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女子劳教所恶警折磨、凌辱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

海南女子劳教所恶警折磨、凌辱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我是非法被抓被关的,2001年法院下起诉书时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程序时间,三个多月后撤案。家人找法院要求无罪放人。但法官对我家人说:“我们是准备无罪放人,可是公安局的不同意。”就这样我又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几个月。有一天干警拿着释放书(当时我也拿过来看过),告诉我今天被无罪释放,当时全仓的人都为我欢呼。可是当我走到门口干警又拿出一份劳教书。这前后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当时看守所所长也被搞糊涂了,生气地问:“你们到底是释放人还是劳教人,怎么能这样胡来呢?”这件事情又一次暴露了中国执法的公安机关无视国家法律,为所欲为地迫害大法弟子。

2001年7、8、9月,在海南女子劳教所里,大法学员坚强不屈,恶警就几乎每天都打人、折磨大法学员,或者唆使犯罪人员打大法弟子,都是往死里打。5月的一个夜晚,睡觉时有大法学员起来坐在床上,立即有一大帮干警,大多数为男干警,冲进仓室把该大法学员从两层的床上拽下来,拖出门外。为了封锁、掩盖他们的罪行,他们还不准其他学员看,连看的学员也要被拖走,挨打。十几个学员被强迫拉起用绳子绑住全身站着不给坐,不许睡觉,不许洗澡,恶警还毒打大法学员,这样连续折磨学员几天几夜,有的学员被打得连路都走不了。9月有许多学员抵制恶警,有两个恶警专门打人。有很多学员被打得昏倒在地上,有位叫徐建梅的学员被打得脚趾甲盖都飞了,当场流了许多血。有七、八个学员拒绝穿所里的狱服,恶警就命令罪犯扒光了这几位学员的衣服,只穿内衣内裤,同时把她们绑在窗子上。当时从外边送货进来的做纸生意的老板是个男的,看到了这个情形觉得奇怪,就问干警这是怎么了,恶警不理他,赶快叫劳教人员拿纸箱围住,怕让人看见。学员的手时刻被绳子捆着,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不屈服于恶警的无理要求就被强制不让亲人接见,有的大法学员两年了也没给接见过,有的亲人被逼着骂了李老师才给接见,连小孩都不放过,孩子不骂就不给见父母。有位大法学员名叫王舒予被非法判处劳教三年。她父母去了好几次,老人家从很远的农村来见见自己的女儿,恶警就是不允许。就这样一个好端端、健康的人,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折磨,身体一下子瘦了三十斤,精神也变的恍惚。有一个叫王海芳的学员有一个孩子,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每次来看望母亲都被拒绝,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有一次他爬上接见室旁一座很高的水塔,说:“今天你们再不让我接见我的妈妈,我就跳下去。”有位学员一天用拖把做宿舍卫生,姓韩的恶警看见就问为什么不用布做卫生,学员回答说:“拖把和布不是一样的吗?”就这么一句话,韩恶警说他顶撞她,罚她延长劳教期十天。我也被非法延期有半年以上。

恶警把大法学员拉到一个屋子里,门窗紧闭。二十四小时内每两小时轮一个班,连续地折磨,不给睡觉,不给洗澡,并扬言说一天不转化就一天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上面描述的事情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事实。同时我在这严正声明我在野蛮折磨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我仍然要坚修大法,重新走上正法、救度世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