,一个个善良的老百姓就这样被绑架走了。灯光昏暗,警车凄厉,让知情者心寒。

大法弟子也有亲人、家小,也希望生活和平、安宁。但是现在因为他们炼功受益了,就因为他们在压力下仍不肯昧着良心说法轮功的坏话,就被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地剥夺了过正常生活的权利。

那天,大法弟子的亲人们在一片恐慌中度过这凄苦不眠的寒夜。他们到处寻找、打探他们失踪的亲人,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们不但没有来得及带任何换洗衣服,就连牙膏牙刷都没机会拿。第二天,有一学员的家属找到北湖区公安局政保股,打探其母亲的去向,并要求送日用品。恶警们毫无人性地将其用手铐铐上,进行恐吓,并折磨了几个小时。

其中有位大法弟子的亲人是法院退休干部,他愤怒地对抓人的恶徒说:“你们凭什么抓人,这是哪一国的法律?我干了几十年法院工作,没见过这种法律,你们这样搞,我们也要上北京去。”大法弟子的亲人有的找610,有的找公安局,有一大法弟子的亲人找了有关单位也没有找到人,只好找市长办公室,控诉610和恶警们无法无天的恶劣行径。

……

“一号小组完成任务”、“二号小组完成任务”……随着恶警们的汇报声,大法弟子一个个被绑架到了“洗脑班”,一个人一个房间。“不准讲话”,“不准练功”,不准这,不准那,邪恶规定了无数个不准。610恶首张和平每天叫嚷:“你们干什么都可以,但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他是指99年720之后江氏犯罪集团为了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合法化而追加的那些违背国家宪法的所谓“法律规定”。

大法弟子们没有被吓倒。他们从一被关进去就抵制邪恶迫害。他们坚持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并强烈要求放人。恶警们进行各种干扰与迫害,都没有效果,他们就进行暴力镇压。他们几个人架一人,强行将人拖走,大法弟子就高声背师父的经文。610首恶张和平气急败坏地叫嚣:“用手铐将他们铐起来!”610恶人袁永兴叫嚷:“将他们加上聚众闹事的罪名起诉,判他们的刑!”

北湖区公安恶警、政保股股长吴子强带着大批恶警冲进“洗脑班”进行强压。大法弟子虽然人少,但没人顺从恶警的迫害。结果警察们灰溜溜地走了,临走其中一女警说:“这里有一部分人还是从监狱出来的,很了不起。”

迫害不能改变大法弟子的信仰,恶警们不甘心,再一次知法犯法,给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们扣上扰乱“破坏社会秩序”的罪名关进了拘留所,15天后才放他们回家。此后邪恶虽然扬言要重开“洗脑班”,在郴州电视台声称“洗脑班”要开张,地点搬至郴州党校,但实际上后来“洗脑班”的计划在大法弟子的正义行为和发正念作用下自行解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