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9月1日)

【明慧网2002年9月2日】

  • 要点文章

  • 正义之声

  • 讲清真相

  • 大陆综合

  • 善恶有报是天理

  • 海外综合

  • 资料汇编

  • 要点文章

    欧洲法轮大法协会主席致函日本外相呼吁救援金子容子,信中说,北京对金子容子的判决严重地侵犯了金子容子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而这些权利明文写在中国的宪法和中国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中。在为争取在中国被监禁的诸多法轮功修炼者们的释放而进行的成功的运动中,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干预起了主要的作用。期望外相在中国的访问期间向北京当局提出金子容子的案件。


    正义之声

    加拿大议员马琳-詹宁丝7月8日就冰岛黑名单一事致信加拿大外交部长,呼吁加拿大政府与冰岛讨论有关加拿大公民被拒入境冰岛的事件,并敦促政府调查中国外交官或公民是否在加拿大国土上对加拿大公民建立档案和黑名单。

    英国下议院议员詹金斯8月23日给学员复信,表示继续支持法轮功学员,努力维护表达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些基本的公民自由。


    讲清真相

    曾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野蛮摧残的法轮功学员致美国总统的一封信:江泽民是沾满善良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我和丈夫只因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江泽民政府多次关进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被警绑在“死人床”上,用好几根电棍同时电击。现在我被迫流离失所,丈夫在看守所已被折磨得不像样子,年近古稀的公婆带着我四岁的儿子在煎熬中度日。在中国没有人敢替我们说句公道话,我恳切希望您和您的国家能站在正义一边,帮助结束这场已经长达三年多的残酷迫害!

    提醒佳木斯市民:近期佳木斯接连发生数起重大刑事案件,社会犯罪率猛升。而公安部门却把主要精力都用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群众身上,甘做江家家奴。佳木斯警察经常私闯民宅、非法搜查、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的家、亲朋好友及工作单位也经常受到不法分子的骚扰、恐吓、威胁和勒索;恶警深更半夜砸门,惊得四邻不安,怒斥恶警的土匪行径。这些追随江泽民的“人民公安”实为“人民公害”,比普通盗贼肆虐更甚!


    大陆综合

    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劫持大批大法弟子并百般迫害,把大法弟子绑在椅子上几天几夜,长期不让睡觉,围攻毒打;大法弟子被吊到树上是家常便饭,有时所有的树都吊满了,有的被吊在树上几天几夜;许多大法弟子甚至被强行送往唐山安康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一河北廊坊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一秦皇岛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广州第一劳教所残忍虐待大法弟子,强迫他们放弃信仰。恶警用手铐将学员铐在篮球架上,有的长达4个多月,每天日晒雨淋,导致大法弟子饶卓元于8月初被迫害致死。恶警采用的残酷手段还有:每天不准睡觉、喷辣椒水、往床上倒开水,放蟑螂、放臭虫、老鼠、往阴部喷辣椒水、毒打等等;恶警专打学员软肋、胸部、内脏等重要部位。

    2002年9月1日大陆综合消息:

    ◇2002年4月1日至7月10日,大庆劳教所运作所谓“百日安全转化”的犯罪活动,采用强制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劳教所以减期为诱饵,利用劳教人员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多名大法弟子被毒打、罚坐铁椅子、上绳等酷刑折磨。

    ◇成都警察8月21日至22日绑架7名大法弟子:杨国斌、王海波(江西赣州市)、老高(化名)及其他4名大法弟子均在住所遭绑架。

    ◇辽宁凌源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拘留、劳教、勒索等迫害部份事实。某乡大法弟子因在公路边写“法轮大法好”被抓,在凌源被非法拘留3个多月,罚款400元。

    ◇辽宁凌源钢铁公司职工、大法弟子侯延双在做真相材料时被抓,现被非法判重刑14年。妻子李春侠被悬赏通缉,正在读小学的儿子流浪在外,靠百家饭活着,恶警侵吞侯延双家庭财产价值8万余元,现金1万余元,包括一台三轮车、楼房一处。希望正义人士对他及他的全家正在受到的迫害给予关注。

    ◇8月25日,湖北省仙桃市大法弟子肖洪兵、周宏才在郭河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现被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他们一直在绝食抗议,情况危急。仙桃地区还有大法弟子张玉枝夫妇、朱寿清、老杨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本地区的所有大法弟子应该惊醒了,这不仅是针对被抓学员的,更是针对我们整体的。

