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们去炼功!


【明慧网2002年9月25日】
(一)

大地已自人们睡眼惺忪中醒转。醒来,稀落的晨星正闪烁着一宇蔚蓝的晶莹。醒来,读了一夜孤寂的道路,正忙着捕捉早起流动的喧哗。

我们炼功去!

携着晨风柔软的纤手,看行树千手擎挽千顷云帆,为长空绘添一幅自在活泼的风景。听蛙们胀大腮帮,鼓吹轰轰浪涛,从青草池塘、田陇、沟渠、溪涧处,阵阵滚动而至。爱热闹的虫鸟,也撮起小嘴儿,吱吱呀呀,抒唱出生命的旋律,和满野纯真的乡趣。

(二)

在激情的年代,在虎视鹰瞵的荒野,在荆棘丛生的人间,在疮痍满目的大地,我曾割爱舍情,背起忧患和忧患铺成的仇恨,和同伴挥刀跃马……;披星奔行,餐风夜袭……。豪情偕骄阳烈日奔放;壮志伴严霜冽雪盛开。我们写历史的不朽,历史写我们无私向善的纯正事迹!

物换星移,江湖岁月催人老。当霜风雾雨染白了鬓发;当体内的气管、肠胃、关节等不再守分、守纪,各自争斗,或联袂厮杀;当药石无能息争解斗;当所有的奇方异法,都向它们摇首臣服。我只有选择退出江湖的道路。

(三)

多年来,我与勤劳致疾、终日缠绵于头痛、颈子僵硬、手臂酸麻、心律不整的老妻,都在中医、西药惊涛骇浪的漩涡里翻滚。在凄恻与阴悒的岁月河堤上:刻身体疼痛的轮辙,打心灵煎熬的烙印。

也许是幸运,也许是我俩常时的挣扎、搏斗与祈求,终致感应成熟了我们的缘分,进入了「法轮大法」的庄严世界。终于庆幸,在「法轮」的运转中,更新了我们另一个「光风霁月,风和日丽」的璀璨人生!

(四)

我们去炼功!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心性的修持,五套功法的动作演炼。三个多月的辛勤修炼,我们不知道自己体内贮放的能量有多少;也从未奢求有任何利益的增进,或好处的回补。只觉得身体的各种器官已能和睦相聚,各司所职地正常运作。想不到现代医术的无奈,竟赖法轮功的法手,拨云见日!

(五)

我们去炼功!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师父以大慈大悲之心,打造法船无数,驶往世界各个风雨交加,苦难濒临的大江瀚海,普渡众生于「真、善、忍」的莲座上,冀众生同化大法,与法圆融。

我们去炼功,我们也发愿,矢编无数小筏,助师摆渡有缘人至「返本归真」的果位,升华到「五行」外之境。

(六)

我们去炼功!

不管阴、晴、风、雨,气象好坏。当梦自黎明的曙光凋落,我们都会紧扯住时间的衣角,到点炼功。

当太阳已高高升起,乡声、市声也已高高升起,且升起大地所有的缤纷。我们也结束了今早的炼功;然后揣着满怀喜悦,踏着一路轻快归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