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9月22日)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
  • 师父新经文(2002年9月14日):网在收

  • 弟子切磋

  • 真相与人心

  • 海外综合

  • 大陆综合

  • 迫害真相

  • 资料汇编

  • 师父新经文(2002年9月14日):网在收

    暴恶几时狂
    秋风已见凉
    烂鬼心胆寒
    末日看绝望

    大法报章:天地苍生(第九十七期)


    弟子切磋

    向基层乡镇领导讲明真相。8月8日我到城郊一个乡送真相光碟后,在去另一乡的路上被拦截回来,我就跟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讲自焚真相,正直的人当场就说:“说得对呀!还是法轮功敢讲真话。”我跟派出所里的人谈大法,解释他们的疑惑,所长回来时,已不再那么凶狠了。乡政府让人录像,想向上级邀功,我发正念不让他们录。送到政保科后,指导员先威胁说送去劳教,后想让我写个保证放我回家,我说:“我本应该回去,让我写保证坚决办不到。”最后,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政保科。

    朝鲜族大妈李姨近七旬,得法前一句汉语不会说,一个汉字不会写,学法后,能把《转法轮》从头到尾读下来,常用汉字也会写了。为了让大家得到真相资料,李姨决定学电脑,她在纸上画个键盘,反复练习,将操作步骤详细地记在笔记本上,附上图。反复练习,琢磨,不懂的就问同修,两个星期后,李姨能够独立上网看明慧了。

    2002年9月11日,我被绑架入洗脑中心。一天胃部出现不适,呕吐,我检查自己,发现正念越来越弱,不行!决不能消极承受,我动了一念:师父,请加持弟子走出洗脑班。凌晨三、四点,我醒来了,发正念让陪教睡熟。然后扭动暗锁,“啪”开了,院里门岗也睡了,发现可以攀登暖气管上房。当我爬到临街的房子时,陪教大声叫起来了,我跳下去,脱离了魔窟。

    2002年6月初,一大法弟子被绑架到镇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区看守所,在车上她发正念:让他们怎么把我送来的,再怎么把我送回去!结果到后,看守所的人说没房子,也没人看管,不接受,押送人只好将她带回家去。没过几天,镇派出所将她和另一位同修骗到派出所,午饭后她在心中默念:让他们睡觉。不一会儿两个警察走了,其余三个陆续睡着了,她们俩堂堂正正地从派出所正门走了出来。

    诗歌:随想;抵制邪恶
    诗歌:秋夜寄同修


    真相与人心

    在加拿大温哥华,一位年轻西人小姐拿了一张英文传单,然后双手合十,深深地鞠躬:“谢谢!”一位刚从大陆移民来的小伙子拿了一本《回归的历程》,说在国内就知道法轮功好。一位中年西人女士走过来说:“江XX真是一个撒旦魔,迫害这么善良的人!”然后在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遗像前跪下,双手合十,最后在明信片上签了名。

    德国大法弟子:在一个中国人聚集的地方讲真相,我发现天象都变了。很多人都接了真相材料,有的还说:谢谢你。有的大陆同胞对我说“已经有了,你刚才给了。”有一个人说,这个哪带得回去哟。我说,只要你心正,肯定就能,他就收下了。有个大陆人说,你怎么敢发这个?我回答,这是德国,又不是江独裁的中国。他们中的一个人小声说:“就是,别把江XX那套用到这来了。”

    2002年6月,我被三辆自行车从背后撞倒,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她们吓坏了,我告诉她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摔坏,让她们走了。街上有许多人目睹了这个过程,他们说这离公安局这么近,还敢说是炼法轮功的?于是我就给围观的人群讲真相,其中还有公安局的人。后来人们纷纷议论,电视里说的是假的,咱们见的才是真的,法轮功真好。

    起初母亲炼法轮功时我还极力反对,但是在大学毕业那一年,我得了轴性近视,医生说视力会一直下降,在妈妈的开导和鼓励下,我看起《转法轮》,思想从此彻底地转变了,视力再也没有下降。16岁的表弟不幸患上腿疾,治疗都没有效,小姨急的直哭。我们劝说他们修炼大法,表弟很认真,几天后,腿明显消肿,走路也轻松了许多。小姨现在直夸大法好,并说一定会坚持修炼下去。


    海外综合

    冰岛Morgunbladid报9月12日报道,法轮功学员在离开冰岛之前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仍然会为六月发生的事件而努力。发言人纳尼亚说,冰岛政府就此事表明立场是非常重要的,冰岛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阻止法轮功学员入境的国家,冰岛政府必须对他们的行为承担完全的责任。

    录音:2002年8月4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英国法轮功学员花车表演在爱丁堡艺术节获头奖。

    参考资料:在《乌克兰真理报》记者贡加泽遇害两周年之际,乌克兰反对党派举行了全国性的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乌克兰总统库奇马下台,乌克兰国会也开始了对库奇马的弹劾程序。前安全官员缅利尼钦科提供的录音带显示,库奇马可能是谋杀贡加泽的元凶。缅利尼钦科手中还掌握着库奇马政府其它诸多罪行的证据,他表示公布录音是军人的良心使然。

    路透社图片报导:香港法轮功学员在8月份的绝食请愿中发正念。

    图片报导:墨尔本大法弟子于9月21日18时起将28个小时在中领馆前连续整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救度众生。