    ◇河南郑州大法弟子张克轩8月25日被恶警非法抓走,现被关在西流胡(中州铝厂) 拘留所。请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

    ◇近来北京的恶警和联防出动很频繁,尤其是到了晚上。前几天,几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在晚上所谓的清查中被恶警以无证件为由带走,至今未归。请北京同修加强正念,一起清除另外空间控制北京的恶警和联防的邪恶因素。

    ◇2002年8月21日下午,北京大法弟子王潺、于露萍和王玉霞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济宁恶警郭洪涛等邪恶之徒非法抓捕,随即被施以酷刑折磨。

    ◇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胡克英、曹凤英、杨秀琴、毛齐。

    ◇河南省女子劳教所三年多来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一天也没停止过,一、二、三、四个大队每个队都制定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阴险毒辣的手段,其中三、四大队更是从精神上、肉体上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我们紧急呼吁善良的人们,请伸出援手,匡扶正义,帮助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广州海珠区洗脑班(海珠区何贵荣福利院),最近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进行更紧密的精神迫害。沈元慧、周伯等大法弟子被关在十楼,进行严厉的精神迫害和摧残,其强烈与阴险程度远超过“文革”时期。个别年轻的男大法弟子被送到黄埔戒毒所,那里是广州最邪恶的地方之一。

    ◇北京房山地区恐怖组织“610”近日对法轮功学员搞人人过关,填表,写“保证”。据悉石花洞村两名功友被绑架到窦店洗脑班,现情况不详。希望同修加强发正念,彻底清除房山地区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帮助被绑架的同修战胜邪恶。并希望海外功友给以支持。

    ◇山东济宁市公安分局恶警对我一家的迫害:2001年1月,我到同修家串门,无故被公安分局恶警抓到济宁渔山派出所,遭拳打脚踢,并象土匪似的把我家抄的一片狼籍,没有收获就无聊地走了。第二天他们威胁家人若不交钱就送我去拘留所,家人怕我死在他们手里,只好花钱托人请他们放人。

    ◇警惕:双城市的叛徒李超5月份被放出后,在哈尔滨市到处寻找资料点,打听谁在上网等。据悉,此人在拘留所期间出卖数名同修,连同帮助过他、资助过他的同修都因被他出卖而被捕。望与其联系过的同修们当心。

    ◇广东大法弟子祝贺“委内瑞拉大法协会” 、“捷克共和国法轮功学会”成立

    ◇大陆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祝贺捷克共和国法轮功学会成立

    ◇郑州大法弟子祝贺委内瑞拉、捷克成立法轮大法学会。

    ◇深圳大法弟子热烈祝贺委内瑞拉、捷克共和国大法学会成立!

    ◇云南大法弟子祝贺南美洲阿根廷、委内瑞拉法轮大法学会成立!

    ◇荷兰法轮功协会热烈祝贺委内瑞拉大法学会、捷克共和国法轮功学会成立!

    河北邯郸大法弟子钱国宁、郭春荣夫妇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恶警非法抓走并抄家。钱国宁三次被抓进看守所;陵北小学教师郭春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多。8月17日和20日,恶警再次分别把钱国宁、郭春荣强行绑架到看守所,一个完整的家又被这些人活活拆散了!

    一位被迫流亡的大法弟子自述在劳教所的遭遇:我承担资料来源的工作,警察查到我的住处,被抓。恶警连续三昼夜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折磨得我连眼皮都睁不开,我被非法判了3年。一次我被扒得一丝不挂,手脚被绳子捆住,恶警用3到5根电棍同时电,还泼水,连成一片,头,腋下、下身等处全被电过,致大小便失禁。劳教所里每月只能洗一次澡,“疥疮”满身都是,流血、流脓,奇痒无比,皮肤坏死。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用正念冲破牢笼。

    2002年7月中旬到8月中旬,邪恶之首流窜到北戴河,恶警又加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以下是发生在秦皇岛的故事:

