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仍被劫持在精神病院(图)


【明慧网2002年9月18日】
1999年7月,吴晓华在东京参加全日本首届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大会时的留影。2002年8月,第12届世界精神医学大会期间,向参加大会的各国代表们的呼吁

惊悉父亲已突然去世了,我立即打电话给国内的母亲。只听电话那头母亲悲伤地说:你爸爸已经突然走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样子,没救过来。我问:通知了大姐了吗?母亲说:我怕是送走了你爸爸接下来送你姐啊。电话这边我流泪了。母亲说:你姐现在被关在精神病院,身体很弱,血压、血糖都很高,她若是身体经不住这个打击的话,我怎么能一下送走两个啊!我说:趁着给爸爸送葬的机会,同大姐的校领导联系联系,怎么也该让大姐回家一趟给爸爸送葬吧。

后来得知家人同我姐的学校安徽省建筑工业学院联系了。据说学校得知我父亲去世的当天立即派人去请示,结果是省610办公室不同意,理由是吴晓华在劳教期间。

在江氏独裁政权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这三年多来,我姐多次被抓,经历了强制洗脑、被打、被骂、被带镣、被灌食、被关小号、被用擦厕所的抹布及带污血的卫生巾堵嘴、被强迫服用精神病治疗药物、被绑在床上电击等许多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即便如此,她一直用善心讲真相。现在女教所也不想要吴晓华,说我姐不好对付。现在精神病院也改变了过去的迫害态度不想要吴晓华继续呆在那里了,说她是个很好的人,没有精神病,他们已不再想拿吴晓华当精神病人来对付了,并希望她赶快走。他们希望吴晓华家属接她走。但是吴晓华家属即我姐夫却受到610的威胁,不准他将我姐接出来。

现在母亲非常不安,她说我父亲去世时血糖值是18,突发心肌梗塞。而我姐吴晓华被迫害得现在血糖值是22-28,并且血压很高,心脏也不好,极其担心我姐的生命安全,希望我姐能赶快回家。

八月末在日本横滨召开的第12届世界精神医学大会期间,我以我姐为例向参加大会的各国代表们呼吁: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滥用精神医学迫害大法弟子,立即释放吴晓华。

与此同时我们谨向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感的媒体、团体、乃至个人呼吁:你们的一个关注的报导、一封信、一个电话、一个签名,对那些仍在中国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个为坚持宇宙真理而付出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极大的鼓励。或许那些在残酷的迫害下尚有一丝呼吸的他们为的是等待你们的一颗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