    大陆综合

    2002年9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

    ◇ 海外大法弟子遥祝大陆同修中秋快乐!我们是向善的生命、向上的生命,在最大限度地实现着生命的意义。如果今日天上也是团圆节,全世界大法弟子一定会团团围坐在师父身边……

    ◇ 中共十六大前,北京610兴师动众,白天查户口、抓法轮功学员,晚上蹲点蹲坑防止电视插播,防止标语横幅出现;街道办也开始强迫学员写“保证”,近期由于叛徒的出卖和恶警的绑架,已有部分学员被非法抓捕。

    ◇ 8月3日,吉林农安县政保科徐少斌等恶警把大法弟子赵秀香从家中抓走并毒打,使她几次昏死过去。赵被关入看守所后,狱医用大针头扎赵的脚心,赵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就把赵往外抬。至今两个多月了,没有赵的任何音讯。

    ◇ 9月20日,黑龙江省北安市公安局的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李丹的家中,搜走了大法书籍,在没有抓到大法弟子本人的情况下,强行带走了她未修炼的丈夫。

    ◇ 山东潍坊大法弟子高吉龙于9月10日左右在街上被有预谋的特务绑架,直到现在毫无音信。另,请潍坊大法弟子警惕特务的电话窃听,发正念清除其非法监控电话的邪恶行径。

    ◇ 郑州大法弟子郭靖在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家属院发真相材料时被门卫发现,将她绑架,致使她被非法拘留至今。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家属院门卫电话:0371-5796194

    ◇ 去年大陆某地专管教育的一个领导顶住了上级压下来的让每个学生订一本诽谤大法的书的任务,使成千上万的学生免去了一场邪恶洗脑。为自己和学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去年高考,这位领导所管的地区的考生考得出奇的好。

    ◇ 成都市大法弟子袁学芬于8月22日被抓捕。在成都市看守所被治安拘留15天后,现已转为刑事拘留。袁学芬家中留下一个十六岁儿子,由年迈的外公、外婆照看。

    ◇ 成都市温江万春精神病院院长办公室电话:028-82610745

    用录音磁带讲真相,效果非常好,是一种非常值得广泛使用的方式。不足之处是不便于大量携带和发放,磁带成本较高。大陆学员反馈意见是大法广播网页上缺少文字介绍,并建议能够列出经典节目的推荐目录,便于大陆学员选择需要的节目进行磁带制作。

    今日69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陆网友:Google事件前我还没有使用过Google,也不清楚它的优点。现在我不仅知道了它非常好用,而且以后我要查找敏感内容的网站都要找Google了!中共替Google打了个免费的世界级广告。

    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大陆北方三个大家庭面对同样的事,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得到了不同的回报,善待大法得福报,恶待大法得恶报。天理是最公正的,我们不应该重新认识和严肃思考法轮功这件事情吗?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接受着同一个客观标准的公正衡量。


    迫害真相

    黑龙江省鸡东市退休教师刘桂华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残酷折磨至生命垂危后于2000年6月释放,只出去一个多月,又被鸡东公安局抓到看守所,一直关押到2002年4月,并被判刑6年,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她长期绝食,在生命垂危之际,鸡东公安局不给办保外就医手续,监狱始终不放人,最后惨死在哈尔滨211医院。

    近几个月来,又有5名清华大学法轮功修炼者相继被秘密绑架,至今下落不明。他们是:褚彤、虞超、王为宇、许志广、毕国升。据不完全统计,江XX独裁政权的灭绝人性的迫害已经使30余名才华横溢的优秀清华学子被非法关押、被施以酷刑甚至失去生命。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我因坚修大法多次遭受潍坊地区车留庄镇政府、派出所及坊子区看守所的非人折磨。三年来,几乎没过一天安宁日子,不是抄家、就是抓捕、拷打,被迫害的例子举不胜举,我想用我的遭遇告诉善良的世人:我们是好人,是被迫害的。

    江西武宁县石渡乡法轮功学员陈建宁于8月28日上午被武宁县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抓到县城后,当天下午即被迫害致死。公安局对外称陈建宁是跳楼自杀,并派出大批警察防止百姓到县城看陈建宁的遗体。当家属见到死者遗体时,遗体已经穿上官方买来的新西装,并经过化装,死者生前衣服已被烧掉。

    黑龙江省鸡东县永安乡退休教师刘桂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而被判刑入狱,长期狱中折磨迫害使她身体极度虚弱,在她生命垂危,已不能进食的情况下,鸡东县公安局及政保科拒绝办理“保外就医”,致使刘桂华于8月3日死于哈尔滨211医院。

    河北大名县埝头乡法轮功学员卢兆峰自1999年7月起,三年来被抓捕4次,先后被关押在9个地方。在高阳劳教所,长期的关押折磨及重体力劳动导致他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2002年4月12日将他释放。6月30日卢因身体状况恶化死亡。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折磨。主要手段有:罚站、不让睡觉、灌输自欺欺人的东西、打人、用针扎手指头、强行按手印、将大法弟子戴上手铐、泼上凉水,然后再使用电棍电。


    资料汇编

    明慧文摘第25期
    歌曲:我们永远肩并肩
    A4纸6页真相传单: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