    ◇ 7月中旬一天,恶警要绑架一位大法弟子,他不为邪恶所动,向邻居讲真相揭露邪恶。一位80多岁的老大娘说:“他们一家都是好人,我们邻居相处了这么多年,什么活都帮我干,在家里呆着犯什么罪?你们要抓他,就先抓我这老太婆吧。”周围群众也七嘴八舌,说警察乱抓人真没天理,会遭恶报。见群情激愤,恶警只能作罢。邪恶之徒后来从该大法弟子的老家唐山把其绑架到山海关洗脑班。

    ◇秦皇岛临河里大法弟子发正念,七次挫败邪恶。2002年7月中旬一晚,恶警去抓一位女大法弟子,六次都没得逞。第七次恶警恼羞成怒,带着“开锁大王”,上门撬锁,惊动左邻右舍。这位瘦弱的女同修发正念除恶,同时在里面拽着门锁,与恶警僵持了40多分钟,锁也没有被撬开。连“开锁大王”都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难撬的锁。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用铁棍生生砸倒了门,并把70多岁、护卫女儿的老母亲砸倒在门下,当时老人就犯了心脏病,且头上流着血。恶警冲进来就抓人,大法弟子临危不惧,继续发正念并向围观群众讲清真相,揭露恶警的邪恶行径。当时她想,“请师父加持,耶稣度人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事决不允许再发生。我绝对不屈服于邪恶,就在这里把另外空间的邪恶除尽,不能让它们逃跑再迫害众生。”此时,一大汉从人群中站出来说,你们如果敢抓她我们决不答应。恶警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说:“你只要写个保证不去北戴河、不去北京我们就不带你走。”同修回答:“我不写。”警察又对她丈夫说:“你替写也行。”她丈夫说:“我不会,你教我。”警察一愣说:“我也不会。”然后灰溜溜地走了。”邪恶之徒从晚上9点一直折腾到凌晨2点。

    ◇正念闯关,堂堂正正回到家中。7月底的一天下午,恶警去抓一位曾多次进京正法,在看守所被上过大板,绝过食,多次正念闯关动女大法弟子,想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她想,修炼被毒打,被折磨,被迫绝食,都是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决不能配合它们。就在邪恶之徒抓她之际,她一下子“晕了过去”。邪恶之徒不容分说,抬上她就走。在昏迷状态,大法弟子看到层层空间的邪恶压下来。她想,师父我们把邪恶炸掉吧,不能再让它们无限度地作恶,危害众生。心念之下神雷炸响,邪恶灰飞烟灭。反映到人类空间,下午5点多钟,突然一声炸雷,惊天动地,接着是雷声滚滚,大雨倾盆。她被邪恶之徒送到公安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她不行了,你们把人折腾成这样,人命关天,我们不能收,你们抬走吧。”另外空间的邪恶被除尽后,警察只好又抬着她送回了家。

    ◇大穹放光明。八月初一天下午,恶警想抓港务局的一大法弟子送洗脑班。该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用神雷炸毁另外空间控制人的邪恶。神雷响过之后,5个警察就走了。当时随着阵阵的雷声,狂风大作,雨下得象天上倒下来的水。一会儿,天晴了,壮丽无比。

    河南杞县大法弟子致当地法院的信:2002年7月19日,杞县法院开庭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李俊霞、耿洪丽、杨洪仁那天,我作为一个旁听者,坐在那儿静静地听,忽然间警察象土匪一样在法庭内抓起人来了。 我被抓走,只因为我的手放在胸前。法院执法人员,竟然知法犯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仗势欺人,迫害心存真善忍,一切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你们有什么权力在法庭上绑架无辜?奉劝还有善念的官员们:善恶有报是天理,赶快悬崖勒马,改邪归正吧!(注:该大法弟子把此信寄给了杞县公安局,杞县法院。由于公安局又要非法抓她,她如今流落在外。)

    凌源钢铁集团大法弟子侯延双狱中致凌源劳动仲裁委员会的信: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法院非法判刑14年,被单位开除。公安局侵吞我家近八万元财产,搜走近一万元现金,逼得我妻子流离失所,儿子上小学,生活不能自理,吃百家饭过活。我们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煎熬了九个多月,但迫害丝毫没有动摇我们顽强的意志。这三年多时间里,独裁者的镇压如此残酷,可为什么无济于事呢?因为法轮功早已深得民心,在全国修炼者心中根深蒂固了。法轮大法是普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怀着慈悲尽力挽救着每一个被江XX谎言毒害的人,希望你们真正辨明是非,告诉亲友记住法轮大法好,帮助支持大法弟子,保证你会功德无量。

