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不法之徒迫害修炼人的案例

【明慧网2002年9月20日】在占世界人口总数近五分之一的文明古国里,每天都发生着血腥而骇人听闻的惨案,举世闻名的千佛洞(又名莫高窟)所在地──敦煌,也不例外,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惨案的元凶,是身披警服的警察;受害者,是善良和平的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春季,家住甘肃省敦煌市三危乡豆家墩六队,老实本份法轮大法学员付有恩,因为看到法轮功这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被一伙别有用心的人栽赃陷害,李洪志大师被坏人造谣中伤,就借钱来到北京,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为法轮功鸣冤,说句公道话,但到天安门广场以后,过来了一辆警车,问他:“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回答:“是!”就被警察抓上车强行带走,一个要诉冤的老百姓就这样被抓,这就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吗?这就是中国人民的权利吗?

付有恩在北京被关押期间,同其他两位法轮大法弟子一起,毅然划破手指在一块几米长的布上用鲜血写成了几个大字“法轮大法好”,将条幅伸出窗外后展开挂在楼上。四十几分钟后恶警发现之后吓坏了,蜂拥而上,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折磨。

后来,付有恩被押回敦煌拘留。在途中,他戴着手铐在火车上坚持炼功。在敦煌被拘留期间,他受到了恶警的毒打;释放回家后,还常常受到敦煌市三危乡派出所恶警的威胁、恫吓。2000年国庆节前夕,急于邀功请赏的敦煌市三危乡派出所恶警无故将付有恩骗到派出所,送到公安局,将其拘留了十几天。付有恩被放回家后,又常常受到他们的骚扰恐吓。

2001年春节前夕,邪恶的三危乡派出所恶警在接到上级指令后,逼迫付有恩在派出所抄写警察事先写好的诬陷法轮功及栽赃、侮辱、污蔑李洪志大师的“悔过书”,在遭到付有恩拒绝后,恼羞成怒的恶警想出一条毒计:如果付有恩不抄写他们事先写好的“悔过书”,就没收付有恩全家人养命的田地。三十五岁的付有恩的父母都已年迈,父亲瘫痪在床,老爷爷年近八旬,两个儿子只有三岁和八岁。他和妻子靠着这几亩地养活着全家,没收了全家人的土地,等于是断绝了全家人的生路。

邪恶的警察明明知道付有恩孝敬父母,爱护妻儿,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却逼迫他在诬陷法轮功与父母妻儿的生活希望中做选择,真是狠毒之极。当时付有恩不断向政府工作人员及警察讲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但邪恶之徒已无丝毫善念,坚持逼迫付有恩。付有恩回家后看到年老体弱的爷爷,瘫痪在床的父亲,嗷嗷待食的两个儿子,母亲、妻子无助的眼光、叹息,想到如果田产被没收,全家人将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他做梦也没想到江XX政府及警察不仅逼他诬陷法轮功,还要株连迫害他的一家老小,拿无辜的家人的生命要挟他。为了使家中老小维持生命,继续生活下去,为了不牵连家人被没收赖以维持生存的田产,他被三危乡派出所的恶警活活逼死,一场令人辛酸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同时,一个已经修炼的人,明知生命宝贵,明知修炼的要求,却为了保护一家老小,而在迫害和压力下做出这样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师父的事来,这是多么大的悲剧,现在世上恐怕只有很少的人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千古遗憾了!

然而,付有恩的鲜血,并没有唤醒恶人的良知。敦煌市公安局610办公室的恶警仍在继续行恶,多次拘捕善良的法轮功弟子。家住敦煌市郭家堡乡前进二队的大法弟子吕全义,曾于2000年春季、2001年夏季三次被公安局、郭家堡派出所拘捕,拘捕期间受到恶警、管教及他们指使下犯人及看守所所长谢新生的毒打。2002年8月6日恶警骗吕全义去公安局,在遭到拒绝后,2002年8月7日,敦煌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警察张生智、王军及另外两人,到吕全义家中将他非法绑架到市公安局,对他进行更惨无人道的折磨。吕全义被绑架后不向邪恶屈服,坚持正义,已绝食二十几天,听说恶警在强行给他输液、灌食,又一个好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难道中国警察是酷刑的代名词吗?

我们广大法轮大法弟子时刻关注着狱中大法弟子的安危,大法弟子用鲜血和生命希望唤醒你们的良知和善念,是因为对大法的行恶,必然会遭到天谴。为你们自己的前途着想,立即停止对法轮大法行恶!

恶人录敦煌市公安局610办科长:张生智电话:13079321851
警察:王军电话:8822102(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