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平安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四)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甘肃平安台劳教所女队管教(警察)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管教将所有的大法弟子一个一个秘密带出去,再派两个心狠手辣的吸毒犯人将大法弟子背铐吊起来毒打等方式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管教折磨完大法弟子之后还要做一些虚假掩饰,让人看不出来是被毒打、折磨过的,对外撒谎说他们是在“教育”、“挽救”、“帮教”。尤其二中队的指导员胡瑞梅,对待法轮功学员更是残暴。一个大法弟子在家人接见的时候,哭着对家人说了一句,“想不到我还能活着见到你们”。这个大法弟子才被她们折磨过不久。这样,就因为这一句话,管教胡瑞梅就找来一帮吸毒犯,将她偷偷拽到大墙背后一顿暴打。而且管教胡瑞梅连一位61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将她用水泡麻绳在菜窑里吊了两个小时。

另外,这里的管教还利用一些叛徒如张慧、宋占云等人一起迫害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我从劳教所出来的时候,被逼迫写下“三书”的大法弟子们托我在明慧网上登一份声明,说她们被逼写下的“三书”声明作废,因为很多人的名字我也记不住,落款就写所有平安台劳教所被逼迫洗脑的大法弟子(叛徒们除外),并且很痛悔自己没有做好,给大法带来了损失,出去后愿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

劳教所的黑暗是人们无法想象的。管教们表面上说要打击牢头狱霸,实际上是应付上面来检查的人,因为牢头狱霸就是他们树立的,利用牢头狱霸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整法轮功学员他们不直接动手,而是让这些牢头狱霸来做。管教们和牢头狱霸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牢头狱霸利用讨好管教的欢心,达到可以不用出工干活,可以欺负其他人,可以巧取豪夺其他人家里送来的吃的、用的、穿的,将克扣下来的东西留下一些自己享用,将一部分用来“孝敬”管教。这些管教一边领取国家发给的工资,另外再拿上被关押人员们拼死拼活所挣的钱发上奖金,吃着劳教人员们家里送来的好吃的,用上劳教人员们家里送来的洗发香波。牢头狱霸们把管教们侍候得是饭做好端到手里,吃完赶紧将碗洗掉,衣服从里到外洗干净,用拖鞋将皮鞋换下来,把皮鞋擦亮,水端到跟前,等等没法一一细说。这哪里是什么管教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

现在管教们更是坏事做绝,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资本,好升官发财。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来探望,管理科竟逼迫家属骂大法,不骂就不让接见。他们没想到他们这种做法反叫更多的人认清了他们的面目。我的姐姐就是因为看我时,终于看清了他们的本质。以前,我给她讲法轮功,虽然她知道好,但是,还是不相信,现在谁要说大法不好,她马上就说:“你们再不要胡说了,法轮功是好的。”她的婆婆、小叔子骂大法,不相信有佛。她说:你们一个个凡夫俗子,想看到金光闪闪的大佛讲法,那十恶不赦的人都修炼了,没人做坏事了。她说得她们家人哑口无言,无以答对,只好问她,“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了?”她说:“我没炼,但我知道法轮功不象电视上说的,法轮功是好的。”她又给她们背了一首诗,不知是哪个同修贴到她家门洞的,她给背下来了,“善良的人,听我劝,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是天法,莫说坏,不能反。”因为她能为大法仗义执言,她也开始受益了。她的朋友见到她说:“你现在抹什么油,脸上的皱纹也减少了,皮肤也白,也光滑,年轻了,漂亮了。”其实她只是抹了一般的油,也不化妆了。过去她是浓妆艳抹,反倒皮肤不好,呈老相。我对她说,你能为大法说公道话,你已经受益了。

还有三中队的一个吸毒犯,叫陈小红,此人帮助管教毒打大法弟子,用背铐将大法弟子悬空吊起来残酷折磨。此恶人还被恶警李晓婧提拔当了“大值”,她还口出狂言道:“我就是打你们,我看我的胳膊会不会断。”很多吸毒犯从中看出帮管教整大法弟子能得到所谓的大好处,可以当上牢头狱霸,不用出工干活,还可以巧取豪夺其他劳教人员的东西,一时纷纷恶毒对待大法弟子,环境极为恶劣。而那些干警为了那些吸毒的牢头狱霸心甘情愿为她们卖命,对那些吸毒犯抽烟(纸烟)、乱性、恃强凌弱,巧取豪夺,体罚打骂法轮功学员的现象一概视而不见,而且还为她们撑腰,使她们有恃无恐,更加猖狂,利用打骂大法弟子、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来获取奖分,用于减期。

希望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邪恶场所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虽然有些关没过好,但可以将那里的邪恶黑暗揭露出来。“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