    今日52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诗歌:正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狱中诗:送同修、不回头、修者慈悲、正行苦度

    济南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的45案例


    善恶有报是天理

    今年初,辽宁省建昌县公安恶警庞帅带人找学员,一直追到北京房山区,没抓到,回来路上,庞帅把头探出车外,这时正赶上错车把庞帅的头刮掉了。

    仙桃三伏潭镇政法委书记李为民仇视大法,绑架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春节期间患病,医治无效死亡。

    六月份,一老太花五元钱雇一青年男子跟踪一老年大法弟子并举报,遭到恶报,肚子肿得很大不能行走。

    辽宁省建昌县一位60多岁老头举报给其传单的大法弟子,两个月后得病死了。该大法弟子被送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至今。

    2001年3月,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设局局长孙东黎与其下属孙影、葛玉慧预谋配合公安绑架本单位大法弟子。孙影在往该大法弟子家去的路上,把胳膊摔成骨折。目前,孙影患喉癌。

    三年来河北秦皇岛市610及公安一处非法拘留、劳教大法弟子达上千人次。老百姓流传一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秦皇岛防暴队长田川,30多岁暴病身亡;海港公安分局温德海在押送大法弟子的路上撞车死掉;道南派出所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当晚,其父母煤气中毒而死。


    海外综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8月30日报导,法国法轮功协会人士昨天全天都在柬埔寨驻法国大使馆前静坐,抗议柬埔寨当局逮捕法轮功信徒,并遣返回中国大陆。法轮功人士说,这是违反联合国公约的行为。

    耶路撒冷报告6月3日报导,一名言谈温文的中国语言学家和一个健壮的以色列籍的作家因为法轮功而相识相爱并结合,他们共同把法轮大法的经书翻译成希伯莱语,同时,致力于在上万名以色列的中国工人中讲述法轮功真相以抵制来自江泽民政府的反面宣传。每个星期六他们在靠近特拉维夫旧汽车站的地点设置一个台位,播放真相录像。

    8月26日,英国大法弟子在爱丁堡再次举行游行活动,唤起人们关注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的罪行。在上次法轮功游行获得头奖之后,中领馆总领事向艺术节组委会写信施加压力发泄不满,但主办人说,以法轮大法为名的法轮功花车及舞蹈表现得最为突出,法轮大法与政治无关,我们知道他们在中国大陆遭到禁止及迫害。

    2001年年底,加拿大一中文电视台播出中央电视台有关傅怡彬杀人的新闻后,引起社会反响,于2002年8月16日被加拿大广播标准委员会裁决违反职业道德守则。但在中国,对法轮功的种种妖魔化宣传在全国范围内播放,两个不同的社会,两种不同的“舆论”,不由得让人思考:到底谁是传媒的主人?在开放的社会里,大众是媒体的主人,公众有权利拒绝充满恐怖和谎言的宣传垃圾。

    「法轮功研究学会」更名为「台湾法轮大法学会」

    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8月31日)


    资料汇编

    四合一“骑马订”小册子:清华人的呐喊
    推荐一段写在真相传单前面的话

    「深圳晚报」说,大陆去年估计有十九万两千人因伪药丧生。大陆是全球最大伪药生产地,伪药大部份在本地销售,有些流到国外。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出售的药品,有多达8%是伪药,在大陆一些城市,伪药比率更高达40%。

    CNN中国问题资深分析员维力-沃拉普-兰姆8月26日发表文章,指北京正上演重拾文革和封建遗风的闹剧,有十个令人担忧的表现形式:黑箱政治操控,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衰老皇帝的症状,接班人的悲惨命运,贼喊捉贼,在最高领导层中寻求效忠誓言,解放军政治化,司法系统政治化,压制人民的不满,上天失控?

    由于医院传统的癌症治疗的副作用太大,现在有超过半数的癌症患者采用辅助疗法来对付这些副作用。然而,这种办法也不是总能解决问题。从统计数据来看,尽管癌症生物学发展得红红火火,最危害人类生命的几种癌症的致死人数都增多了而不是减少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癌症这样难以对付呢?会不会还有更深层的环境、社会、道德的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