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的人都被我说服了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精进要旨·弟子的伟大》)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赞扬我们,那么我们就要把师父的话作为更加精进的动力,随时随地都要正悟,看看自己配不配师父所说的。

我在修炼中过了很多关,很多难,有的关过得较好。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呵护。在当前邪恶因素还没被除尽的时候,想把其写出来,供功友们参考。

故事(一)心地纯正明法理,应对自如救世人

在2000年5月17日到19日这期间,在本镇办的洗脑班里,我们五个被劫持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都是从拘留所出来的。在洗脑班的第一天,主持人读了很多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诬蔑造谣文章;第二天讨论;第三天强迫我们写保证书。这三天面对被邪恶操纵的恶人,我正念破除邪恶。第一天,当恶人读文章时,他们读不下去;第二天我有理有据的逐条反驳。因经历很多,我只举几个例子。

恶人胡言乱语,诽谤佛法,当时把一个功友气倒在地上,我马上跑到窗子边用最大的嗓门喊:“有人逼死人啦,大家快来看呀!”当时来了很多人,把恶人吓倒了。我一点点怕心都没有。恶人马上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叫来了几个人。我说:“功友,快起来。”也向他们证实那“1400例”是假的。下午“610”办公室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找我谈话,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逐一地回答。

其中有几问如下。

问:你们老师出书得了很多钱?
我答:《转法轮》332页售价才10元钱;而小学生一本书100多页就要10多元钱。谁在搞钱?

问:你们老师和台湾勾结了?
我答:我们修炼不干涉国家政治,师父是教我们修炼的,对政治不感兴趣。

问:你为什么叫李**师父?
我答:师父教我做人的理,又给我净化身体,我10多种病都因为修炼好了,任何人都没能帮我达到这一点、也做不到。我进过很多医院,吃了不少药,病都不得好。我炼了法轮功,修炼了真、善、忍,身体就健康了。不然,我可能已经没有了。李老师教我们做一个比雷锋都要好的人,法轮功使人思想高尚,道德回升,对社会、对人民、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那人又点头笑了。

问:你要炼,把你工资扣了,开除工职。
我答:工资是我那几十年对国家贡献部分的百分之零点零几,是我几十年积累的点滴,是我生存的依靠,国家的政策说,不要克扣离退休人员的工资,难道国家的政策都不听?如果说:因为我修炼了真、善、忍当好人,身体健康了,你们强行要扣工资,我也不怕,但是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我有了好的身体,可以去打工找生活费,如果我不修炼,我已经病死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坚持修炼到底。这个人点头笑了。

他还有善心,说他看过法轮功的书。后来在洗脑班的第三天下午,我什么也没写,堂堂正正地回了家。

故事(二)“时时处处以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

2000年8月7日到22日,我第二次被绑架到区里办的洗脑班。8月7日上午,我们镇上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把我从家中强行抓走。我的爱人长期生病,需要我照料,可他们不管这些,把我抓走。在车上他们说:***不怕你会说,这次到八班去是大学教授来“转化”你,肯定把你说赢。我在车上只管背大法,心想,我有宇宙真理在心里,你们一伙根本不讲道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也不会说,是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到了洗脑班,真的是很有“名气”的两人监管我,一个是名校的教导主任,一个是交通局办公室主任。其他功友都是由一人管,而我是由两人管。在洗脑班的前几天,他们每天放攻击大法与师父的诬蔑造谣的电视片,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和亲身经历驳斥漏洞百出的电视片(1400例等等),说得他们两人哑口无言。他们说服不了我,叫来洗脑班里所有工作人员轮番给我洗脑,搞疲劳战术,不让我休息。我用大法的法理给他们讲,还用常人的理讲,教育他们,宪法给予我言论自由,当事人双方平等,不许你们一帮哄,一对一,人有生存的权利,要休息。我质问他们要“转化”我什么,我师父教我们做人以真、善、忍为准则,时时处处都做好人。有什么错?修炼后,98年提工资我让给比我更困难的同事,我做错了吗?炼功三年来为国家节约了几千元医药费。如果说真善忍不好,难道假恶暴好吗?他们没办法,一个个被我斥退。

后来他们把区里的领导找来和我谈话,我又回答了他很多问题,他内心觉得我讲得有道理,但是最后他无可奈何地说政府不准炼。我说:政府也有做错事的时候,而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上,完全是那么几个人利用政府在干坏事。他又对我说,不要去北京。我说:北京是首都,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有许多名胜古迹,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去?他说可以去,你不能为法轮功去。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法,但是却遭到迫害。炼功人去反映真实情况,结果就被抓、被关、被劳教,政府已经失去了人民对它的信任。他又说:不争论。他被我祥和的场给制约住了。我最后说:我要炼到底。

这天是8月17日,我真的把生死置之度外。后来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还是要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他们没办法,又用我儿子来吓唬我。我说:儿子百岁千岁在娘面前都是儿子。我把他养大到工作,他要犯了法,受处分,我没意见;现在他工作很好,我修炼他也受益很多,他好得很。你们太卑鄙了,看着办吧!他们用尽了手段都没能动摇我。

他们对我24小时监控。我上厕所他们都跟着,我站、坐都要按他们规定的姿势。真的苦,真的难,但我心中有法。我天天背《精进要旨》、《洪吟》、《转法轮》的一些章节,特别是这一段“你把这一关一难看做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有些人修炼他觉得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得它大的时候,它就变得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他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大法鼓舞着我,师父看护着我。后来几天管我的人都请假了,代班的也不管了。我真正地感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15天后我堂堂正正地回家了。

不对之处请功友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