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献县大法弟子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我是河北献县大法弟子,全家六口人于98年12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们老两口患有心血亏、冠心病、高血压、风湿性关节炎、胃病等多种顽症。每年医药费约2千多元,这两千多元对一户收入微薄的农户来讲是很重的负担。我们和儿子儿媳同住三间小屋,矛盾是非接踵而来。后发展到儿子儿媳搬出去找房住。

修炼两月来,我们老两口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师父教我们修心向善,遇矛盾找自己哪做的不足。时时用法理对照自己,我和儿媳关系融洽了,邻居们都被大法的神奇折服了。可以说大法不但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也给了我们的家庭第二次生命。

99年4月25日,我们去北京上访请愿,中国信访局在第二天发表谈话:中国绝对有宗教信仰自由,对法轮功不打压等等。江泽民罗干一伙却在暗地里策划镇压。7.20以后,献县公安局,国安大队,派出所对我家迫害,扣押身份证,罚款。我们老两口被迫离家出走。而后他们半夜跳墙入内,非法骚扰,从没出示过任何证件。

我女儿上卫校,晚间与一大法弟子做伴,也被国安大队非法拘留15天。把孩子及大法弟子的2百多元钱和一双新旅游鞋占为己有,还把自行车前后胎用刀划破,真叫人难以置信。

五强县公安局以查户口为名,把我们非法抓捕转入献县看守所进行迫害。我绝食抗议9天,被他们绑在铁床上输液。家人多次找公安要人,他们避而不见,他们判我劳教一年。被公安局副局长杨建华、国安大队长高玉明、指导员林兰村、高秀良、李艳华及看守所史医生,送往唐山开平劳教。因为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所内不收。(按法律规定,身体不合格应无条件释放)他们在那里请客送礼,非得把我劳教不可(他们给劳教所送了1千元) 。

在开平劳教所中,他们不让睡觉,不让炼功,强行洗脑灌输谎言。我被迫害得心脏也不好了,血压也升高了,头摆动得厉害。由于自己不识字,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在三书上按了手印。第二天明白后,向他们索要,并声明作废。

入狱后28天,我被家人接回。我见证了看守所的伪善与恶毒,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折磨成一个废人才肯罢手。

我回家后经过炼功学法很快恢复起来。几经周折见到了在狱中饱受折磨的老伴,他每天干着超体力的重活,不让吃饱,不让学法炼功。他身体出现高血压,肠炎,口舌生疮,呕吐等症状。由于承受不住,写了多次“保证书”,他们就不放人。我和子女几次去公安局国安大队要人,他们推三阻四。有一次正好碰上杨建华,我们向他要一个能对老伴负责的人,他支支吾吾借机走脱。

在此正告与此事有关的恶警,我老伴原是一个修心向善,身体健康的人。如果出现任何异常的情况,必须由献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看守所负责。

我们准备把这件事情的真相讲给所有的人,并举着横幅去公安局要他们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同时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提供帮助,不要被电视上的谎言欺骗。请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这将会给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联系电话:0317——4605384

(本人口述,儿子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